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第304章 敢动她,要你命!

    亚历克斯和布鲁尔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他们面色紧绷的看着少主似笑非笑的神情,眸底的冷意可是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亚历克斯,他方才说的话,可是没有一句假话。

    亚历克斯不明白,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少主,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就如此……如此气怒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少主应该是动怒了,而且还有些莫名其妙。

    少主冷然的看着亚历克斯,唇角的那抹冷意依旧在。

    “你不是想要废掉溪小沫吗?”少主的声音很冷,但是这冷意中,却是浸着几分优雅。

    亚历克斯瞬间就瞪大了眼睛,“难道少主您和溪小沫也有什么关系?”

    那个溪小沫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明明调查过,那个溪小沫什么家庭背景都没有的,怎么突然就,突然就窜出个少主来?

    现在看来,这溪小沫是真的不能动了,她现在不仅是被唐爵给护着,还被少主给紧紧的护着,这样的人,他即便是想要动,也是动不了分毫的。

    “我和她有什么关系,难道还需要告诉你?”少主的声音冰寒,甚至里面还浸着丝丝危险。

    亚历克斯瞬间就僵直了身子,他虽然是很不服气,但是此时他也是不得不小心翼翼的。

    现在,这人是说了,他是来帮助他的,他要是触怒了他,少主转身就走,去和唐爵一同灭了他的话,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等到了那个时候,詹姆斯家族将会彻底的成为安东尼的手下之物。

    “是是,少主您的事情,我自然是不能知道的。”亚历克斯小心翼翼的应对着,“少主,如若之前我对溪小姐有什么冒犯之处的话,还请少主您原谅,我那时候并不知道少主您和溪小姐之间是有关系的。”

    少主的神情依旧是很冷,甚至那面色都能够结冰了。

    “不管你怎么动唐爵,我不管。”少主冷冷的看着亚历克斯,“但是你如若想要动她的话,我要了你命!”

    亚历克斯这时候要是不知道这少主对溪小沫是有别的什么感情,或者是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的话,他就真的是白痴了。

    亚历克斯连连点头,“是是是,我一定不会再去动溪小姐一根毫毛!”

    少主听了这话后,霍然起身。

    亚历克斯以为自己又触动到了少主的哪根神经,也就在他想着该怎么补救的时候,少主却是开口道:

    “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亚历克斯连忙点头,“这话我一定会记住的,溪小姐我不但不会伤害她,还会尽力的保护她的。”

    少主嗯了一声,随后那张阴柔的面孔上浮现起一丝冷意来,“古剑会在暗中帮助你,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他说。”

    亚历克斯点头称明白了。

    他虽然是在此之前没有见过古剑本人,但是他可是听说过古剑这人的称号。

    一开始他在听到少主叫古剑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古剑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在他听到少主这二字后,方才反应过来,这古剑到底是何许人物。

    这古剑不简单,他可是国际雇佣兵排行榜上前十的存在,如此的男人肯心甘情愿的跟在这位少主身后,想来,这少主的身份也是定然不简单的。

    古剑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后,便跟在了少主身后,直接就离开了亚历克斯家里。

    等上了车后,古剑方才问少主,“主子,您怎么突然想着和亚历克斯合作了?他是标准的唯利是图的人。”

    少主优雅的坐在那里,那双幽冷的眸子中浸着丝丝冷意。

    “这样的人最好控制。”少主淡淡的回答道。

    古剑眉头微拧,想想后,继续道,“亚历克斯虽然是比较好控制,但是我们并不能保证,等到时候他真的控制了詹姆斯家族,他会不会做出对我们有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少主优雅的笑了出来,“放心吧,他不敢。”

    古剑不明所以。

    少主的视线落在车窗外,“因为他知道,他要是敢和我作对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整个詹姆斯家族的灭亡。”

    古剑一愣,随后便笑了出来。

    是了,他差点儿忘记了自家少主的强大了。

    果然是蛰伏了太久,以至于连他自己也多差点儿忘记了,他家少主到底有多厉害,而他们又有多强大的身家背景。

    “停车。”兀然,少主开口道。

    古剑微愣,虽然是有些不明所以,却是依旧将车停放在了路旁。

    “主子?”古剑有些不明的回头,看向少主。

    而此时,少主的视线却是落在车窗外的,眸光柔软,虽然很淡,却是依旧被古剑捕捉住了。

    顺着少主的视线看去,果不其然的,在路边的歇脚处,他看到了溪小沫的身影。

    只是此时,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道身影的存在。

    唐爵。

    那个时常同主子同时出现的名字。

    只是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连喜欢女人的口味,也都是一样的。

    还真是,够奇怪地。

    ……

    唐爵半蹲在溪小沫面前,眉头微蹙,嗓音低沉,“疼吗?”说着,便小心翼翼的用手去揉她的脚腕。

    溪小沫跟着他的动作,动了动自己的脚,在发现没有多疼时,便冲着唐爵笑了起来。

    “不是太疼,没有什么事儿的。”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唐爵,而在对上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时,她连忙举起双手,可怜兮兮的放在自己的双耳处,“我保证,以后走路都看路,小心翼翼的,再也不一蹦一跳的了。”

    溪小沫在如此说完后,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看着唐爵,就好似他会生气一样,怯怯的。

    溪小沫和唐爵刚刚在餐厅里用完午餐出来,只是溪小沫那时候不知道在兴奋什么,她挽着唐爵的胳膊,一蹦一跳的在他身边走着,看起来很是高兴的样子。

    只是往往,有个东西叫做乐极生悲,而溪小沫的脚也是那么给扭着了的。

    虽然不重,但是终究还是让溪小沫小疼了一下。

    唐爵见如此的溪小沫,叹息出声,“我该怎么说你?”

    溪小沫笑嘻嘻的搂住他的脖子,蹭蹭,“不要说啦,我都已经道歉了诶,你看我这么诚心诚意的道歉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