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第443章 小沫的不安

    在这个吻中,他能够感觉得到她的不安以及内疚。

    “傻瓜,没事的,乖。”唐爵安抚着,亲吻着她的发顶,“和你没有关系,你这是做什么?”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她紧握着他的手,兀然开口道,“我知道,就算是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也都不会和我说。“

    溪小沫的声音低低的,而那嗓音中也是带着浓浓的不安和自责。

    唐爵骤然深吸了口气,他看着溪小沫的眼睛,“宝贝,你不要多想知道吗?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多想。”

    溪小沫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也明白。

    “我们做吧。”溪小沫抬头,认真的看着唐爵。

    唐爵挑眉,而在看到她眼底的愧疚和不安后,唐爵翻到是轻笑出声来。

    “傻丫头,你现在都在想什么啊。”唐爵揉着她的发顶,笑着,“我现在很好,这真的只是普通的抓伤,难道你连这都已经分辨不出来了吗?傻丫头,你还真是……”

    唐爵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事情了,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是这丫头现在就是害怕到不行,虽然他到现在都不明白,丫头到底在害怕什么。

    没错,溪小沫现在是不安的,甚至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都是在做什么。

    她现在只知道,只有让他紧抱着自己,只有让他在自己的身体里,她才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她才能够确定,她……她还存活着。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奇怪的是,她现在竟然会颤抖,害怕到……颤抖的地步。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她定定的看着唐爵,眸底依旧带着浓浓的不安,“爵,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除了这个,我很能怎么办,我……难道你不想要吗?我……”

    溪小沫紧紧的拽着唐爵,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慌乱。

    怎么会不想呢?

    唐爵笑的无奈,“宝贝,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溪小沫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甚至也是清楚的明白,自己在问出这话之后的后果的。

    但是她现在不安,她害怕。

    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她不能告诉爵,因为她根本就解释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溪小沫点头,“唐爵,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但是我不喜欢,我讨厌那种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我很讨厌。”准确的说是,害怕以及……恐惧。

    ……

    溪小沫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酸软无力。

    她是一点儿都不想起来,但是想到这一天要去拜年,她不得不翻身起来。

    只是她刚刚翻身,便压在了唐爵的身上,过了片刻之后,她方才反应过来,她还压着唐爵的一只胳膊睡着呢。

    溪小沫这一动,唐爵便醒了。

    那双漆黑的眸子中还浸着一丝柔软,他对她淡淡的笑着,“醒了?”

    溪小沫点头,嗯了一声,随后便重新被他朝他的怀里拉了拉。

    溪小沫的小脑袋就靠在唐爵的胸口上,听着他的心跳声,唇角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昨晚……有没有累着你?”唐爵问的小心翼翼的,而那声音中竟然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溪小沫轻咳出声,“你……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个问题?”她现在都觉得下面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昨晚她就不应该因为那莫名其妙的心情,而张口说那一句话。

    说了那句话的后果,就是招惹了这么一匹狼啊。

    但是后来不管她怎么后悔,那也是没用的了,谁让她招惹了一匹饿狼?

    “快起来了,一会儿还要去给女王大人还有婆婆她们拜年呢。”说着,溪小沫就伸手去推他。

    唐爵抱着她,不肯松手,“宝贝,我不想起床。”

    溪小沫简直就是满脸黑线,“你别这样成不成?你要是在这样的话,可是会让人看笑话的。”

    现在溪小沫更加害怕的是,到时候女王大人她进来发现他们还没起床,那可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唐爵挑眉,看他唐爵的笑话?谁敢?

    “你快点啦,还要去给路爷爷白爷爷他们拜年呢,去晚了的话就要碰上路哥哥他们了,到时候还不知道他们会折腾出什么事情来呢。”溪小沫嘟囔了这么一句。

    溪小沫的话刚说完,唐爵便抬起她的下巴,随后便凑上前去,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溪小沫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对于早安吻什么的,她也是完全不反对,也不反感。

    “你,你干嘛突然这样?”

    “宝贝,新的一年的第一天,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真好。”

    溪小沫顿时一愣,随即就笑了,“我是你真是……好啦好啦,快起来,要不然到时候路哥哥他们该说我们了。”

    唐爵的眸光深邃,“宝贝,我不喜欢你那么叫他们。”即便是什么哥哥,他听着也烦。

    溪小沫完全就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说……你这样也太……”霸道和专制了吧?

    “反正就是不喜欢。”唐爵觉得,这事情得在床上都商量好后,其余的事情再慢慢商量,所以说不着急。

    溪小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是我都已经叫了他们这么多年了,我要是不叫他们哥哥,那我该叫他们什么?”

    唐爵哼哼,“难道他们没有名字吗?”

    “可是我比他们小啊!”

    “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吗?难道他们的名字都是摆设吗?所以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叫他们的名字吧。”

    “爵,你……”溪小沫想了想,而后道,“你好幼稚。”

    这醋吃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唐爵挑眉,“你说我幼稚?”

    “你说说你自己幼稚不幼稚?你竟然会为了这种事情在这里和我较真,你真是……”

    唐爵继续挑眉,“我真是什么?不可理喻?幼稚无比?还是别的什么?没事儿,你现在都告诉我,我都听着。”

    溪小沫被唐爵这么一说,反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你要知道,我们那啥……”溪小沫清了清嗓子,“我和他们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哥哥们……好好,我不叫他们哥哥还不行吗?但是你总不能让我叫他们的名字吧?这样很……”奇怪啊。

    唐爵想了想,似乎叫名字比叫哥哥还要让他受不了。

    也就在我们幼稚的爵爷想了半天之后,好不容易的说道:“算了,你还是按照以前那么叫吧。”

    溪小沫挑眉,“哦?不吃醋了?”

    唐爵冷哼,“我这是吃醋吗?我这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担心你,想要让你……”

    溪小沫不等他将话说完,便笑眯眯的点头,“好好好,我什么都知道,我懂得,都懂。”

    说完,也不顾唐爵此时微微有些不是很正常的脸色,笑眯眯的冲到了浴室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