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第497章 小沫,我是你爸爸啊

    溪小沫和唐爵从安宁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

    在白天的时候,唐爵带着溪小沫去承运买了一大堆的食用品。

    只是从安宁那里出来后,安宁对唐爵说了些许孕妇应该多吃的食品,他便带着溪小沫又直奔了承运。

    当然,至于前两天买的薯片什么的,全部都被唐爵给扔到了垃圾桶里去了。

    以至于溪小沫现在看到薯片袋子,就心疼的慌。

    “我没有听说孕妇不可以吃这些东西的啊?而且,我好想连传说中的叶酸都还没吃过,我就怀上了,这样对宝宝是不是会很不好?”

    唐爵微楞了下,继而看着溪小沫,“嗯?叶酸?”

    溪小沫把自己之前查到的一些资料都给唐爵说了下,唐爵一直都在点头。

    只是,他到底是听进去了多少,这个还真是……没人知道。

    溪小沫看着唐爵买的一堆东西,虽然那些东西都不是她爱吃的,但是她可是记得,这些东西安妈妈在饭桌上可都是有说过的。

    溪小沫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唐爵,“我们今晚一定要把这些东西给买回去吗?”

    唐爵看了溪小沫一眼,“你觉得呢?”

    “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吗?”溪小沫满怀希望的看着唐爵。

    唐爵冲着溪小沫淡淡的笑着,以至于让溪小沫认为她是有希望的。

    “没有。”唐爵笑着拒绝了她,“为了你肚子里宝宝的健康,宝贝,你可是要受一年的苦了。”

    溪小沫想想就觉得自己会好可怜好可怜,她当初怎么就想着说想要生孩子什么的呢?

    她才想起来,坏孩子可是有很多忌口的,还有许许多多的食物都是不能吃的。

    这对于一个吃货而言,绝对是一个灭顶之灾。

    唐爵捏了捏她的鼻尖,“好啦,到时候我尽量给你做的好吃,好吗?”

    溪小沫现在还能够说别的什么吗?她除了点头还能做什么?难道说不行吗?那绝对是不行的,除非是她日后什么都不想吃了。

    “唉……看在肚子里小宝宝的份上,我就忍这么一年吧!”不过是简单的一年而已,无所谓啦,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溪小沫这么想着,唐爵的眸光也是愈发的变得深邃了起来,“要是到时候我的小馋猫忍不住了,该如何是好?”

    溪小沫哼哼,“快点去付钱吧。”显然,她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和他谈论这方面的事情。

    唐爵却是淡淡的笑着,“我们要不要去看看育婴房的东西?”

    溪小沫顿时就满脸黑线了,“拜托……”距离孩子出生还有整整一年好吗!去什么育婴房!

    唐爵挑眉,“怎么?难道你不想过去看看吗?”

    溪小沫还真是不怎么想去看,她虽然是想要个宝宝了,但是该怎么说呢……她这母性方面的光辉还真是没怎么涌现出来。

    “不想。”溪小沫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我现在只想要赶快回家,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溪小沫今天虽然是没有什么活动量,但是她最近就是永远都是处于犯困状态的,就没有不困的时候。

    唐爵一听溪小沫困了,随后什么都也不去看了,“那好,我们现在过去付账,然后回家。”

    唐爵的这话说完了,溪小沫自然就是开心了。

    “恩恩,我们回家睡觉睡觉。”溪小沫笑了。

    只是溪小沫想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在付款台前看到江家的人。

    还是她最讨厌的江印哲。

    好吧,虽然她是没怎么和江印哲打过交到,但是对于一个抛弃妻子的人来说,她能够对着人有什么好感?

    就算是他什么都没做,就算是他没有和女王大人离婚,就算是他这么多年也都在等女王大人……但是这些都有什么用?

    他所谓的等待就是一边和宋洁在一起,一边努力的制造孩子,一边等?

    别说笑了。

    简直就是恶心人。

    溪小沫在见到江印哲的瞬间,条件反射的就想要拉着唐爵到另外一个收银台前去结账。

    只是江印哲却是提前发现了他们。

    溪小沫还没有来得及走,江印哲已经提前先开口了,“小沫!”

    溪小沫当然是当做什么多没有听到,拽着唐爵继续向前走了。

    江印哲将手中的东西都放在了一边,连忙追了上去,“小沫!溪小沫!”

    奖金在都这么喊了,她要是再不回转过身来的话,那还真就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溪小沫转过身来冷眼看着他时,眸中带着淡淡的冷意,“请问,哪位?”

    唐爵握着溪小沫的手,他并没有向江印哲打招呼,虽然小的时候,他还会客气的叫他一声江叔,但是,在他得知了他背叛了宝贝母女后,他便没再怎么和江家有过来往。

    江印哲突然觉得自己到口的话,全部都消失了个干净。

    想要说什么?说你最近过的好吗?说你们过年的时候为什么不回家过?还是说,你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他突然发现,不管他说什么,似乎都是干涩无奈的,甚至,他确信,他不敢是问什么,她都会选择不作回答。

    “小沫,我是你爸爸啊,你……”

    江印哲的话还未说完,溪小沫便嗤笑出声,“爸爸?我家女王大人可是告诉我过我说,我爸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江印哲面色兀然一僵。

    “所以我说,这位先生,您要是想要攀亲戚什么的,最好也用点别的什么理由,要说你是我爸,我真是,没办法相信。”溪小沫不怒也不急,甚至就连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让江印哲找不出丝毫的缺点来。

    江印哲的面色有些难看,他也是知道小沫是失忆了的,也知道一些当年唐老爷子所做的缺德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道当年的小沫到底是遭了什么罪的。

    但是他没想到,芸嫣竟然会如此说他。

    “小沫……”江印哲张了张嘴,却是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爸,你怎么还在这里?”一道询问声响起,江亦菲推着购物车走了过来,而在她看到溪小沫时,面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溪小沫,你想要做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