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第296章 溪小沫!你别太过分!

    在众人愕然的视线中,唐爵优雅的从楼上走下来,而他身上的西装甚至没有丝毫的褶皱,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苏震在看到如此的唐爵时,心底顿时咯噔一声。

    唐爵走到还有些愣神的溪小沫面前,顺势将溪小沫揽入怀中,视线依旧落在溪小沫身上,眸中还带着些许的凉意。

    “来,我的乖老婆,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你刚才说的,我一个字儿都没有听清。”

    溪小沫不由自主地想要向后退去,但是奈何她现在整个人都被禁锢在了唐爵的怀里,她哪里动弹的了?

    她尴尬的笑着,甚至想着清清嗓子,“那个,咳咳,爵,你知道的,我那不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吗?”

    “哦?”唐爵挑眉,显然对溪小沫这话不是很信服。

    溪小沫继续想着,“我就是因为知道苏诗琴她成功不了,你要是真的被那个女人给勾了去的话,我就,我就……”

    唐爵好奇了,“你就怎么样?嗯?”最后那个字的尾音拉的极长,甚至还透着些许的调笑的味道。

    溪小沫现在浑身紧绷,哪里还听的出唐爵调笑的意味?

    “我就再把你抢回来啊!”虽然她很想说她就不要他了,但是在他如此威慑的眸光下,她真的是说不出口来。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要是真的说出那话来的话,那么她今天极有可能直接被唐爵给扛在肩上抱走,然后回家就就地正法什么的。

    想想为了自己的好日子,溪小沫还是伪了心,说了些讨好唐爵的话来。

    唐爵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

    溪小沫平日里看起来是软软的,甚至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但是如若一遇到她认为你做的不对的事情的话,她定然是不会轻易散伙的。

    他要是真的和苏诗琴好上了,这丫头一定会二话不说,拿着自己的护照,定上机票直接就给走人。

    然后,便是他也再也找不上她了。

    这丫头的心,可是狠着呢。

    唐爵虽然是知道这鬼丫头心底想的是什么,但是他终究还是不能够说出来,他只能顺着溪小沫的话说下去。

    “就你丫头心眼子多。”唐爵笑这去捏她的鼻尖,“到时候我要真和别的在一起了,你真的不会不要我了?”

    唐爵丝毫不知道,他这话在众人之间到底掀起了怎样的风浪。

    堂堂爵爷竟然会问一个女人,会不会不要自己了?这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溪小沫想想,最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唐爵,“那什么,你想要听实话,还是……”

    唐爵眉头一挑,“你是想要告诉我实话,还是想要哄骗我?”

    溪小沫瞬间就道,“那什么,我本来就告诉过你的,你要是和别的人在一起了,我一定会不要你的,然后自己一个人跑的远远地,让你找都找不到,然后再让女王大人去找你麻烦。”

    唐爵不但没生气,反而还笑了起来,甚至笑的还十分开心。

    溪老夫人也是笑了起来,这丫头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表面上看起来软软的,内心可是强大着呢。

    “唐先生,不知……”苏震在这时候开口,但是他要询问的问题终究是没有全部问出来。

    但是他要问什么,唐爵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苏先生,你是真要我直接说吗?”唐爵突然冷然道,而眸光在落向苏震的时候,眸光也是变凉了几分。

    苏震抿唇,苏昌海更是不断的深呼吸着。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唐爵会这么快的就从上面下来了,他们一开始虽然是气苏诗琴不懂事,吓胡闹,但是他们内心深处还是想要苏诗琴成功的。

    唐爵在意大利到底有多少人脉,有多大的产业他们都一概不知,但是他们深刻的知道,唐爵要是想要动他苏家的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要是苏诗琴搭上了唐爵这棵大树,那么他苏家在这意大利哪里还会心惊胆战的?

    因此,他们心底气归气,但是在他们看到唐爵上楼去的时候,他们本是想要等待好消息的。

    苏诗琴虽然算不上什么一等一的美女,但是也是难得一见的了,他们就不相信,唐爵能够做到熟视无睹的地步。

    况且,这一切都是溪小沫挑起来的,到时候如若唐爵真的和苏诗琴有了什么的话,那么他苏家到时候也好有一个说法。

    却没想到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唐爵便从上面下来了。

    他们想要知道唐爵都在上面做了什么,自然是想要询问的,但是现在,唐爵却是如此反问了他们一句,他们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希望,唐先生您能告诉我们。”苏昌海在这时开口道。

    唐爵的唇角上勾起一丝冰寒的笑意来,“既然,你们想要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吧。”

    唐爵的话音刚落,苏诗琴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唐爵,我的身子已经被你看光了,难道你还想要不负责不成!”

    众人顿时一愣,随即视线都落在了二楼的苏诗琴身上。

    溪小沫顿时就给笑出了声来,她慵懒的靠在唐爵身上,那双大而明亮的眸子中浸着几分讥讽。

    “我说苏小姐,你当你是什么大家闺秀吗?还看光了你的身子?如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得找多少男人给你负责?”溪小沫嗤笑不已的话让苏家的人的视线顿时全部都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那眸光,简直就像是要杀了她一样。

    溪小沫却是丝毫不畏惧的一一都瞪了回去,“怎么?嫌我说话难听了?那你们现在也要告诉我,她苏诗琴现在难道还是处子不成?既然不是什么一把手的了,拿什么残破的身子来找我的男人对你负责?”

    “溪小沫!”苏诗琴顿时咬牙切齿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却是讥讽的看着她,“你现在就连这不知羞的话都能够说出来,那到时候是不是你怀了别人的孩子,也都要算在我男人身上了?”

    “溪小姐!你这话说的着实有些过分了!”苏老爷子在这时候开口,冷声道。

    而溪小沫却是笑的更是开心了,她就那么幽幽的看着苏昌海,“过分?还有更过分地,你要听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