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耳光——!

    晚餐用完过后,溪小沫便开始昏昏欲睡起来,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总是很容易犯困。

    上车后,溪小沫便靠在唐爵的怀里睡了过去。

    等到了家里,原本储子阳还想叫醒溪小沫的,却是被唐爵给制止了。

    “人呢?”唐爵轻声问储子阳。

    而这唐爵问的自然是弗雷德那几人了。

    储子阳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溪小沫,随后道,“都已经在暗室里等着了。”

    唐爵每一处住处,都是有一处类似于审讯室的地方,自然在这里也是有的。

    “去那里等我。”音落,唐爵抱着溪小沫便上了楼去。

    储子阳张了张口,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反而朝着另外个方向走了去。

    储子阳来到的是别墅后面的一处房间,那里看起来很像是堆放杂物的库房。

    而在推开房门,穿过库房之后,便会发现在那库房的尽头,有一处暗室。

    暗室内的人几人已经坐在那里许久了,他们在听到推门的声音时,神色都是一紧,甚至是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来。

    而在他们看到进来的人只是储子阳时,都是一愣。

    储子阳却是对他们苦笑,“我看,你们今天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弗雷德那张面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垂放在身侧的双手却是不觉得紧握成拳。

    兰斯也是深吸了口气,而后问道,“储老大,那个……夫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兰斯是问的小心翼翼的,因为方才储子阳发的那条短信实在是太吓人了,以至于他们在收到那条短信后,到现在都没有平静下来。

    什么叫做自求多福?爵爷不打算要他们了,还是爵爷已经对他们失望了?

    乔恩和墨菲的视线也是落在储子阳身上,似乎都是想要从他那里知道一些什么。

    “储老大,你就告诉我们一点事情吧,要不然我们在这里干着急。”玛莎看着储子阳的视线中带着一丝央求的味道。

    储子阳叹息,“唉……今天这事儿你们说,你们做的对吗?虽然我也是有一定的失误,但是对于今日里夫人说的那些话,我发现我竟然反驳不了一分。”

    其余五人沉默。

    “你们也是说过这事情的吧?你们真是……让爷失望了。”储子阳沉声道。

    见众人面色突变的样子,储子阳叹息,“你们也不用如此,夫人她对爵爷说,不用怪罪你们,你们做的也在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乔恩忍不住出声。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是不是?”储子阳讥讽道,“你们什么心思什么想法,夫人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只是懒得说,懒得和你们计较,但是你们怎么就是这么不知趣呢?”

    五人齐齐沉下了脸来。

    “爷也是说了,不怪罪你们。”

    一句话,五人瞬间就抬起了头来,甚至就连神色看起来都好了许多。

    “但是,夫人说了,她不会原谅你们。”储子阳低声说道,“你们要知道,夫人不待见你们后的严重性。”

    五人在同一时间一愣,他们……

    夫人对他们的不待见,日后爷定然不会让他们服侍在身侧,甚至不会让他们……再出现在爷的身侧。

    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个女人现在是爷的夫人。

    是时常会出现在爷身侧的唯一的女人。

    而他们现在不被那个女人原谅。

    那么自然,爷虽口上说不会怪罪他们,但是心底早就已经将他们排除了出去。

    “她凭什么,凭什么说这话!”玛莎忍不住的说道,她紧要下唇,而后继续道,“她既然已经和爷说了,那么为什么还要说什么不会原谅我们?她这难道不是故意的吗?想要在我们面前充当好人还是怎么的?”

    储子阳等人在听到玛莎的话时,表情都是一愣。

    “玛莎!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储子阳冷声道,“你要知道,你这话的严重性。”

    玛莎不愤,“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她就是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

    啪——

    一记耳光毫不客气的直接落在玛莎的脸上。

    储子阳的这一巴掌用的力道很重,他冰冷的看着玛莎,一字一顿道,“玛莎,如若你要是还想要活命的话,最好把今天你所说的话全部都给忘了,最好是忘得干干净净,否则,你到时候别连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储子阳动怒了,因此储子阳的这一下还是将他们给震住了。

    储子阳收回手,冷寒的视线在其余的四人身上一扫而过。

    “你们心底也震惊也在想,我为什么要为了那个女人动玛莎是吧?”储子阳冷哼,“你们要知道,那个女人现在的身份,她是我的爵爷夫人!是我的主子!我自然是要维护了。玛莎,现在我打的是一巴掌,但是如若你这话在爵爷的耳边出现,那么可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储子阳的话让众人的背脊不觉的挺得笔直。

    “你们平日里一个个的精明的比狐狸还要精,怎么到了今天,反而比白痴还不如?”

    储子阳森然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在看到他们微微苍白的神色后,继续道:

    “你们现在也不用觉得委屈,因为你们要是不服气了,要是觉得委屈了,你们立马就可以被调走,并且永远都不用回到爷的身边来,怎么样,需要我来帮忙吗?”

    听到储子阳如此开口,众人瞬间就沉默了下来,甚至墨菲的神色已经彻底的僵硬了。

    “墨菲,你现在告诉我,你最真实的想法,记住了,我要的是最真实的!”储子阳的视线倏地就落在了墨菲身上。

    墨菲紧握双拳,她不断的深呼吸着,她就那么看着储子阳,最终还是败了下来。

    她低声道,“我,我会如保护爷一般的保护她,到时候即便是我这边除了问题,我也不会让她出现任何事情的。”

    这,或许是她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

    只有好好的将她保护好了,她才能够长久的,继续的待在爷的身边。

    只有……如此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