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第400章 他……为什么会盯上小沫?

    轩辕清逸对着溪芸嫣淡淡的笑着,并未回答溪芸嫣的话,就好似没有听到一样。

    溪芸嫣的没投诉拧的更厉害了,视线依旧紧紧的落在轩辕清逸身上,眸中的浸着满满的疑惑。

    “你是……轩辕清逸?”溪芸嫣的嗓音再次响起。

    轩辕清逸神色不变,依然淡淡的对着溪芸嫣笑着,“是的伯母。”

    溪芸嫣看着轩辕清逸,心底满是疑惑。

    她知道小沫说过,带回来的人里面有溪老夫人,另外一个人便是轩辕清逸了,只是,这个人,她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只是,一时之间,她竟然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

    程牧阳看着溪芸嫣,“怎么了吗?”

    溪芸嫣摇头,“没事,大概是我认错人了吧。”

    轩辕清逸依旧笑,“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很多,伯母您认错了也是很正常的。”

    溪芸嫣点了点头,只是心底依旧带着一丝疑惑。

    像轩辕清逸如此绝色的人,真的是因为她见过什么和他长得很像的人?

    溪芸嫣也并没做深究,既然轩辕清逸都这么说了,那么他们之间定然是没有见过的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说了。

    三人刚刚在饭桌上坐下,便见溪小沫被唐爵半拥着回来了。

    只是溪小沫的眼角上还带着湿润的之色,甚至就连双颊都是粉扑扑的,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

    溪小沫在一对上溪芸嫣的眼神后,整个人都给愣住了,随后便老老实实的从唐爵的怀里出来,眼巴巴的走到饭桌前,轻咳出声。

    “女王大人,抱歉,我,我在外面小跑了一圈儿,刚刚回来。”溪小沫很是严肃的看着溪芸嫣,就好似方才她的大笑声根本就不是她发出来的一样。

    溪芸嫣依旧是淡漠的看着她,眸中没有任何一丝的笑意。

    溪小沫心底顿时喊遭,她瞬间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了,快吃饭吧,吃完了快去休息休息,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了。”程牧阳在这时候开口道。

    程牧阳在溪小沫心底的好感蹭蹭直线上升,都快要达到唐爵所在的高度了。

    “好的!”说着,溪小沫拉着唐爵靠着自己就给坐了下来。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她坐在了距离溪芸嫣最远的一处位置上。

    而溪小沫刚刚坐下,便发现饭桌上似乎是少了什么人了。

    “兰斯他们不一块儿吃吗?”溪小沫侧头看着唐爵。

    在意大利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块儿用的餐。

    唐爵嗯了一声后,继续道,“兰斯他们在另外一桌上吃了,不用管他们。”

    溪小沫虽然还很想问,另外一桌是哪里,不过看看现场,我还是算了。

    她暂时还不想要招惹女王大人动怒。

    兰斯是和古剑以及孟杰瑞等人一块儿吃的,那一桌里还有溪老夫人身边的人,饭菜比较简单,却也是十分精致的。

    虽然在平日里,他们的身份对外是极高的,但是在客厅的那些人中,他们只是下属而已。

    饭桌上很是平静,至少,溪小沫一直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甚至从头到尾,溪芸嫣的视线都没有落在她身上。

    但是溪芸嫣的视线却总是时不时的落在了轩辕清逸身上,这对溪小沫来说,可真不是一般的奇怪。

    要不是因为身边还有程牧阳的存在的话,她很有可能就会以为,自家女王大人大概是喜欢上了轩辕清逸这一类的人的。

    虽然轩辕清逸长得是不错,而且身家背景好像也算是不错,但是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做自己的另外一半。

    他的心机太深,一般人,可是玩儿不过他。

    虽然女王大人的心机也是不小,但是在轩辕清逸身边,还真是不一定能够玩儿的过他。

    当然,如若溪芸嫣知道溪小沫现在在想什么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死这个让她糟心不已的闺女。

    好不容易,饭是吃完了。

    而他们刚刚吃完饭,全能管家孟杰瑞便过来收拾饭桌了,速度之快,动作是迅速。

    只是在散桌之前,溪芸嫣似乎是要和溪小沫说什么,但是溪小沫等了又等,溪芸嫣愣是一句话都没说,溪小沫撇撇嘴,最后也只能够对溪芸嫣和程牧阳他们说了声再见,然后拉着唐爵上楼休息去了。

    等溪小沫和唐爵上楼去了,程牧阳方才看着溪芸嫣,眸中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疑惑来。

    “刚才,怎么了吗?”程牧阳询问溪芸嫣。

    溪芸嫣摇了摇头,“没事,大概是我想多了。”

    程牧阳见她似乎是并不想多谈这事情,也就没有继续多问下去。

    “轩辕,你要是累了,也上去休息休息吧,等晚餐时候,我们再叫你。”程牧阳这话是对着在一边的轩辕清逸的。

    轩辕清逸点头,“谢谢,那我这先上去休息了。在这一段日子里,打扰了。”

    溪芸嫣摇头,“没关系,你是小沫的朋友,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

    轩辕清逸看了溪芸嫣一眼后,随后便转身上了楼去。

    只是溪芸嫣的眉头却是拧起来了。

    总感觉,方才他那一眼中,似乎是带着什么……带着什么意思。

    只是一时之间,她竟然猜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一定!

    “芸嫣?”程牧阳终究是不放心。

    溪芸嫣嗯了一声,继而道,“这个轩辕清逸,不简单。”

    程牧阳当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听到溪芸嫣这么一说,他便笑了起来,“这个轩辕啊,便是那个家族的少主,据说是呼吁最高的存在。”

    溪芸嫣是个聪明的,她自然是明白程牧阳这话中的意思了。

    呼吁最高的,那自然就是最有能力的了。

    “只是,他为什么会盯上……小沫?”溪芸嫣的声音中浸着满满的疑惑。

    程牧阳叹息,“我这……也不知道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想到,这个轩辕清逸竟然是对小沫有意思的。

    他们更加想不明白,既然这个轩辕清逸对小沫是有意思的,那么唐爵那小子怎么还会同意将这小子给带回来?

    难道他就不怕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情?

    还是说……他太过于自信了?

    “唐小子,现在恐怕是不好受啊。”程牧阳如此说着。

    溪芸嫣却是冷哼,“他自然是不好受了,我不好受,其他人,也别想好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