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唐爵又醋了

    溪小沫骤然一怔,随后便急了,“你,你怎么会心疼呢?是不是心脏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有没有及时做检查?不是让你们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吗,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让人操心?”

    溪小沫根本就没有乱想,甚至是都快要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溪小沫只知道此时的自己很是着急。

    在她看来,心脏疼痛,这可是个大问题,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大问题的。

    路皓凡并没有做任何解释,他只是那么抱着她,视线却是落在那道冷漠而冰寒的身影上。

    他知道,如若他现在还不将怀里的丫头给放开的话,唐爵会做出伤害他兄弟们的事情来的。

    只是,他不想松手,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松。

    因此,他就那这么隔着人群和唐爵直视着,没有丝毫闪躲的,就那么看着他。

    这就好似一种宣誓,好似一种……挑衅。

    “简直就是找死。”冷哼声骤然响起。

    王文君一愣,随后便看到原本应该醉死的李穆尔此时正懒懒的坐在座位上,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

    王文君知道他还是清醒的,否则方才他也就不会勾搭自己的小手了。

    只是现在……他怎么看起来很是兴奋的样子?

    “你看起来,很兴奋?”王文君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话。

    “那是当然,很久没有见过老大动手了嘛,我肯定会兴奋兴奋的嘛。”李穆尔的视线可是紧紧的落在唐爵身上的。

    他可是能够清楚的感觉的到,老大现在已经处于爆发的零界点了。

    要是那个小子还不将嫂子给松开,想来这群人不死也会残了。

    也就在他看的兴奋的时候,没想到那个叫路皓凡的人竟然还真就将溪小沫给松开了。

    只是松开也就松开了,溪小沫竟然还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这一下,唐爵的面色可是彻底的黑了。

    “溪小沫!”唐爵沉声开口,眸光冰寒,就连垂放在身侧的双手都紧握成拳。

    王文君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唐爵,简直……不是一般的吓人。

    溪小沫不知道是怎么了,但是她还是回头了,只是她是急急地看了唐爵一眼,随后又看向了路皓凡。

    “路哥哥,你现在还难受吗?”溪小沫还是一脸的担心。

    路皓凡摇头,“没事了,只是刚才那一下,很难受而已。”路皓凡很想伸手去拍溪小沫的脑袋,但是在触及到唐爵那快要杀人的眸光后,自然也就放弃了。

    此时的唐爵,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唐爵抿唇看着溪小沫,他虽然是不知道路皓凡用了什么手段,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是身体不舒服?

    但是……唐爵看向路皓凡的眸光中浸满了冰寒之意。

    想要挖他墙脚?那就要先做好死的准备。

    白文清见路皓凡这一边已经松手了,自然也就让其余的几个人都让开了。

    唐爵的眸光无情的在白文清身上一扫而过,白文清和唐爵的年龄是差不多大的,只是在气势上,终究是和唐爵差了一大截。

    和唐爵比起来,他还是差远了。

    白文清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如若他要是能够和唐爵相提并论的话,他现在也就不会在这里和唐爵玩儿这些了。

    唐爵阔步走到溪小沫身边,没有丝毫停顿的,一把将她圈入自己的怀里,眸光森冷的落在路皓凡身上。

    唐爵一贴上来,溪小沫就急急的和唐爵说道,“爵,路哥哥说他心脏疼,会不会是他心脏……”

    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唐爵就俯下身,随后一口将她的唇给吃了下去!

    周围骤然就安静了下来。

    这一次,可不仅仅是路皓凡,就连白文清的手都紧握成拳,视线集体的落在了唐爵身上。

    李穆尔就好似看好戏似的看着他们,那眸中的兴趣可是让王文君忍不住挑眉。

    这家伙还真是……不怕事儿大。

    李穆尔怎么会不兴奋呢,现在这种情况下,老大可是在对他们进行挑衅呢。

    不管这群人想要用什么手段,都没关系,因为嫂子注定就是老大的。

    也只能够是老大的。

    这是老大对他们的威慑。

    同时,也是在告诉他们,没事儿就多消停消停,否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自然,后面那一条他们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李穆尔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看到那一个个的面色就知道,他们现在的心情,可真是不怎么好啊。

    王文君无奈的摇摇头,这小沫子还真是……会招惹一堆的桃花啊。

    而且这一朵朵的桃花看起来,可真都是极品啊。

    李穆尔似乎是发现了王文君的心不在焉,甚至是视线还会在众人之间来回看。

    李穆尔这下可就不乐意了,他一把将王文君的脸对着自己,十分不满的瞪着她。

    “你这是想要当着我的面,勾引别的男人?”李穆尔的声音中可是带着满满的冷意。

    当然,这冷意中可是还带着三分的委屈呢。

    王文君承认自己是喜欢美男的,但是她自己也好歹是有分寸的好吗。

    不过看到这小子吃醋的样子,她还是……有那么点儿高兴的。

    “你可以了啊你,这些人中,有谁能有你对我好?”王文君的这一句话,轻而易举的就安抚住了他。

    溪小沫还怔愣了下,随后她连忙伸手去推他。

    也不看现在是什么场合,怎么随随便便的就乱来呢?

    他们可是刚才没多久才那个什么了,怎么爵还到处……到处动情呢?

    “你,你放开啊!”溪小沫有些急了,现在她只要一想到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她就忍不住脸红。

    唐爵果然是就那么放开了她,只是那暗哑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

    “宝贝,我难受。”

    一句话,溪小沫整个人都僵住了。

    “你,你……你怎么……”溪小沫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

    唐爵的余光就那么看着路皓凡,唇角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没办法,宝贝你太……甜了。”

    溪小沫有些急了,“你先别闹,路哥哥现在可是很难受的,你……”

    一句话,唐爵果然是不闹了,他转而用其余的办法了。

    “如果我现在也难受,你会在我和他之间,选择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