499.第499章 我不会要你江家一分钱!

    江印哲本来是还想要快步追上去的,但是在触及到唐爵冰冷的眸光后,顿时所有的动作都给僵住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措施掉了机会了。

    他这一次要是没有和小沫将事情给谈开了,那么日后他将会很难再见到小沫了。

    他相信,唐爵有这样的手段。

    也相信,只要唐爵想,他什么事情可都是做的出来的。

    “爸……”江亦菲走向前,低声叫了一声。

    江印哲却似没有听到一样,直到他看到溪小沫和唐爵结算完账离开之后,他方才摇头叹息出声。

    这就是他的当年所犯下的罪孽。

    明明自己的亲生女儿就在眼前,明明他宝贝了十几年的女儿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她却是用一脸陌生的表情看着自己,甚至告诉他说,她的父亲早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这对江印哲来说,无疑是打击的。

    之前在ONCE的时候,她同样如此说过的。

    但是那时候的他,以为小沫是在气头上才会这么说的,在他看来,没有哪个姑娘是不想要亲生父亲的。

    不管程牧阳那个人对她有多好,不管程牧阳现在到底有多讨溪芸嫣欢心,他现在都是溪芸嫣名义上的老公!

    “爸!”江亦菲忍不住的大声的喊了一句。

    江印哲这才反应过来,眉头微拧了一下后,随即问道,“皓皓呢?”

    江亦菲耸肩,她不知道。

    他们虽然是一个妈生的,但是她自小就是和江臣皓和不来,到了超市后,自然都是分开行动的了。

    江印哲看了江亦菲一眼后,冷哼出声,继而转身就给走了。

    而另外一边。

    溪小沫和唐爵刚刚从超市里出来,站在门口的江臣皓便走了上来。

    “姐,新年快乐。”江臣皓身着一件深蓝色的短款羽绒服,搭配一条黑色的裤子,质地是什么,溪小沫看不出来。

    溪小沫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江臣皓,虽然他也是江家的一份子,但是出奇的,她还是挺喜欢这个孩子的。

    只是这一想到他是那个宋洁的儿子,她就没办法用平常心的去对待他。

    也正是因此,溪小沫对他淡淡的点头,“嗯,新年好。”

    江臣皓笑了,他刚刚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溪小沫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她回转过身来,看着江臣皓,一字一顿道:

    “对了,日后不要叫我姐了,免得到时候让别的什么人误会了。”

    江臣皓顿时一愣,“姐?”

    他不明白。

    溪小沫却是继续道,“都说了让你别叫了别叫了。我和你非情非故的,也承受不了你的这声称呼,所以日后你还是直接叫我学姐吧。”

    显然,溪小沫这是打算和他拉开距离了。

    溪小沫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了,江臣皓自然是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他抿唇,看着溪小沫,“姐……学姐,您能不能告诉我,是出什么事了吗?”

    为什么之前都是好好的,姐突然就这样了?

    姐甚至都还给他买过衣服,他看到出来,姐明明是很喜欢他的啊。

    溪小沫却是笑了,只是那笑意中带着一丝冷意来,“江臣皓,你现在告诉我你接近我的真正目的。”

    江臣皓猛然一怔,“我没有……”

    “没有目的?”溪小沫唇角上的笑意更冷了,“江臣皓,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江臣皓却接近溪小沫,的确是没什么目的。

    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是想要知道,一个好姐姐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只是想要知道,爷爷口中的小沫沫到底是个怎样的一个女孩儿。

    因为爷爷口中的那个小精灵太活灵活现了,以至于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了解这只小精灵的世界。

    当他真正的接触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渴望拥有这样一个姐姐的人。

    他甚至不止一次的想,如若他的亲姐姐是溪小沫的话,那么他会不会很幸福?

    如若他的母亲不是宋洁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背负小三儿子的名声了?

    虽然现在没有人这么说,但是他知道,这样的标签是没有人能够扯下来的。

    见江臣皓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溪小沫的眸光也是彻底的冷了下来。

    “江臣皓,我不管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现在都可以告诉你,你从我这里得到了什么,我一定会让你双倍的失去!”

    “宝贝……”唐爵想要说话。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溪小沫给喊住了。

    “你给我闭嘴!”溪小沫现在已经是全部开始轰炸了。

    好吧,唐爵乖乖的闭嘴了。

    虽然他是知道,他的宝贝这一次大概是真的将人给误会了去了。

    这个江臣皓虽然算的上是个人才,但是终究还是嫩了一点。

    而且他看的出来,这个江臣皓是真的喜欢小沫这个姐姐,而不是因为想要在她这里得到什么。

    不过想来,宝贝现在也是什么都不想听。

    那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姐……对不起。”江臣皓抿唇,直接道歉了,“对不起。”

    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道歉什么,自己对不起的又是什么。

    溪小沫眉头一拧,“江臣皓,你的姐姐只有江亦菲这一人,你最好记住了。啊对了,你最好是回去给你家的人都好好说说,看好你们自家的人就行了,别没事儿整天的想要去折腾别家的人。”

    江臣皓有些不明白,但是在看到溪小沫眉宇间浸着的那抹狠戾时,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问,而是答应了。

    “好,到时候我一定会将姐的话给带到的。”

    对于他再次恢复姐的称呼这事儿,溪小沫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因为她总是感觉,她要是和他较真下去的话,他一定还会这么叫她的。

    既然如此,她还不如随便他。

    溪小沫嗯了一声,继而拉着唐爵就要走。

    只是她刚刚拉着唐爵和江臣皓错开身子,江臣皓便再次开口道:

    “姐,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回江家?”

    溪小沫在听到这话的瞬间,就给冷笑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他接近她的目的?

    溪小沫霍然转身,冷冷的看着他,“放心,江家的一毛钱我都不会要,你和你那个姐姐可以好好的分江家的财产!”

    冷冷的一句话,让江臣皓的面色兀然变得惨白,“姐……不是的,我没有这么想过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