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第297章 笑的花枝乱颤的小沫

    溪小沫的话让苏家人以为她的手上握着他苏家什么把柄,一时之间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唐爵却是丝毫不去管溪小沫,甚至十分贴心的给她揉捏着手心,“不要动怒。”低声在她的耳边说着。

    溪小沫淡淡的看了唐爵一眼,却是在看到他一脸的笑意和那绝色的面庞时,她心底愣是压着的一口气给消散了个干净。

    苏诗琴死死的盯着溪小沫,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好似恨不得将溪小沫整个人都给吃下肚子一样。

    溪小沫说的话没错,她的确是和别的男人上过床,甚至还不是一个。

    但是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那些男人不过是她玩儿玩儿罢了,她真正喜欢的人只有唐爵一个人。

    她一直想要成为唐夫人,一直,一直……一直为了那一刻而等待着,但是这一切都这个叫做溪小沫的人给毁了。

    苏昌海紧握拳头,怒视溪小沫,而后一字一顿道,“溪小姐,我……”

    “怎么?苏总您现在是想要和我说,你苏家和我无冤无仇了是吗?想让我放你们一马是吗?”溪小沫抢过苏昌海的话来,淡淡的笑道,“但是你家的孩子,刚才还恬不知耻的想要勾引我老公啊,甚至还当着我老公的面脱光了啊,你说,这事儿我要是宣扬出去,到时候你苏家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溪小沫不咸不淡的说出这话来。

    而也就是这一句话让苏家众人面色一变,甚至瞬间就明白过来,溪小沫之前为什么要故意激怒诗琴了,她所做的一切,都只为在这里等着呢!

    溪老夫人也不禁又多看了溪小沫几眼,心底更是好笑了几分。

    这孩子果然是个有能力的。

    能够轻而易举的让苏诗琴动怒,甚至是让苏家这一群人都掉入了她的计划里,还真是……足够有心机的。

    她向来不怎么喜欢这样的人,溪老夫人见惯了勾心斗角,她喜欢心思单纯的人,因此她在看到溪小沫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丫头。

    但是不知为何,她现在明明看到了溪小沫的另外一面,心底却是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反倒是愈发的喜欢这个姑娘了。

    她现在可是越看这个溪丫头,她越是喜欢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也姓溪的原因。

    苏诗琴听到溪小沫说的这席话,那哪里还忍受的了,她快步冲下楼来,身上的衣服显然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一身了,甚至还有几分凌乱的味道。

    “唐爵,你玩儿完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是吗?我告诉你,我苏诗琴没那么好糊弄!”苏诗琴冲到唐爵面前,怒气冲冲的说着。

    溪小沫挑眉的看着如此的苏诗琴,“哦?玩儿完了就走?苏小姐,你倒是给我说说,我老公怎么就玩儿你了?”

    苏昌海和苏震两人的面色很是难看,甚至都用一种不知所谓的目光看着苏诗琴。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说这些话!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连脱衣服的时间都不够,还玩儿弄?

    苏诗琴现在已经被怒火给蒙蔽了脑袋,她怒火冲天的看着溪小沫,冷声笑着,“哼!难道你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吗!还是你现在只是想要装作不懂?”

    溪小沫瞬间就笑倒在了唐爵的怀里,笑的甚至是花枝乱颤,就差没有在唐觉得怀里打滚了。

    唐爵一脸的宠溺,甚至就连那漆黑的眸子里面都能够凝出水来了。

    “别闹。”宠溺的声音中浸着的笑意让人听了不禁侧目。

    溪小沫现在哪里肯起来啊,她整个人都缩在唐爵的怀里,双手自然的环在他的腰间,笑的浑身抖动,甚至就连泪花都笑了出来。

    溪老夫人虽然是不知道这丫头在笑什么,却是就似被感染了一般,一同跟着那孩子笑了起来。

    而苏家的其余几人却是整个的都黑下了脸来。

    苏诗琴却是怒及,“溪小沫,你在笑什么!”

    溪小沫却是连连摆手,“等,等我小会儿,哈哈,你先等会儿哈哈,爵哈哈哈……”

    溪小沫继续笑的花枝乱颤。

    唐爵无奈的只能抱紧她,生怕她一个不稳给摔下怀里去。

    唐爵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在笑什么?正是因为清楚地知道,他方才笑的如此无奈,如此宠溺。

    站在唐爵不远处的储子阳在看到自家爵爷夫人笑的如此开怀时,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甚至还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在一联想到苏诗琴方才所说的话,以及爵爷从上面下来的时间做下比较,储子阳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家夫人到底是在笑什么了。

    他虽然是不知道爵爷的持久能力是多久,但是那日里他看到爵爷夫人脚步虚浮,以及微微扶腰的动作,也差不多知道自家主子的夫妻生活到底有多和谐,爵爷有多能耐了。

    而这爵爷不过才和苏诗琴上楼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哪里够,够那什么的啊?

    但是这苏小姐竟然会说,爵爷玩儿了她?她这话还真是敢说出口来。

    想来,清楚地知道爵爷能耐的爵爷夫人,在听到这话后,自然是会笑的花枝乱颤了。

    储子阳想到这里也险些笑出声来,不过好歹还是都被他给忍住了。

    溪小沫好不容易不笑了,好不容易方才将泪花给擦拭了个干净,她在唐爵身侧坐好,只是半个身子依旧是靠在唐爵身上的。

    溪小沫看着苏诗琴,笑着,“苏小姐,咳咳,抱歉,我先再笑会儿。”音落,便掉头到一边继续笑去了。

    苏诗琴心底的怒火简直快要将自己整个的都燃烧掉了。

    这个溪小沫简直是欺人太甚!

    “溪小沫!你简直——”苏诗琴的话还没说完,唐爵霍然抬头,那冰冷的视线直射在苏诗琴的身上,顿时,所有的动作以及语言全部都化为乌有。

    唐爵见她闭嘴了,方才无奈的抱着溪小沫,叹息道,“好了,不准再如此了。”

    溪小沫立马就应了,而后她看向苏诗琴,笑问,“想要问我为什么笑的这么欢是吧?哦告诉你们一声啊,我老公什么都好,甚至包括床上功夫也是很不错的,至少,我们夫妻生活的时候,他是从来没有秒射过的。”

    细小蓦地话简直是粗暴易懂,而就是这话却是让苏家人的表情都黑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