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第381章 我又把你给强了?

    后面的宴会溪小沫和唐爵都没有下去,要离开也没有让人上来叫他们。

    直到宴会结束,溪老夫人上来叫人,两人方才从休息室里出来,只是出来的时候,溪小沫已经睡着了过去,小脸红扑扑的缩缩在唐爵的怀里,那小神情,别提有多招人了。

    “怎么回事?”溪老夫人看着唐爵,低声问道。

    唐爵含笑的摇头,“没什么,她只是累着了。”

    今日里发了那么大的一通火,当全身心的放松下来后,定然会十分累的。

    但是溪老夫人可是不这么想啊,累着了,还是在休息室,就连小脸都还是红扑扑的,她就算是不想要乱想,都难啊!

    唐爵自然是感觉到了溪老夫人那异样的眸光的,只是他也没有多做解释,而是抱着溪小沫就出了宴厅去。

    途中,亚历克斯本来还想要去送送来着,却是被孟杰瑞给揽着了。

    少爷现在可是不希望有任何人上来打扰,否则到时候打扰到少夫人睡觉,那可真就是……

    轩辕清逸直到宴会快要结束后,他才出来的,中途也不知道人去哪儿了,总之就是不见了。

    不过好歹是在宴会快要结束时,他给回来了。

    他自然的搀扶着溪老夫人,眸中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去哪儿了?”溪老夫人就好似随意的问了那么一句。

    轩辕清逸并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也就直接回答了,“去处理了下手上的事情,不过现在已经都处理好了,没事了。”

    溪老夫人嗯了一声后,便什么都没有再问了。

    “小轩辕,你一直都是个知道轻重的。”溪老夫人的视线落在唐爵的背影上,淡淡的说着,“我说过,我不想要小沫受到伤害。”

    轩辕清逸顿时一笑,“老夫人您放心吧,不会的。”

    他定然是不会让她受到丝毫伤害的,只是对于唐爵……他可就不敢那么保证了。

    “如此,最好。”

    唐爵将溪小沫小心翼翼的放在车上后,又下来和溪老夫人打了个招呼,道了声再见,说是明日里再一起回去后,便离开了。

    溪老夫人也是催着他快走,就好似生怕小沫会在这里感冒一样。

    唐爵自然也是没有多做停留的,他冲着溪老夫人弯弯身后,便上了车去,并且从新将溪小沫揽入到了怀里,让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的怀里,这样,她才会睡的踏实一些。

    “车开的稳一些。”唐爵淡淡的开口。

    孟杰瑞自然是明白的,他小声的对司机说了一声后,便什么都没有说了,老老实实的在司机驾驶座上坐着。

    溪小沫在车上睡的很踏实,她甚至还做梦了,虽然是梦中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她是给忘记了,但是好像睡的还是不错的。

    当溪小沫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家了,而且她还是在床上醒过来的。

    她刚刚伸了个懒腰,身上便压下一道身影来。

    溪小沫含笑的伸出双手来,自然的环在他的脖子上,慵懒的声音中浸着浓浓的娇憨。

    “爵……”简单的一个字里面浸满了浓浓的缱绻之意,让唐爵的心顿时酥软一片。

    “睡醒了吗?”唐爵凑上前,在她的唇角上亲吻了一下后,便松开了她。

    溪小沫点头,“嗯,醒了。”

    “要起来吗?”唐爵问。

    溪小沫摇头,她一时半会儿,真的是不想起来,她真的是宁愿懒死在床上,也不想要起来。

    唐爵笑,“但是我们下午要赶飞机呢。”

    溪小沫登时就瞪大了眼睛,“今天几号?”不能够啊,她不可能整整睡一晚上啊。

    唐爵回答了她后,便继续道,“快起来吧。”

    溪小沫一点儿都没有再躺下去的意思了,她连忙起来,换上唐爵为她准备好的衣服,冲入洗刷间,开始洗刷。

    慌乱中的溪小沫还没有忙完,那边传来了唐爵的声音。

    “不用这么着急,西老夫人他们会晚点过来的。”

    溪小沫的小脑袋顿时从洗刷间里露了出来,“不是我们过去接他们的吗?”

    “但是溪老夫人说她会过来。”唐爵笑。

    溪小沫这下是更着急了,她慌手慌脚的洗刷完毕后,就差没有在唐爵面前跳了。

    “我,我们还有很多行李都还没有收拾呢,天哪天哪,你昨天怎么就没有叫醒我?”溪小沫现在又开始慌乱了。

    唐爵笑眯眯的看着慌乱不已的溪小沫,低沉的笑声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宝贝,我们要不要再好好的回忆回忆,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唐爵这么一说,溪小沫自然是不可能往坑里跳啊。

    除非她是真的没脑子,或者是当真是个白痴。

    “难道……你昨晚上叫我了?”简直不可相信好吗?他要是叫她了的话,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甚至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唐爵嗯哼了一声,“没关系的,你可以慢慢想,慢慢想,反正我们的行李都已经收拾完毕了,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的去回想昨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溪小沫的额头上瞬间就掉下来了一滴汗珠,她想,她猜测,可能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

    “想出来了吗?”唐爵问。

    溪小沫摇头,她现在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整个脑子都是乱的。

    唐爵笑,“没关系,你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去想,甚至是,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想不起来的话,你可以问我,我可以帮你解答的。”

    溪小沫小心翼翼的看着唐爵,在发现他看起来似乎是并不怎么生气后,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什么,我,我昨晚上,是不是做了什么,什么不好的事情?”

    唐爵挑眉,“你觉得呢?”

    溪小沫心底顿时咯噔一声。

    完了。

    她一定是做了什么极为不好的事情,否则爵今天不可能会是如此表情啊。

    唐爵依旧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要问的了吗?”

    溪小沫清清嗓子,脚步小心翼翼的向唐爵靠近,“那,那什么,是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

    “你这个问题和上面那个问题,是重复的,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唐爵忍笑的问她。

    溪小沫现在都快要慌死了,她哪里有想这些啊?

    因此她继续问,“是不是,是不是我又把你给……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