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第328章 溪小沫委屈了

    众人都是一顿,他们谁都没想到,溪小沫说的玩儿竟然是这个!

    她口中的人命,竟然是拿他们之间的命做赌注!

    亚历克斯也没想到溪小沫竟然会这么玩儿!

    这要是稍微一有不慎,他们都会丧命!

    甚至是玩儿完!

    “溪小沫!你疯了!”亚历克斯忍不住的大声的喊着。

    溪小沫反倒是笑着,“我有没有疯,我自己清楚的知道,你没有必要在这里给我叫唤吧?”

    “既然要玩儿枪法,我们就换个地方,你这样……”

    亚历克斯的话还没有说完,溪小沫就打断了他,“不,为什么要换地方?只要我们之间的子弹不乱跑,不就可以了吗?”

    众人顿时就给一愣。

    子弹不乱跑?

    这是什么理论,什么说法?

    溪小沫继续笑道,“所以,亚历克斯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溪小沫的话音刚落,一道冷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唐爵危险的看着溪小沫,“你已经准备好了?”

    溪小沫侧头,看着唐爵,“怎么了吗?”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玩儿了?”唐爵要是一开始就知道她要这么玩儿的话,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直接将溪小沫给扛着离开这里。

    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他就算是想要抗着她走,也是来不及了。

    单不说在场有这么多人看着,就说亚历克斯也是不会放弃这一次的机会的。

    好不容易能有逃跑的事迹,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溪小沫瞬间就沉默了,但是很快的,她就嘿嘿的冲着唐爵笑了起来。

    “你不是说了我会赢的吗?既然你相信我,那么你就应该给我点信心啊。”溪小沫完全不害怕,甚至就连众人惊诧的神色她都是没有注意到的。

    “没有。”唐爵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拒绝,“你要玩儿可以,但是拿自己安危去玩儿,不可以。”

    溪小沫撇嘴,“你就是不相信我呗。”

    唐爵沉默。

    溪小沫切了一声,随后看向身侧一直都是沉默不语的亚瑟,“亚瑟,你告诉我,我能不能赢了那个人?”

    亚瑟那张好看的面瘫脸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看着溪小沫热切的神情,一字一顿道,“能。”

    溪小沫瞬间就有动力了,“很好,现在也就是只有你还会相信你家小姐我了。”甚是欣慰啊。

    唐爵的眉头微拧的落在溪小沫拍打在亚瑟肩膀上的手上,面色冷沉。

    亚瑟不是没有感觉到唐爵的目光,只是他选择性的忽视了。

    围绕在亚历克斯周边的人已经不由自主的全都散了开来,生怕到时候会殃及无辜,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那可就真的是很不好了。

    他们虽然是想着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就已经很幸运了。

    但是他们更想能够完整的离开这里,至少不会受伤,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但是现在,他们更加不确定了。

    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亚历克斯,“我们开始吧?”

    唐爵也是在这时候开口,“你给我适可而止!”

    “我这又不是在玩儿!我这明明就是在帮你诶!”溪小沫回头,不满的看着唐爵。

    她要不是害怕唐爵会受到欺负的话,她怎么会叫亚瑟他们过来帮忙啊?

    天知道,当她知道自己要来的地方是意大利的时候,她心底到底有多少草泥马呼啸而过!

    天知道,当她在暗中和亚瑟联系上的时候,那小子不阴不阳的说她总算是肯给他打电话了,那时候她真的是连咬死唐爵的心都有了。

    如若不是为了他,她何必去找亚瑟啊。

    想想事后还要给亚瑟解释一大堆,她就好心瑟,好难受好难受的。

    但是现在,这爵竟然还让她适可而止?这到底是在玩儿什么啊!

    “我不需要。”唐爵冷声道。

    弗雷德众人都知道,唐爵这是动怒了。

    弗雷德众人知道了,溪小沫自然也是感觉到了的。

    “气气气,你整天就只知道莫名其妙的生气!”溪小沫烦了,“我这好心好意的帮你,你现在还跟我来这一套?你……你简直——”溪小沫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委屈,最终都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没有什么事情比被自己爱人当做多管闲事来,更加让人伤心的了。

    整个会客室的气压都极为低。

    许多人都想要趁此机会逃跑,但是想到门口围堵着的那么多人,再想到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全都是溪小沫的人,他们也就放弃了逃跑计划。

    他们要是想要逃跑的话,那么最先想好,他们到底会不会死在那些人的枪下。

    唐爵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一把将委屈不已的溪小沫抱在怀里,单手揽在她的腰上,而另外一只手也是在不断的拍抚着她的后背。

    “乖,不要哭了,这事情,我来解决。”唐爵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可是落在亚历克斯身上的。

    溪小沫原本还委屈着的呢,但是被唐爵这么一抱一说的,她心底的那股子委屈一下子就没有了。

    “才不要,你就是不相信我可以把这事情处理好。”溪小沫抽着鼻子,哼哼道。

    唐爵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我不相信你可以不伤着自己。”

    溪小沫反驳,“我才不会!我很厉害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亚瑟啊。”

    亚瑟听到溪小沫叫他,他连忙向前踏了一步。

    唐爵却是看都没看亚瑟一眼,而是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这样太危险了,我不放心。”

    溪小沫撇嘴,她很想继续说下去来着,但是想来自己之前似乎是并没有显露过身手,爵会这么担心,好像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那……那这一次就算了吧,等她以后多在他的面前显露下身手,让他知道知道,其实她也是很厉害的就可以了。

    其实溪小沫很懒的,要不是发现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或者是威胁到自己重要的人了的话,她很少会出手的,也因此,前面几次的绑架都是因为她知道唐爵会来,她才懒得动。

    虽然,她也为此受了点小伤害,不过好歹还是维护住了她柔弱的形象。

    唐爵见溪小沫老实了,便对早已黑了脸的亚历克斯道,“下面,我和你比,没意见吧?”

    意见?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特么敢有意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