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第395章 我们可以要个孩子吗

    溪老夫人将手中纸巾放到了一边,她淡淡的笑着,“不是这样的。”

    轩辕清逸顿时不明白溪老夫人这话中的意思了,“不是这样的?那么,老夫人,您能够告诉我吗?”

    溪老夫人叹息,“小轩辕,感情这种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轩辕清逸点头,“我知道。”但是,没有人知道,当年的小沫,是他的。

    也没有人知道,当年的小沫在他的呵护下,一点点的好了起来。

    这些都没有人知道。

    但是明明该知道的人,现在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你不知道。”溪老夫人对着轩辕清逸笑着,“小轩辕,你现在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因为小沫现在不属于你,你才会这么激动,如若等小沫属于你了,你便不会这样了。”

    轩辕清逸听了这话,反倒是笑了起来,“夫人您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日后会怎么做呢?”

    溪老夫人一顿,继而道,“因为感情这东西,是相互的。我看的出来,甚至是周围的人都能够看的出来,小沫和唐小子之间的氛围,没有人能够打破的了。”

    “那是因为……”

    “小轩辕,我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我都不会去干扰你,甚至是你想要将小沫从唐小子的手里抢过来都没事,但是你唯独有一点不能做,你不能伤害到她。”

    轩辕清逸笑着,“我怎么会伤害她呢?”

    他这一辈子,都不会伤害到她的。

    “如此,甚好。”溪老夫人长叹,“只是,有些时候啊,心不会跟着自己的大脑走的。”

    轩辕清逸并没有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他还想要继续问的时候,溪老夫人却是摆摆手,而后道,“你出去吧,我想先休息会儿了。”

    “老夫人……”

    “要是一会儿小沫问起来了,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说我累了就好。”她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笑容灿烂的姑娘。

    轩辕清逸叹了口气,随后侧身将这个娇小的老人抱入怀里,随后走到床前将她放下。

    “老夫人,那您好好休息。”

    溪老夫人嗯了一声,摆手,“出去吧,我想先一个人静静。”

    轩辕清逸没再说一句话,他退了出来,顺带关上了门,而神色之中也是不由的带上了一丝凝重。

    轩辕清逸刚刚从里面出来,便看到程牧阳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站立着。

    轩辕清逸面色淡然的走到程牧阳面前,“程总,您好。”

    程牧阳也是淡淡的笑着,“轩辕少主,久仰大名。”

    “程总您不用这么客气的,如若我没有说错的话,小沫还要称呼程总您一声叔叔,你叫我轩辕或者清逸都可以。”

    程牧阳笑着,随后视线朝溪老夫人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现在,怎么样了?”

    轩辕清逸,“已经睡下了,说是一会儿不用叫她起来吃饭了,她想要,休息一会儿。”

    程牧阳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了,他叹了口气,“我们希望,你能够对小沫保密。”

    “老夫人已经给我说过这事情了,放心吧。”轩辕清逸虽然是狡诈的代名词,但是他说过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有失信过。

    “如此,我便放心了。”

    程牧阳说完这话后,转身便要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还留下了一句:

    “轩辕,我想,我家小沫身边,不需要一个争夺者了,谢谢你对小沫的喜爱了。”

    音落,程牧阳变阔步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轩辕清逸骤然一顿,他这是……被程牧阳警告了,是吗?

    看来,这个唐爵做的功夫还真是不少啊。

    能够让这么多人喜欢,甚至是,这整个镇上的人都那么喜欢他,还真是,够让人不爽的。

    程牧阳回到房间的时候,溪芸嫣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眼眶依旧是红红的,显然就是一副刚哭过了的样子。

    溪芸嫣很是纠结,要是到时候被小沫问起来,她一时之间,还真是不好解释。

    “怎么办?”溪芸嫣问程牧阳。

    程牧阳叹息,“没事的,小沫不会想那么多的。”

    小沫怎么可能会不会想那么多?

    别看小沫单纯无害,实际上她特别善于观察,甚至特别能清楚的找到细节不对的地方。

    “你不要小看小沫,小沫她……很厉害。”溪芸嫣如此说着。

    程牧阳笑道,“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管小沫再怎么厉害,她都不会想到你和溪老夫人之间的关系的,放心吧。”

    溪芸嫣深吸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就算是到时候小沫都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因为,小沫可是一直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当然,这里面的人中,必须要排除唐爵那个不定因素的存在。

    “那我……”溪芸嫣很想问,她的眼睛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肿。

    刚才她真的是太失控了,她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失控成那样。

    她已经多少年没有哭过了?这恐怕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但是今天,就是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儿,她竟然能够哭成这样……

    或许,真的是积压太久了,她真的是需要一个发泄口。

    “放心吧,你现在很美,就算是现在出去,也不会有人发现你的不对的。”程牧阳继续安抚她。

    溪芸嫣眉头微微紧蹙,“真的?”但是刚才她在镜子中看了看,她的眼睛好红的。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程牧阳笑着,弯下身,顺带在溪芸嫣的唇角上落下了一记轻吻。

    溪芸嫣顿时一怔,她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程牧阳会如此。

    这些日子里,他们虽然也是有滚过床单,甚至,也如胶似漆过,但是,这些都是在夜晚时分,他们平日里虽然举止行为是亲密了一些,不过那些都只不过是对比于溪芸嫣对别的清冷来说的。

    他还从未,在白天的时候,亲吻过她。

    看着她诧异的眸光,程牧阳笑着拥住她,他说,“芸嫣,我每次在亲吻你的时候,我都在庆幸,庆幸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

    溪芸嫣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以,芸嫣,我们能不能要一个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