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第433章 小沫沫,这里疼,很疼

    白文清和路皓凡两人相视一眼,手中的酒杯还没有放下,他们也喝的差不多了,只是他们好歹也是从下就在酒罐子里面泡大的,虽然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被唐爵灌倒了,但是他们还是存在些许战斗力的。

    至少,他们认为,用来对付李穆尔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着眼前已经彻底趴下来的李穆尔,路皓凡看着白文清,低声道,“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白文清笑着,“我们这是好客,只是……谁能想到,这李总的酒量真是让我们堪忧啊。”

    在一边听着的王文君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

    这群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王文君的酒量也算是不错的,只是要是和这群混世魔王们比起来,那还真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的了。

    “我说,你们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还在现场呢?”王文君一边轻抚着李穆尔,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文清。

    白文清和路皓凡两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醉了,只是相对于其余几个人来说,还算是清醒的罢了。

    因此,在他们听到王文君的这话时,只是微怔了下后,便笑了起来:

    “但是我想,王小姐你一定会谅解我们的,不是吗?”

    “谅解自然是谅解。”王文君同样笑着,“只是既然你们现在不爽小沫子被人给抢走,你们干嘛不直接去找唐爵算账呢?找我家这口子,这叫什么事儿?”

    王文君自然是知道这群人的能力的,他们要是真的能够干的过唐爵,他们现在也就不会来找李穆尔的麻烦了。

    白文清等人但笑不语,纯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王文君笑着,“既然你们斗不过唐爵,那我想,你们现在来找我家这口子来发火,是不是也是没什么用?这一次,我可以当做你们是好客,但是如若还有下一次的话,你们一定会知道,我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王文君在说这话的时候,唇角上可是一直都是带着笑的,只是那笑意怎么看怎么怪异。

    至少,王文君的这笑,让向来都没有什么面目表情的路皓凡多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还真不愧是王家的小姐呢,果然是有一把刷子的。

    也就在王文君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原本已经醉死过去的李穆尔蓦地在暗地里拉了她一把。

    王文君骤然醒悟过来,她心底是明白了,但是面上却是没有丝毫表情。

    “你们都是小沫的哥哥,那我也该叫你们一声哥哥,但是现在,我想还是等你们都清醒后,在好好的说说这事情吧。”说完,王文君便打算起身扶着李穆尔回去了。

    只是她还没有任何举动,一声慵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

    王文君一听到唐爵的声音,便立马转身,看向唐爵的目光,简直都要冒出火来了。

    唐爵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是在他看到趴在桌子上醉死过去的李穆尔时,便明白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溪小沫在看到如此的李穆尔时,也是一愣。

    “怎么……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溪小沫愣愣的看着李穆尔,“刚才不都还是好好的吗?”

    “这些啊,那就得要好好的问问你的这些哥哥们了。”王文君笑着,“不过,他们也真的是太过于好客了一点啊。”

    王文君并没有把话都说出来,但是她的话也是让溪小沫明白了些许。

    溪小沫快步走到路皓凡面前,瞪着他,“路哥哥,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呢?李穆尔和烤猪他们都是客人啊,你们把客人折腾成这样,真是……”

    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路皓凡便一把抱住了她!

    没有任何预兆的,就那么直接将人给给抱住了!

    周围的气息似乎有瞬间的僵硬。

    就连白文清的气息都有些许的凌乱。

    王文君的眼睛都快要瞪下来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怎么突然就……

    她没听说,这里面有哪个哥哥喜欢小沫的啊,就连……就连东方易都没有直接说过他喜欢小沫子的事情啊。

    虽然东方易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了,但是小沫子就是愣是没有反应过来,还真是……够可怜的。

    唐爵没有任何犹豫的,快步向前,但是他刚刚走动几步,原本那几个看起来已经醉的不能走动了的人却是骤然起身,团团的将唐爵给围了起来。

    白文清见此,也没有要动的意思,只是冷漠的看着。

    他的视线在路皓凡的身上一扫而过,他是知道这小子的情况的,只是没想到,他今晚还是没有忍住啊……

    他一直以为,这小子能够一直忍耐下去的,没想到,连跨年都没有忍过去,就破功了。

    “让开!”唐爵的声音骤然冰寒起来。

    那几个混世魔王们虽然是一凌,也是有些害怕的看着唐爵,但是他们现在不能退缩,他们的老大,还……

    指不定,这就是最后的一次了,他们要是还不能够满足老大的需求的话,那还真就是不足够他们去给老大做兄弟了。

    “爵爷,我想你现在应该给他们一点时间。”白文清向前,淡淡的对唐爵说着话。

    唐爵却是冷然一笑,眸光紧紧的落在小沫身上,“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唐爵周身冰冷的气息很是强盛,甚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而这一边的溪小沫还什么都不知道,以往的时候,溪小沫和他们之间是经常性的会有拥抱之类的动作。

    因此这一次,面对路皓凡突如其来的动作,她也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反应。

    她怔愣的有些不知所措,她小心翼翼的问着路皓凡,“路哥哥,你现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

    路皓凡就那么紧紧的抱着溪小沫,甚至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抱着他。

    溪小沫等待了片刻,没有等到回复的她很是着急,“路哥哥,你要是哪里不舒服的话,就告诉我,我会帮你的,到时候……”

    而溪小沫的话还没有说完,路皓凡就开口了,她听见他说:

    “小沫沫,这里疼,很疼……”

    说着,他便牵着她的手,按在了自己心脏的地方,不再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