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第393章 当年的事情——

    溪芸嫣的话对溪老夫人来说,打击似乎很大。

    溪芸嫣却是说着,“我知道,身为子女,是有赡养父母的责任的,我每个月都有往你的账户上打入十万,我想,这些你也是够了的吧。”

    十万,对于溪曼的账户银行来说,的确是个小数目。

    而这个小数目她自然是不会在意到的。

    溪芸嫣看不到溪老夫人的神色,因此,她继续说着:

    “我不管,你现在到底怎么想,甚至是一会儿你想要对小沫说什么,我都告诉你,她这一辈子,都只有可能在我身边,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踏入你溪家一步!”

    这是溪芸嫣的底线。

    也是溪芸嫣对溪家绝望后,唯一不能够容忍的。

    溪老夫人的身子都在颤抖,“你就那么恨我?”

    “如果,你看到了那时候的小沫,你就知道,我没有动手杀了唐华耀就已经很不错了。”溪芸嫣的嗓音中浸着浓浓的恨意。

    溪老夫人的身子顿时一怔,“他……做了什么。”

    “不,他做了什么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到时候我要讨回来的事情,我迟早有一天,我都会全部讨回来的。”溪芸嫣如此说着,“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当我抱着已经几近半疯状态的小沫时,我真的是恨透了这个世界。”

    溪芸嫣就好似陷入了那时候的回忆一样,“你们永远,甚至是这一辈子,都体会不到那种痛。”

    “但是小沫体会过,我体会过。”

    “后来有整整一年,小沫的生活都是畸形的。”

    “她……那畸形的生活,我这辈子,都不想让你们任何人知道,但是,但是我不说,你们就会特别自在,甚至是特别痛快,是吧?”

    溪芸嫣一直都在说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着说着,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她哽咽着,“你这一辈都体会不到这种感受的,溪曼,你的整颗心都是冷的,所以,你现在离开吧。”

    溪芸嫣这句话一落的同时,房门再次被人给推开了。

    程牧阳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一把将溪芸嫣抱在怀里,一遍遍的安抚着她,一遍遍的拍着她的后背。

    “没关系的,没事儿了,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小沫很阳光,她的身边有了唐小子,还有我们不是吗?”程牧阳的声音很是温柔,犹如一片羽毛一样,轻轻的抚过人的心脏。

    溪芸嫣就好似突然就找到了个突破口一样,她紧紧的拽着程牧阳的衣服,死命的拽着。

    程牧阳的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没事的,哭出来吧,我在,我一直都在你身边。”程牧阳的视线并没有落在溪老夫人的身上,当年的事情,他虽然是知道的,却是知道的并不全面。

    只是此时,见到他挚爱的人哭成如此,他不会在想什么,只是想着,他的爱人,到底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如此刚强的一个人,竟然会哭成这般。

    那么,当年,小沫她到底……

    程牧阳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再提了,至少,不管是在溪芸嫣的面前,还是在小沫的面前,这事情都不能够再提了。

    否则,后果一定会……不堪设想。

    溪芸嫣不敢哭出声来,她害怕被楼下的溪小沫听到。

    她就紧紧的拽着程牧阳的衣角,整个人都是趴在他的胸口上的,她就那么无声而又压抑的哭着。

    当年的那种无助感谁都体会不到。

    那时候的溪芸嫣没有现在这么厉害。

    那时候的溪芸嫣除了会小打小闹以外,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有做。

    所以,那时候的溪芸嫣只能够求助与别人,但是那时候,她身边甚至没有一个人会帮她。

    只因为,上面一直有一个人压着。

    唐华耀。

    她说过,即便是他是唐爵的爷爷,她也会找他算账的。

    他们的账本,真的是很多,她要找他,一笔笔的都算清楚了!

    而至于溪曼……

    算了吧,她不管如何,终究都是自己的母亲。

    她不管如何,都不能够对自己的母亲下手。

    所以,让她走吧。

    就当她已经死了。

    她溪芸嫣真的是和溪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早就应该看明白的不是吗?

    既然都看明白了,为什么还要来敲门?既然想清楚了,为什么还要说这么多?

    所以,走吧,请离开吧。

    她现在已经强大到可以护好自己的孩子了,她已经强大到不需要再去祈求别人了。

    所以,走吧,请离开吧。

    溪老夫人的身子骤然一僵。

    “所以,你请,离开!”溪芸嫣的声音又低沉了几分下去,而这一次,她嗓音中的哭腔,也是愈发的明显了起来。

    溪老夫人的胸脯起伏的很厉害,她几乎是咬紧牙关方才开口,“你,就这么恨我?”

    溪芸嫣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再说下去,也无意。

    她拽紧程牧阳的衣角,她说,“我想回去。”

    “好。”说着,程牧阳拥着溪芸嫣就要出门。

    但是此时的溪老夫人哪里肯让溪芸嫣离开?

    事情都没有说明白,为什么要走?她所有的事情都还没有说,她为什么就要走——!

    “当年——当年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溪老夫人骤然开口,她那苍老的声音中浸满了无助,她继续说,“当年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

    那时候,当她得知江印哲出轨时,她真的是恨不得把江印哲给吊起来打,甚至是想要毁掉整个江家。

    但是终究,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她在等,等着她的女儿向她服软,等着她来告诉她说,她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

    因此,当那日,溪芸嫣惨白着一张脸来找她的时候,她以为,溪芸嫣是来给她诉苦的,她以为,溪芸嫣不过是来给她诉苦的……

    她哪里知道,那日是她走投无路了,来找她救命的?

    当她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都已经晚了。

    她的女儿找不到了,她的外孙女也找不到了。

    她们就好像是突然全部都消失了一样。

    那个时候,她才骤然明白过来,那么要强的溪芸嫣为什么会来找她,只是,那时候已经晚了。

    当她得知事情的真相后,彻底的和江家以及唐家给碰上了。

    如若之前不是因为唐小子和小沫之间的事情被唐华耀那个糟老头给欺负的话,她是定然不会上唐家半步!

    “所以呢?”溪芸嫣嘲讽的声音骤然响起,“所以,你想要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