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第414章 决定

    溪老夫人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有点累了,没事的。”

    溪小沫抿唇,继而道,“婆婆,没事的,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先回家的,今天是跨年,镇上要热闹还要等到明天呢,我们……”

    溪老夫人却是摆摆手,表示自己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我现在真的是没事,走吧,小沫,你多陪我转转,好不好?”

    见到如此的溪老夫人,溪小沫自然是拒绝不了的,甚至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了。

    也就在溪小沫纠结的时候,唐爵开口了,“老夫人,您放心吧,过年还有好些天呢,我们可以先把身子养好了,然后再来看的,不急于这么一时。”

    溪老夫人看着唐爵。

    她自然是明白唐爵这话中的意思的。

    但是就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才会……才会这么放不开。

    她怎么能够不着急?

    她已经看出来了,芸嫣那孩子,已经彻底的对她绝望了,她不打算原谅她了。

    如若芸嫣已经这么打算了,那么小沫该怎么办?

    她喜欢小沫这个孩子,对于当年的事情,她更是……更是内疚到不行。

    昨夜里,看到小沫那般模样,她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好,一直都在想,如若当年,她不那么傲气,不那么狠心,那么,结果指不定就不一样了。

    如若当年,她没有那么冷嘲热讽,而是直接帮助了芸嫣,那么她现在也不会如此孤苦伶仃了。

    所以,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

    终究是……走错了一步,便会是步步错。

    “是啊婆婆,没关系的,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出来就行。”溪小沫顺着唐爵的话说,“而且等到时候你要想出来了,我可以陪着你出来的,你不要着急。”

    溪小沫完全就没有明白过来唐爵话语中的深意来,她以为唐爵那不过是字面上的意思。

    溪老夫人见溪小沫眼底的着急,想来也知道,这孩子是真的着急她的身体了,她现在要是再坚持下去的话,这孩子就该急了。

    “好,那……那我们就回去吧。”溪老夫人并没有做多久就的坚持,她现在的精气神的确是不好,而且今年还要守岁呢。

    她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和家人一起守过岁了。

    今年要守岁,那……那她就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然后养足了精神吧。

    溪小沫听到老夫人这么说话,自然是开心了。

    “那我们先回去。”溪小沫搀扶着老夫人,而后对身后的轩辕清逸道,“轩辕,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

    “没什么事情的,我可以跟着你们一起。”轩辕清逸柔和的说着。

    溪小沫想想也对,在这个镇上,他现在大概除了她,也就没有认识的人了。

    “那好,我们就先一起回家,然后把老夫人放下后再说。”溪小沫笑道。

    唐爵在另外一侧搀扶着老夫人,深邃的眸中不知道浸含着什么。

    溪老夫人的视线在轩辕清逸身上一扫而过,不过终究,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唐爵淡淡的看着溪老夫人,唇角微挑,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最后,他直接转移开了视线,眸中漆黑一片。

    ……

    公社内。

    溪芸嫣整个人都是趴在桌子上的,显然是一脸的疲惫的样子。

    “芸嫣……”程牧阳叹息的看着她,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安慰的味道。

    “我现在,只是感觉好累。”溪芸嫣淡淡的笑着,“我一直以为,我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的。”

    溪芸嫣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那嗓音中浸含着的闷闷的声音,着实让在桌的人,都是诧异了下。

    白老和路老等人一大早就过来这边等人了,就是害怕昨夜里发生些什么事情。

    不过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似乎并不怎么……好啊。

    “但是现在都见到了,不也是挺好的吗?”白老幽幽的说着。

    溪芸嫣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是啊,也挺好的,至少,我现在知道她过的还算是不错,而且身体也还好,至少还能过折腾那么几年。”

    溪芸嫣用双手捂住了脸,“只是,我想不明白,我都已经离开那个家这么多年了,她为什么反而老了,脾气反而好了呢?当年她那么说我,那么无情,我还以为……她一辈子也就那样了呢。”

    “芸嫣……”路老叹息,“每个人都是会变得,尤其是在人老之后,便会想许多事情,想的多了,他们自然也就会慢慢有所改变的。”

    溪芸嫣笑了起来,她放下支撑在脸上的双手,继而含笑的看着路建安。

    “路老,那么您现在告诉我,您现在是不是……也是在想许多事情?你也有在改变吗?还是说,你们现在这些老人,都会想许多事情?”

    路老顿时撇嘴,“丫头你可以了啊,不要把话题转移到我的身上来,你这样会很没意思的,你知道吗?”

    溪芸嫣当然知道,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怎么?难道你没有想吗?我和你明说了吧,此时的溪曼给我一种什么感觉。她现在就是害怕日后没有养老送终的了,所以她现在开始着急了,她的儿子被她给逼死了,女儿被她给逼走了,其他的那些为了她家产的亲戚们,现在可都是恨不得她尽快给死了,你们说,现在她会想什么,她现在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恐慌?”

    溪芸嫣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笑。

    只是那笑意中浸满了嘲讽的味道。

    “你看,你们现在都说不出来,不是吗?因为你们也都不知道,溪曼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溪芸嫣叹息。

    她在推开那扇门之前,一直以为,溪曼还会如同当年那般,冷傲的看着她,然后极尽讥讽的嘲笑她。

    却没想到,迎来的,会是那样的场面。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冷然的背对着自己。

    溪芸嫣不是傻子,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溪曼不是不愿意回转过身来,只是因为,她怕了。

    是了,那时候的溪曼,害怕面对她了。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当年的她,到底都做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