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第441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干嘛?我告诉你啊爵,如果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你就和我说,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看着人可是很吓人的你知不知道……”溪小沫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害怕唐爵这样的眼神。

    “宝贝,你觉得我想要和你说什么?”唐爵笑着。

    “天知道你想要和我说什么。”溪小沫想有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可是怎么都拿不出来,只能瞪着唐爵,继而道,“你够了啊!”

    唐爵叹了一口气,“我们要不要谈点儿今天要发生的事情?今天可是新年的第一天呢。”

    唐爵的话刚刚说到这里,溪小沫就知道唐爵这是想要做什么了。

    “你当你是……战斗机吗!”溪小沫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进行修饰了,而溪小沫现在已经整个人都震惊的不要不要的了。

    唐爵微怔,随后便笑了起来,“是呢,我对我的老婆来说,可不就是战斗机?”

    “你简直不要脸!”溪小沫恨恨道。

    唐爵笑,“这句赞美,你已经对我说过很多次了。”

    对于如此不要脸的唐爵,溪小沫真的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不要闹了行不行?我们还要早起,还要……”溪小沫都不知道自己和他说这些话,到底是有用还是没用了。

    唐爵含笑的答应了,“好,那我们不闹了,但是宝贝,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一些什么呢?”

    溪小沫不明白的看着唐爵,她难道还要奖励他什么?

    她这可是把自己都给他了,他还想要什么?

    “你……你现在告诉我吧,我听听,我能不能做到。”

    “没关系的,我的宝贝一定是可以做到的。”唐爵笑着。

    溪小沫问他,“好吧,你现在告诉我,什么事情?”

    唐爵那张绝美的面孔上浮现起一丝笑意来,“可是我担心我说了后,宝贝你会咬我。”

    溪小沫这下子是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张口就去咬人了。

    既然他都已经说了怕她咬他了,那么她还是先咬了再说!

    她感觉自己到现在自己的整个胳膊都是酸软的!

    溪小沫咬的是唐爵的肩膀,那力道,那速度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唐爵猝不及防,被溪小沫这么一咬,他忍不住的直接就给惊呼了出来。

    虽然这声音是有点小了,但是还是有些吓着溪小沫了。

    溪小沫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但是想到他刚才所说的话,心底又是一阵的不满。

    “你,你就是活该!”

    所以她现在一点儿都不同情他,这些事情完全都是因为他自找的。

    他要是老老实实的,或者是提出点其他的要求,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或者是去做到的,但是他还什么都不说,还说是服么她会咬他,那么她就满足他吧。

    唐爵一脸的吃痛,“宝贝,你真的是好狠的心啊。”他简直好可怜啊!

    溪小沫哼哼不已,“你既然说了,你让我咬你!好了,这下子,你的要求我已经达到了,所以说,你够了啊。”

    而且,如果不是唐爵那么欠打的话,她也不会失了分寸,下口那么重了。

    溪小沫觉得,自己咬的那一口可真的是不轻。

    “不够。”唐爵显然不满意溪小沫的这个意思曲解。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溪小沫不乐意了。

    唐爵挑眉,“难道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溪小沫对于唐爵如此不要脸的对话已经表示不想再吐槽什么了,因为她发现今天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找出各种借口,或者是各种话来打断她。

    “我要睡觉了,你别打扰我。”说完,溪小沫果真是直接就躺在床上,缩到角落里,裹着被子打算睡觉了。

    唐爵挑眉,“不洗刷就睡觉?”

    溪小沫哼哼,“是啊是啊,我就是要恶心死你。”说完,溪小沫就缩缩在那个角落里,一动不动的不打算起来了。

    唐爵顿时就笑了起来,“那算了吧,既然你不想要起来,那我去洗刷了。”

    溪小沫原本还以为唐爵是骗她的,但是在感觉到床骤然一轻后,随后便听到了洗刷间的门被推开的声音,溪小沫骤然翻转了身来。

    他还真是去洗刷了啊。

    还真是……有那么点不可思议诶。

    溪小沫不知道唐爵在做什么,她下床,小心翼翼的跟了过去,甚至是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间门。

    这一推,溪小沫整个人都给愣住了。

    唐爵也没想到,此时原本应该是躺在床上的人,怎么就突然给起来了。

    唐爵连忙有些慌乱的想要去找衣服,溪小沫却是快一步走向前去,一把抓住唐爵的胳膊,出声问道:

    “你这是怎么回事!”

    唐爵赤着的上身上,几乎都是抓痕,尤其是胳膊上的挠痕更是多不胜数。

    甚至有不少地方都结痂了。

    溪小沫的眸光森然,“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爵骤然叹息出声,“宝贝……’

    溪小沫没有听他说话,视线就是死死的落在他身上的伤疤上。

    她根本就不记得他身上有这些伤痕,甚至是不记得,这些伤痕是什么时候有的。

    “……是不是我给你抓的?”溪小沫迟疑了很久之后,方才如此问道。

    “不是。”唐爵摇头。

    溪小沫狐疑的看着唐爵,如若不是她动手抓到话,那么还能够有谁?

    她现在真的是一个人都想不起来,她现在想不起来,除了她还能够有谁能接近他。

    还能有谁,能够在他的身上留下如此多的伤痕。

    “你……告诉我实话,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溪小沫紧紧的看着唐爵,就好似在下一秒里,他就会欺骗自己一样。

    唐爵深吸了口气,“宝贝……”

    “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其余的我都不想听,我只想要听,是,还是不是。只有这两个回答,多余的,你就不要说了。”

    溪小沫知道自己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没有意识的动作来,但是很多时候,她都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甚至会在第二天就会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忘记。

    所以,这些伤痕,是不是就是在她失去自我的那一段时间里,所留下的?

    唐爵叹息,“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

    溪小沫怔愣的看着唐爵,“你怎么就知道那不是我的本意?我要是在无意识中,想要杀你怎么办?不,不行,我们--”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不要乱想!”唐爵一把将她抱住,而后安抚道,“我身上的这些抓痕只是皮外伤,什么都没有,你没有要杀我,你只是一时之间失去了意识而已,不要太害怕,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溪小沫不相信,“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时候的我,到底……怎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