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第394章 我可以追小沫吗?

    溪老夫人怔愣的透过窗户,看着大门的方向。

    所以呢?

    所以……她希望她们能够重新回到她的身边,能够重新回到溪家。

    但是……不可能的。

    在看到溪芸嫣的瞬间,她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如若,最初的时候她或许是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慢慢的,在她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后,她不会答应的。

    她不恨她这个母亲就已经很不错了,她哪里还会去奢望,奢望她们母女能够跟她回溪家?

    “所以,我可不可以……”溪老夫人深吸了口气,“我可不可以留在这里?”

    溪老夫人依旧没有回转过身来,她的身影依旧笔直,甚至,已经看不出她身子的任何颤抖了。

    程牧阳有些惊讶于溪老夫人的话语。

    在他的记忆中,溪老夫人可是极为强势的,即便是她面露慈祥的笑意,她也是强势的,没有任何人敢在她面前,说出别的什么话来的。

    但是这一次,他竟然在溪老夫人的语气中,听出了祈求的味道。

    果然还是,太寂寞了吗?

    程牧阳揽着溪芸嫣,低声道,“小沫会开心的。”

    溪小沫是溪芸嫣唯一的死肋。

    她闭着眼睛,靠在程牧阳的身上,深吸了口气,“好,你留下吧。”

    溪老夫人没再说一句话。

    “但是,小沫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想让她日后,也会什么都不知道。”

    溪老夫人沉默了,沉默的就好似她要忘记回答溪芸嫣的话了一样。

    溪芸嫣没走,她在等溪老夫人的回答。

    终于,溪老夫人叹息出声,唇角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好,只要你不想,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良久之后,苍老的声音方才幽幽响起。

    溪芸嫣得到这个答案后,她便在程牧阳的陪护下,离开了这里。

    在听到房间门被关上的瞬间,溪老夫人就好似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整个人都虚软了下来。

    她怔愣的坐在了离自己最近的沙发上,看着青紫成一片的手,而后,她慢慢的,慢慢的用手捂住了脸,而后,肩膀一点点的耸动了起来……

    她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她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

    但是不知道并不能被原谅。

    那年,如若她稍微耐心一点,只需要一点,她就可以,可就救下她们的,甚至,不用让她们颠沛流离。

    但是她没有,她出了冷嘲热讽外,她什么都没有做。

    门再次被推开时,溪老夫人并没有理会,她就坐在沙发上,双手捂脸,沉默着。

    轩辕清逸静默的走了过去,随后将那个娇小的老人抱在怀里,她听见他说:

    “老夫人,都会好的,放心吧。”

    溪老夫人嗯了一声,随后道,“那时候,我……”

    终究,溪老夫人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她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她甚至连接时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一遍遍的说不知道,一遍遍的说请求原谅,这些,都是没有用的。

    她知道,芸嫣那孩子,已经彻底的对她绝望了。

    “老夫人,你要相信小沫,就算是溪夫人这边不好过,小沫不会的,她一直都是孝顺的。”

    溪老夫人当然知道小沫是孝顺的,但是正是因为知道她是个孝顺的,她才不打算告诉小沫这些事情。

    她看的出来,小沫虽然看起来和善,但是如若俄到关键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溪芸嫣。

    她看的出来,这对母女之间的羁绊,不是别人能够掺和的进去的。

    就算是,她偷偷的告诉了小沫,你是我外孙女。

    那又能怎么样?能够得到什么?

    小沫只会笑眯眯的哦一声,然后呢?啊,然后她肯定会问,那为什么女王大人说她们没有亲人了呢?

    要是真等到了这个时候,她该怎么解释?

    解释说她故意不救她们是吗?还是解释说,当年她已经和溪芸嫣断绝了母女关系?

    她……不管是哪一样,都说不出口。

    所以,就这样吧。

    就想芸嫣说的一样,就这样吧。

    这样也不错,虽然,她不能够告诉小沫说,她是她的亲外婆,虽然她不能够再听到芸嫣称呼她妈妈,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几年可活了,所以,尽量让自己活的惬意一些吧。

    这样,也是挺好的。

    “小轩辕,有些事情,是强迫不来的。”溪老夫人放下手,掌心已经是一片湿润,甚至就连眼眶都是红红的。

    轩辕清逸嗯了一声,“但是有些事情,你不去争取的话,你根本就不知道结局将会是什么。”

    溪老夫人顿时一怔,“你……”

    轩辕清逸对着溪老夫人笑,“所以,我想要争取一下,我只是不想让自己遗憾。”

    对于遗憾这个词语,溪老夫人体会颇深。

    而轩辕清逸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还能够说什么?

    她叹息,“算了,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啊,老了,老了啊。”

    轩辕清逸自然是能够从她的话中听出些许意思来的。

    老夫人的这意思是说,她不打算管了,让他自己折腾去吧。

    “谢谢老夫人。”轩辕清逸淡淡的笑着。

    “现在你不要谢我。”溪老夫人叹息,“当年,江印哲苦苦的跪在我面前求我,求我成全她和芸嫣两人的婚事,可是到头来,他们都给了我什么?”

    轩辕清逸道,“我不会的,我……”

    “不,你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说。因为小沫现在,还不喜欢你,她喜欢的是唐小子。”而且她看唐小子人也不错。

    虽然小轩辕人也很好,但是比起唐小子来,终究是差了一点。

    小轩辕做事情总是喜欢藏起来一部分,没有人能够明白他的真正意图,即便是在面对小沫,他同样如此。

    但是唐小子不会。

    他对小沫是倾其所有,全心全意,满心满意的都是小沫。

    如此的唐小子和轩辕清逸是不同的,和当年的江印哲,也是不同的。

    所以,将小沫交给唐小子,她才会放心。

    如若是交给小轩辕,她反而会着急了。

    “所以,我只要让她喜欢上我,老夫人您便不会反对了,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