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 溪小沫上!

    众人都不敢说话了,但是溪小沫这时候却是不愿意了。

    她一把拉住唐爵,一脸不满的看着他,“不行,我说了的,这一次,我来。”

    唐爵面色一沉,“听话。”

    溪小沫眉头一拧,“我很听话,一直都很听话,但是这一次,我说了我来就我来。”

    唐爵冷静的看着溪小沫,他尽量让自己不要动怒,甚至是告诉自己,让自己去相信她。

    但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她可能会因此而受到危险,他就浑身难受,甚至是忍不住的想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

    “宝贝,乖,等我们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我们就回家。”唐爵握着溪小沫的手,声音尽量的放到最柔。

    溪小沫虽然是很想点头,但是想到自己答应了亚历克斯的话,自然是不肯的。

    “爵,你就相信我,不行吗?”

    “但是相信你的代价是你的安危。”唐爵沉声道。

    溪小沫仰头冲着唐爵笑,“我说了,让你相信我,我是不会有危险的。”

    见到溪小沫如此表情,甚至是如此坚定的对唐爵如此道,众人都是一惊。

    他们想不明白,这个溪小沫到底是怎么想的,甚至不明白,她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可以赢得过亚历克斯。

    如若他们记错的话,亚历克斯在去年的时候,可是在他们私底下的枪法比赛中,拿到了不错的成绩啊。

    见唐爵不说话,甚至是冷着脸,溪小沫努力的冲着他笑,甚至还摇晃着他的手。

    “好啦好啦,你要是见我不安全了,或者是要遇到危险了的时候,你再帮我呗。”

    唐爵垂眸,看着她。

    眸中没有丝毫的情绪。

    “好吧好吧?”溪小沫很是期待的看着他。

    唐爵沉声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完全可以啊。”溪小沫没有任何的疑惑,甚至很是坦然,“你看,我家亚瑟不也什么都没有说嘛?知道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足够相信我啊。”

    亚瑟微不可见的扯了扯唇角。

    如若他不相信自家小姐的话,那么他还能做什么?等着到时候被老大扒皮吗?

    “我……”唐爵的话音还未落,溪小沫就兴冲冲的拉着他直接坐了下来。

    “好啦好啦,现在就请你好好看看我的能力呗,虽然和你比起来是要差那么一劫,但是应该也是不错的。”溪小沫唐爵按坐下来后,她便转动起手中的迷你手枪来,笑眯眯的冲着早已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的亚历克斯笑了起来。

    其实这对于亚历克斯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他虽然是不知道唐爵真实的能力,但是想到众人对唐爵的惶恐程度,以及他手下的能力,想来这个唐爵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甚至很有可能,他会是一个高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溪小沫既然是上赶着的来找死,那么就真的是不怪他了。

    就算是到时候她死在他的手中,那也不能怪他,不是吗?

    “很好了,抱歉了,都怪我家那口子太过于害怕我受伤了,你要明白,这就是爱情啊!伟大的爱情。”溪小沫嘿嘿的看着亚历克斯,完全没有即将要对战了觉悟。

    唐爵的掌心冰冷,甚至就连指尖都是冰凉的。

    他的视线紧紧的落在溪小沫的身上,他的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宝贝。

    她既然如此肯定的告诉自己,她可以做到,那么她就能做到。

    要是到时候杀了亚历克斯,他也可以给她撑起来。

    但是如若……

    如若亚历克斯伤她分毫,他让整个詹姆斯家族陪葬!

    安东尼在接收到唐爵那冰寒的眸光时,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僵硬了起来。

    他知道,不管溪小沫说了什么,他们都只能够配合,甚至,溪小沫不能够在这里面出一点事儿,否则,他们整个家族都得要完蛋。

    老詹姆斯也是极为害怕,甚至他不断的在想,他到底是为什么将唐爵给叫来的,他这简直就是将自己的家族给推到了悬崖边上!

    亚历克斯冷漠的看着溪小沫,他并没有和溪小沫说话的意思,甚至是没打算和她说话。

    溪小沫撇嘴,“你现在就算是紧张,我也是能够理解的,但是你别紧张的到时候手抖啊,要是这样的话,伤及到无辜,可就真的是很不好了。”

    亚历克斯的眼角很是抽搐了几下,甚至是就连手中握着手枪的手上,青筋都暴起了。

    溪小沫依旧是笑着,“别动怒,别动怒,要是动怒了的话,到时候可就真的不好了,你要知道的,枪法比的可不是看谁准度高,心态也是很重要的,什么呼吸啊心脏跳动的频率啊之类的,你懂的。”

    “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亚历克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溪小沫想了想,“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好?之前我不是说了吗,要开始来着,但是被我家那口子给打断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亚历克斯深吸了口气,“可以。”

    溪小沫笑。

    好似就在瞬间,会客室内的氛围就不一样了。

    众人都不禁屏息,他们的视线都是紧紧的落在溪小沫和亚历克斯身上。

    老詹姆斯紧紧的握着椅子扶手。

    安东尼掌心一片虚汗。

    唐爵面色淡然,只是那双眸子中的沉色,可是让弗雷德等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但是随即想到现在的情况后,他们又不得不继续跟了上去。

    就算是爷现在要杀了他们,他们也都只能答应着,甚至是一句不是都不能说。

    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夫人不要在这里面出事儿,最好是一点儿伤口都不要有,否则,他们到时候全部都得完蛋!

    溪小沫和亚历克斯两人隔着一张桌子对立的站着,亚历克斯冷漠着一张脸,溪小沫却是笑眯眯的看着亚历克斯,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

    溪小沫沉静了片刻后,她兀然举起枪来!

    而也就在同一时间,亚历克斯也举起了枪来!

    只是不同的是,亚历克斯枪口对准的方向,并不是溪小沫,而是唐爵——!

    溪小沫的瞳孔在瞬间紧缩,她骤然转身——

    而也就同一时间,枪声在瞬间,响起——

    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