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8章 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溪芸嫣回到房间后,便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来。

    她的目光发直,视线之中,没有任何的焦点。

    程牧阳叹息,他一把将发呆中的溪芸嫣抱起来,随后阔步便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了。

    直到程牧阳将溪芸嫣放入浴缸中后,溪芸嫣方才放映过来,连忙伸手拉住他,慌乱道:

    “你,你要干嘛?”

    程牧阳叹息,“给你洗澡,然后好好休息。”

    溪芸嫣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恍惚,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怅然。

    “我……知道今天做的太过,甚至,很是过分。”溪芸嫣的声音中浸着一丝迷茫,“我不该那么和她说话,甚至,不该那么对唐爵说……”

    “没关系的,他们都知道你现在的压力太大了,他们会原谅你的。”程牧阳将她的长发挽起,以免一会儿全部都湿了。

    溪芸嫣深吸了口气,“她……现在一定是伤透了,但是,当年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的了?”

    程牧阳将头发给她挽好后,便开始给她洗澡。

    他只是嗯着,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因为他知道,此时的溪芸嫣,需要的只是一个合格的听众。

    “我不可能不恨她,我怎么能够不恨她呢?”溪芸嫣整个人都蜷缩的坐在浴缸里,神情依旧恍惚,“那时候的小沫,出来后谁都不认识,从头到尾,她口里都只有糖糖,永远都只有那个该死的唐爵!”

    程牧阳一把将她抱住,“没事了,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芸嫣,想要放过别人之前,最先要做的是,先放过自己。你现在连自己都没放过,如何能够……”

    “不,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了。”溪芸嫣苦涩的笑着,“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如若当年,不是因为她那么随心洒脱,她的宝贝就不会受到这样的欺负了。

    如若当年,她强大起来,就算是唐老爷子再怎么蛮横,他也不可能敢这么动她的宝贝。

    唐华耀,她说过,她这辈子,定会让他血债血还!

    “好,不原谅,那就让我来好好疼你,没事的,乖。”程牧阳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他的心已经不知道疼痛成什么样子了。

    如若当年他早一点找到她,如若他那时候没有那么懦弱,那么,那么……她现在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是不是?

    程牧阳不敢让溪芸嫣在浴缸里面泡太久,在给她冲洗了下后,他便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而后便阔步朝着卧室内的大床上走去。

    将溪芸嫣放在床上后,溪芸嫣便整个人都裹进了被子里,将自己整个人都给蜷缩了起来。

    程牧阳无奈,他上床去,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叹息,“睡吧,等明天了,就又是一天好日子了。”

    “我……”

    “明日里,小沫是不是什么都不会记得?既然到时候她什么都记不得了,那么到时候我们家里的氛围这么奇怪,她就不会问吗?”程牧阳叹息,“所以说,放轻松吧,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什么事情也都没有发生,小沫还是我们那个熟悉的小沫,没事的。”

    溪芸嫣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即便是知道又能怎么样?

    小沫的病,终究还是没有好。

    她甚至很有可能会有……

    溪芸嫣没再说话了,她只是向程牧阳的怀里靠了靠,“我知道,我很自私。”

    溪芸嫣兀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程牧阳在微怔之后,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她这话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程牧阳笑着,“没关系的,都是我自愿的。”即便是,没有孩子也是可以的。

    小沫很好。

    “不是的。”溪芸嫣知道,程牧阳是误会她了,“程牧阳,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甘愿等我,我从来没有……”

    从来都没有说过,她喜欢他。

    甚至没有说过,让他等她。

    但是,他就是这么干等着,身边没有一个人的陪伴,甚至是,为了这事情,而被程家给逐出了家门。

    想想,她……溪芸嫣到底是何德何能,能够遇到如此一个,将她珍惜在掌心上的男人?

    “没关系的。”程牧阳握着她的手,另外一只却是在她的背后,轻轻的拍抚着她,“我们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慢慢的来,我不着急,因为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溪芸嫣笑了起来,“是,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但是,我们日后要是真的太老了的话,孩子,我可就真的生不出来了。”

    溪芸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或许,她是真的想着,小沫说的话是对的吧,也或许是因为想着,如若小沫她真的……这孩子也可以让小沫养着的。

    程牧阳知道自己此时不应该表现的太过于兴奋,但是他依旧还是控制不住。

    他紧紧的抱着溪芸嫣,“我,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溪芸嫣却是道,“那就什么都不要说吧,就这样就好。”

    “芸嫣,对不起。”蓦然,程牧阳放开了溪芸嫣。

    溪芸嫣不解,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道歉了。

    “怎么了?”溪芸嫣低声问道。

    “我……我想,我们还是不要要孩子了,小沫现在的情况并不好,我们……”

    溪芸嫣心底顿时一暖,“小沫说过,她想要看到我们之间有孩子,那么,我们就满足她吧。”

    “我……”

    “自然,在小沫举行婚礼之前,我们的孩子,是不会出生的。”溪芸嫣如此说道。

    程牧阳点头,眸底含笑,“我明白的。谢谢你,真的是,谢谢你。”让他能够拥有成为人父的机会。

    “傻。”溪芸嫣淡淡的笑着,“应该是我对你说谢谢的。”

    谢谢你一直等我,也一直容忍我。

    程牧阳看着溪芸嫣,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抱着她,紧紧的抱着。

    “明日,我会找溪曼说清楚的,只是,当年的事情,我一句话都不会说。”这是她的底线。

    “好,不说就不说吧,没关系的,只要日后我们都好,过的开心,就好。”这是他的愿望。

    “我……到时候会给他们道歉,也会……给小沫过一个好年。”

    “好。”

    因为,明天就大年三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