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第496章 爵爷言:毁了又如何?

    唐爵的眉头一拧,告诉老爷子?

    溪芸嫣所担心的事情,唐爵自然也是担心的。

    虽然当年对于到底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知道,如若他要是不小沫怀孕了的事情告诉了老爷子,那么天知道老爷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不能够拿宝贝去冒险。

    见唐爵沉默的没有说话,唐嘉易便知道,唐爵是什么都没有和唐老爷子说。

    唐嘉易兀然轻叹出声,“这事情,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就不要说了,能够瞒一段时间,就瞒着。”

    溪小沫有些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直觉里,她知道他们是在谈论她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却是突然有点不确定了。

    感觉很是神秘的样子啊。

    溪小沫有些疑惑的看着安宁,安宁却是笑着给她夹了做的排骨,“小沫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子就好了。”

    溪小沫点点头,有些呆愣的样子。

    算了,她既然是想不明白,那么她就什么都不想了吧。

    “现在小沫你有反应了吗?”安宁任由唐爵和唐嘉易两人在那边聊天,她询问着溪小沫的状况。

    溪小沫摇头,“没……没有,我现在除了能够吃能睡以外,好像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哦。”

    “那么……怀了多长时间了?”安宁继续问。

    怀了多长时间了?对于这个,溪小沫还真是连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问唐爵她到底是怀了有多长时间了。

    见溪小沫如此模样,安宁便知道这丫头是什么多不知道了。

    安宁叹息,“算了,等我问问阿爵吧,你就好好的养着自己的身体就好。”

    溪小沫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总感觉她这样很不称职的说啊。

    想到这里,溪小沫猛地坐直了身子,很是严肃的看着安宁,“安妈妈,你都告诉我吧,我也想要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好好的照顾小宝宝,我……”

    安宁不放心,“等到时候我都和阿爵说好了之后,再让他和你说吧,那孩子细心些。”

    溪小沫顿时就沉默了。

    难道这是在说她不够心细吗?安妈妈真的不带这么玩儿的啊。

    安宁现在可是整颗心都在溪小沫肚子里的小宝宝身上,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溪小沫此时的反应了。

    而另外一边,唐爵的神色看起来也是越来越不好,甚至有种即将要爆发的感觉。

    只是溪小沫已经被安宁给拖着走了,因此此时的饭桌上,只有唐嘉易和唐爵两人了。

    至于唐辰小盆友,他已经跟着溪小沫一块儿上楼去了。

    “父亲,当年的事情,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是吗?”唐爵的声音中浸着一丝压抑以及一丝冷意。

    唐嘉易深吸了口气,“对于那件事情,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其实我也是并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

    “那么也就是说,除了老爷子以外,没有人能够知道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吗?”

    唐嘉易沉重的点头,“是,除了老爷子以外,现在恐怕没有人会知道,当年到底是具体都发生了什么。”

    “即便是溪母,她也不知道吗?”唐爵沉声问道。

    唐嘉易摇头,“溪芸嫣她到底有没有发现,我并不知道,但是想来,那时候小沫的情况不会太好,否则,溪芸嫣这些年里也不会都躲起来,不见我们了。”

    唐嘉易在说这话的时候,唇角上都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来。

    “你也知道,当年的时候,我们家和你程叔的关系到底有多好,但是后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你程叔彻底的疏远了唐家,虽然他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有对我唐家……”

    “父亲,这些事情你都不要说了。”唐爵直接打断了他,“这些事情我都是知道的,而且程叔对我怎么样,你也是看在眼里的,他之所以如此针对唐家,原因你也是知道的。”

    唐嘉易在看到唐爵眼底的冰冷时,心底顿时一凸,“阿爵,你不能做傻事!”

    唐爵却是对着唐嘉易笑了起来,“父亲,请您告诉我,什么叫做傻事?”

    唐嘉易愣是说不出话来。

    “唐家是他所有的依仗,也是他唯一所看重的东西。”唐爵在说这话的时候,眸中的冷意让唐嘉易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个厉害的角色。

    在他的眼中,除了真正走入他心里的人,不管你是不是他的至亲,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

    只要你动了他的挚爱,只要你想要找死,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直接动手,杀了你!

    这就是唐爵。

    一个被传为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唐爵。

    “阿爵,有些事情终究还是不要做的太绝的好,他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你……”

    “但是他却是从未想过,我们和他是一家人,我们是需要幸福的,我们……是他的家人,是他的亲人,而不是可以随便被他利用的工具。”

    唐嘉易知道自己现在不管是再多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了。

    “算了,你现在想要怎么就怎么做吧,我就不干扰你了。”唐嘉易叹息,“不过阿爵,有些事情啊,过去了就过去了,千万不要紧抓着不放,否则,这既苦了你自己,也苦了别人。”

    唐爵点头,“我明白。”

    唐嘉易便再没有说什么了。

    阿爵既然都已经说了明白了,那么他自然就是什么都是明白的。

    想来,有些事情,也不用他再多说什么了。

    唐嘉易拍拍唐爵的肩膀,“去找她吧。”

    唐爵起身,只是刚刚转身,他便开口道,“如若,父亲,我只是说如若,他还是不打算放过我们的话,那么我想,唐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唐嘉易的背脊顿时一僵。

    唐爵却是没再说一句话,转身便抬步去找溪小沫去了。

    唐爵的这话说的很是明白。

    如若唐老爷子再抓住溪小沫不放的话,那个被唐老爷子紧抓着不放的唐氏集团,很有可能就会……

    唐嘉易微微收紧了拳头,眸光沉了沉。

    看来,他得要找个时间,好好的和老爷子谈一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