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溪小沫的女王范儿

    米萱怔怔的看着唐爵,他就好似突然之间就失控了一样。

    她能够看出来,此时的他在害怕,甚至他自己都在恐惧着什么。

    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就这样了,但是她好似知道一点,那就是他所恐惧的根本所在,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但是她现在又想不明白了,他既然如此深爱她的话,为什么还会恐惧她?

    米萱的脑子很乱,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想到的都是什么,她只知道,她想要得到那个男人,想要让他成为她的专属。

    她二十岁的时候就要结婚了,她现在十八岁,正好和他谈两年的恋爱,然后自然的步入婚姻殿堂,想想就觉得完美。

    但是为什么,这个完美的男人身边,已经有了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呢?

    米萱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他们两人之间爱你的拥吻,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看着他们之间的拥吻,米萱心底有个很奇怪的想法,她竟然会想,他们之间怎么会如此……般配?

    甚至有种,不想去打扰他们,甚至是不想要让他们难过伤心的……该死的想法!

    米萱兀然转身,从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发誓,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她都要让那个男人知道,他这辈子的唯一的伴侣,只有可能会是她米萱!

    反正她现在还小,也还年轻,所以她可以等,可以慢慢的……等。

    米萱想到这里,冷冷的看了溪小沫一眼后,便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似乎是不再打算招惹他们两人了。

    溪小沫此时自然是没有心情去管米萱到底是在想什么的,她现在整个心思都在唐爵身上了。

    在她感觉唐爵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后,她方才放开了他,只是她并没有从唐爵的怀里出来,依旧是抱着他的,甚至于自己的整个小脑袋都是靠在他的胸口上的。

    “刚才怎么了吗?”溪小沫淡声询问着他。

    只是不管溪小沫怎么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语气中,终究还是泄露了她的担心。

    唐爵只是紧搂着她,深深的吸纳着专属于她身上的气息。

    片刻之后,他方才柔软的,低声在她耳边道,“宝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溪小沫摇头,“没有,只是……你以后不要这样了,怪吓人了的。”

    唐爵笑,“好,不这样了。”

    “不打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吗?”溪小沫问的小心翼翼的。

    唐爵亲吻着她的发顶,“没什么事,只是突然想着……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伤害你!”

    唐爵在说这话的时候,揽在她腰间的手不由自主的又紧了几分。

    溪小沫的眉头微拧,却是终究一句话都没说。

    他……现在很不安,虽然这种不安,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她只能环抱着他,笑道,“不会的,没有人会伤害到我,你现在不要想这么多。”

    溪小沫最初只是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没想到,就是有些人喜欢挑她这个看起来像是很软的软柿子揉捏,但是他们怎么就不好好想想,有的柿子看起来很软,但是吃起来可是会很涩的。

    溪小沫勾了勾唇角,看来这学期开始,她要好好的转变下自己的路线了。

    等到了那时候,她可不能再这么继续软下去了,果然是该硬的时候就要硬起来。

    她以前就是嫌事情太麻烦了,能够躲开的就躲开,能够不招惹的就不招惹,因为她害怕到时候事儿闹大了给女王大人招惹麻烦,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许多麻烦都是因为她嫌麻烦而招惹上来的。

    如若她一开始就强势起来,或者是打从一开始她就让那群不知所谓的少爷小姐们知道点厉害,或许她之前发生的那一系列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现在想想,溪小沫都觉得自己那时候真是够傻逼的。

    溪小沫直接叹息的靠在唐爵的怀里,“爵,你说我到时候是继续小白下去的好呢,还是女王啊?”

    对于溪小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唐爵一时之间还真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甚至有点不明所以。

    “嗯?”唐爵低头询问她。

    溪小沫笑,“刚才那位小姐不是说我表里不一吗?你说我表里如一怎么样?”

    唐爵想想,那俊逸的眉头紧蹙在一起,想了许久之后,他方才道,“不好。”

    溪小沫一怔,“诶?为什么不好?不是有很多人都不喜欢表里不一的女人的吗?”

    唐爵却是依旧抱着她,笑道,“人都有不同的身份,自然都是不如一的,你是我的妻子的时候,你在我面前是一面,你是母亲的孩子的时候,又是另外一面,当你在你同学面前时又是一面……难道你想要在你那些男同学面前,表现的和在我身边一样?”

    唐爵在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神色简直不能够在难看了,甚至……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了。

    甚至于,他都想要杀了那个被他自己给幻想出来的男同学了。

    溪小沫想想,好像是说的很对的样子。

    “也对哦。”溪小沫有些呆愣的回答道,“那么我还是继续这样吧,只是偶尔的时候,给他们来个女王范儿?震慑震慑他们?”

    溪小沫的很是高兴,甚至止不住想,到时候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事情。

    唐爵只是点头,“好。”只要她想,她愿意,怎么样都好。

    一侧的米萱虽然是已经回到了自己座位上,但是她的耳朵可是一直都是留在他们两人身上的。

    虽然她对于他们之间的谈话有些不明白,但是她算是明白了一点。

    那个男人是爱惨了这个女人。

    不管这个女人想要什么,他都会答应她,甚至是不管她说的是什么无力的要求,他都会同意。

    垂放在双膝上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她不甘心。

    真的是一点都……不甘心。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就不是自己的?!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不好!

    她一定,一定会让那个女人知道,得罪了她米萱的下场!而至于那个男人……没关系,她定然会让他乖乖的匍匐在自己面前,跪求她的欢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