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第432章 活该你倒霉!

    李穆尔的神色或许是让白文清等人不开心了,或者是触碰到了他们什么神经上的某一点了。

    总之就是,白文清等人不开心了。

    他们想要找李穆尔的麻烦了。

    李穆尔见他们如此,心中简直不知道把唐爵给骂了多少遍了。

    他们既然是不爽老大骗走了嫂子,那就找老大算账去啊,没事儿来找他做什么?

    王文君显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反正这群人现在也就是烦躁小沫突然被抢走了的事情而已,等他们这一段时间过去了,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所以说,不会出什么大事儿的。

    她现在就是看热闹就好了。

    王文君是听溪小沫说过这群人的,虽然她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名字是什么,但是小沫是说过的。

    只是在小沫子的口中,这一群人都是用哥哥们来形容的。

    那时候,她们宿舍的人还很震惊,以为小沫家里有多少孩子呢,没想到,这些哥哥们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不过想来,这群人对小沫还真是不错,在学校的时候,就是时不时邮寄不少吃的过来,而且那些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贵。

    而且大部分东西都是国外的那些个奢侈品牌。

    想来也知道,这群人对小沫的喜爱,已经是达到了骨子里了的。

    “李总,我看既然你也是小沫的朋友,那么我们也不要这么生疏了,我就直呼你名字了吧?”白文清温和的看着李穆尔,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穆尔。

    天知道为什么李穆尔会把温和和似笑非笑放在一块儿,可是这个白文清可真的就是这样的啊!似笑非笑什么的真的是很吓人!

    “我看我们的年龄也相差不了多少。”李穆尔呵呵的笑着,“那么我就叫你文清了。”

    路皓凡听到这话笑了起来,不禁拍着李穆尔的肩膀笑道,“李哥啊,你看,你这是在给我们套近乎啊,但是我和你说啊,就算是你这么和我们套近乎,我们该怎么办还是得怎么办啊。”

    王煜听到这话也是乐了,“是啊是啊,就算是你再怎么想要和我们套近乎,我们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的。”

    “所以一会儿你可不要拒绝我们的好啊。”赵贺瑾哈哈的笑着。

    现在李穆尔真的是特别想要骂娘,但是独独这群人李穆尔都不能招惹。

    如果要是放在以前,这群人和溪小沫没有一点儿关系,李穆尔不知道这群人是谁,他早给这群人甩脸色了。

    但是偏偏,这群人都是嫂子的哥哥们。

    那心可真的是……惨的不要不要的。

    李穆尔现在特别想要去找唐爵哭诉一下,可是天知道唐爵现在是在做什么,甚至就连自己的老婆都不帮自己了,何况是别的男人呢?

    想想,李穆尔就觉得心好累。

    “李哥,我一直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文还是不该问。”张子衍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一个问题来,口齿不清的问着李穆尔。

    李穆尔特别想说,你别问了。

    可是终究,李穆尔还是没说出口来。

    反而是说,“你问吧。”

    “嘿嘿,我在知道李哥你这个人后,我就特别想要问你这个问题了,你家里人是不是特别的喜欢……木耳啊?”

    李穆尔顿时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显然,张子衍是看出来李穆尔没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他也不介意,便继续说道,“我说,你家里人是不是特别喜欢木耳,要不然的话,你家里人怎么会给你取李穆尔这么个名字啊。”

    李穆尔的面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这个问题,在他小的时候,可是有很多人问他这个问题的。

    因为那时候的孩子都小,不知道权利还家世的那个东西,不过后来不一样了,他大了,知道怎么去利用自己的家世后,便再也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了。

    可是没想到,现在又有人问了。

    竟然还是在这个时候!

    王文君听到这个问题后也是一愣,随即满是好奇的看着李穆尔。

    她也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以前的时候她也是想要问来着,不过好歹,自己都给忍住了,什么都没问。

    李穆尔察觉到了王文君那火辣辣的目光,李穆尔心底顿时就是一股火气,现在他真的是特别想要骂娘。

    可是他偏偏是什么都不能骂,什么都不能说,那种感觉真的是……就和日了狗一样的让人憋屈!

    “怎么了李哥?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吗?”张子衍有些疑惑的看着李穆尔,“当然,如果李哥你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的话,你也可以当做我什么都没有问过的。”

    李穆尔摇头,“这个问题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李穆尔的身上。

    而此时的李穆尔也是开口了,“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我爸姓李,我母亲穆,至于那个尔是什么意思你们也都知道,所以自己想去吧。”

    果然,李穆尔的这个解释让众人都是一愣,真的是,没有一个人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就连王文君听到这个答案也是一脸的失望。

    而这失望恰恰就被李穆尔给看到了。

    这到底是在失望什么!

    “李哥,来来来,好不容易过年能在一起过,我们不醉不归啊!”路皓凡拉着李穆尔哈哈的笑着。

    而李穆尔在这个时候也是苦笑,他就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

    该死的老大,你丫该出现了吧!

    “喝多了不好,我看……”李穆尔的话还没说完,赵贺瑾已经端着一大碗酒过来了。

    没错,是一大碗。

    酒是镇子上的人自己酿的,很香醇。

    那后劲儿自然也大了。

    “李哥,是男人的话你就喝,只要女人在会说那么多废话,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种会说废话的人,所以你说吧,你要怎么做?”

    赵贺瑾这是故意在激李穆尔。

    李穆尔能怎么办?他就算是不争口馒头也要争口气啊!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那自然是要喝的啊。”李穆尔还没开口,王文君就已经在一边先替他把话说完了。

    李穆尔顿时就郁闷了。

    媳妇儿,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啊哟喂!

    因此,当溪小沫和唐爵两人重新出现在白文清等人面前时,李穆尔整个人都已经醉的快连王文君都不认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