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第346章 护短的

    当阳光洒入卧室的时候,宽大的床上的身影翻转了个身过去,蜷缩着被子,继续睡了起来。

    她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甚至就连那眉头都是紧蹙在一起的。

    唐爵就坐在床边上,眸中含笑,手轻柔的拍抚在溪小沫的发顶上,他的嗓音柔和:

    “宝贝,该起来了。”

    溪小沫听到他的声音,却是条件反射的呢喃道,“不要,我再睡会儿……”

    呢喃了几声后,溪小沫便什么都说不出来,继续翻身睡了过去。

    唐爵的眸中划过一丝诧异来,随即他便笑了起来。

    唐爵昨夜失控了,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那般疯狂的一面。

    以前不管自己做的有多过,都没有昨夜那般疯狂。

    或许是因为见到了她最不同的一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唐爵自己都说不明白,他昨日里只是想着,他只有同她做最亲密的动作,才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

    唐爵的眸光兀然幽深起来,嗓音没来由的就喑哑了几分,“宝贝,该起来了。”

    溪小沫拉起被子来,将自己整个人都捂了起来。

    唐爵无奈,他去拉了拉溪小沫的被子,发现是徒劳后,他只能连同着被子一同将他的宝贝抱入了浴室。

    “宝贝,我们先吃饭,吃完早餐再睡,好不好?”唐爵柔声的和她商量。

    溪小沫几乎是被唐爵折腾到天亮,她现在简直困的要命,哪里还想要吃饭啊?

    溪小沫不满的撇嘴,眼睛终究还是没睁开。

    唐爵将她身上的被子扒了下来,随后搂着只着了一件宽大T恤衫的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溪小沫软若无骨的靠在唐爵的怀里,看起来就好像是,又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唐爵无奈,他只能简单的为溪小沫洗刷了一下后,便重新抱着溪小沫出了浴室,只是在出去的时候,溪小沫的双腿不觉得就环在了他的腰间,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而那双眼睛却是紧紧的闭合在一起。

    显然,这丫头是真的又睡过去了。

    溪小沫是一沾到床,转身就睡去了,只留唐爵一人,苦笑不已,最后只能自己再去一趟浴室了。

    而在唐爵重新从浴室里出来时,溪小沫已经彻底的睡了过去,这一次简直是睡的香甜无比。

    唐爵走向前,附身在溪小沫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来后,方才转身离开。

    唐爵一下楼,凌晨刚到的孟杰瑞已经连忙走了过来,恭敬的对唐爵道:“少爷。”

    而另外一侧的储子阳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忙声道,“爷。”

    唐爵嗯了一声,转身就要朝厨房走去。

    孟杰瑞却是在这时开口,“少爷,夫人的早餐在这边。”

    唐爵微顿,随后才发现他早晨为他宝贝准备的早餐正放在餐桌上呢。

    孟杰瑞连忙上前,用餐盘装好后,便端了过来,恭敬的问道,“需要送到楼上去吗?”

    唐爵接了过来,“不用了。你去找储子阳,问问他这边的事情,到时候你再看看,都要怎么处理。”

    音落,唐爵便转身上了楼去。

    孟杰瑞恭敬的止步,神色恭敬淡然。

    而一直都是站在一侧的储子阳愣是不敢多说一句话,他似乎已经从孟特助这一系列的反应中知道了些什么。

    见唐爵上了楼上去了,孟杰瑞方才将视线落在储子阳身上,继而道:“你们招惹少夫人了?”

    储子阳没想到孟杰瑞竟然会一击即中。

    他甚至还什么都没说呢,孟特助竟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孟杰瑞见储子阳的神色,便知道自己这是说对了。

    “你们都是没脑子的吗?”孟杰瑞冷声道,“能够被少爷随时带在身边的人有过谁?他这是第一次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带到了你们面前,你们不好好的保护着也就算了,竟然还白痴的去招惹少夫人?”

    孟杰瑞和唐爵一样,都是护短的。

    孟杰瑞虽然是和储子阳他们认识的时间长,但是对他来说,夫人才是最亲的,自然,这是在排除了少爷之后,少夫人是他最需要维护的人了。

    而且现在,在孟杰瑞的心里,溪小沫早就是他的少夫人了,他怎么允许别人欺负自己认可的少夫人呢?

    储子阳顿时一怔,他们果然是错了吗?

    孟杰瑞见他如此怔然的神色,冷哼,“你们还真是够目中无人的。”连少夫人都敢招惹,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孟特助……”储子阳现在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求助的看着孟杰瑞。

    “你们这一次的事情,定然是闹得不小,否则,少爷也不会把我叫过来了。”孟杰瑞冷然的看了储子阳一眼,“你在少爷身边也是有这么多年了,怎么连这些事情都看不清楚了?”

    储子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的确是……没有处理好,也没有看清楚。

    “记住了,少夫人是比少爷重要的存在,只要保护好了少夫人,就是等同于保护好了少爷。”孟杰瑞看着储子阳,一字一顿道,“但是如若是少夫人出了半分差错,等到时候,你们谁都别想有好下场。”

    储子阳顿时就苦笑了起来,“是,这些事儿我们都知道。爷在来的当天晚上,就和我们说了这些。”

    “所以,你们都是猪。”孟杰瑞毫不留情的直接说道,“少爷会主动和你们说就是因为怕你们到时候太目中无人,结果……你们竟然还是被猪还要笨的存在。”

    储子阳是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孟杰瑞这话说的真的是特别的对。

    “把具体的事情告诉我吧,到时候我看看,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没有。”

    储子阳也是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只能将所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和孟杰瑞说了。

    而当孟杰瑞听到所有的经过后,面色更是冷了下来。

    “说你们是猪那才真的是侮辱了猪!”

    另外一边。

    唐爵正趴在床上,看着自己宝贝的睡颜,唇角含笑,他说:“宝贝,起来用餐,好不好?”

    溪小沫烦躁,转身,不理他,继续睡。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你当早餐吃了哦。”唐爵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笑意,他柔软的看着依旧迷迷糊糊不肯起来的宝贝,如此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