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第295章 溪小沫!你竟敢说离婚!

    溪小沫却是含笑的看着苏诗琴,“没错,这是我说的。”

    “你不会后悔!”苏诗琴继续问着。

    溪小沫好似听到了个什么笑话一样,“我自然是不会后悔的。”

    一个连自己都把持不住的男人,她还要来做什么?况且,她相信自己看上的男人,如果他真的是忍不住和苏诗琴那什么了,那么也只能说她够倒霉。

    唐爵摇头苦笑。

    也就在众人都以为唐爵不会任由溪小沫如此胡闹的时候,唐爵却是叹息出声:

    “你这丫头,又在想什么?”

    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说呢?我做的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来吗?我这是在除去后患啊。”

    溪小沫说的好不自然,甚至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苏昌海等人现在是直接把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溪小沫简直太胆大了,甚至,甚至如此……如此不知所谓!

    “小沫沫,你怎么就这么放心你家的唐爵啊?”溪老夫人在这时候出声,慈爱的声音中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溪小沫笑,“因为我不喜欢这个人嘛,如果不让爵让这人死心的话,这人会一直牵扯着爵的,我不喜欢这样。”溪小沫说到后面,表情都已经变了。

    唐爵好似是知道溪小沫要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从头到尾都是笑着的,甚至就连眸中都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的。

    “好!溪小沫,这是你说的!”说着,苏诗琴转身就要上楼去,只是在上楼之前,她看了唐爵一眼,努力的压制心底的激动,冲着唐爵道,“唐爵,我在上面等你。”

    音落,苏诗琴转身就上了楼上去了。

    要不是因为现在家里有唐爵和溪老夫人,苏震已经跳起来打苏诗琴一巴掌了。

    她这简直就是丢光了苏家的脸了!

    “唐先生,您不用在意小女的话,她这就是在胡闹。”苏昌海在这时候连忙出声。

    唐爵却是在这时候抬头,视线淡漠的落在苏昌海身上,“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妻子是在胡闹吗?”

    苏昌海心底顿时一颤,随后连忙道,“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明白唐夫人的意思是什么,只是小女她……”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么你就好好的坐着吧。”唐爵依旧绅士,只是那双漆黑的眸子中,浸含着的冷意让苏海昌不敢在说一句话。

    而溪小沫也在这时候开口了,她甚至还冲着唐爵不断的摆手,“快去吧快去吧,上面还有人等着你呢。”

    表情好不淡然,看起来完全不担心。

    唐爵在溪小沫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那么,等我。”随后,转身就离开了。

    溪小沫抬手摸了摸额头,恩恩了好几声,直到看到唐爵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

    唐爵离开后,大厅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溪老夫人也是含笑的看着溪小沫,慈爱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小沫,你就这么放心你的唐爵?”

    溪小沫恩恩点头,甚至就连唇角上还带着笑意,“对啦对啦,我相信他啊。”

    溪老夫人忍不住叹息,“小沫,唐爵的确是个好孩子,苏诗琴这孩子,也是个不错的孩子,要是到时候苏诗琴用了什么手段,他们两个要是真的滚在了一起,你……”

    溪小沫听到这里,她连忙摆手,“婆婆你想多啦,放心吧,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的。”说的简直不能再确定了。

    苏家人对溪小沫打从心底里的不喜欢。

    这人看起来虽然是单纯,但是心机可真不是一般的深,她不过是几句话,就让诗琴那孩子给掉入了她的全套里。

    “溪小姐……”苏昌海在这时候开口,“诗琴那孩子在几年前就已经喜欢上唐先生了,她……”

    “几年前啊?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唐爵这个人呢。”溪小沫笑,“说实话,我现在和爵认识的时间也不过才半年而已,但是就在这半年里面,我们结了婚,就连我们各自的父母也都是见面了的。”

    这意思也就是说,双方家里都是同意了的,希望他们可以闭嘴了。

    “溪小姐……”

    “难道你这是想要告诉我说,你想让我家爵娶她做小?”溪小沫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昌海,“那还真是抱歉了,我国可是没有一夫两妻的政策,这可是犯法的。”

    “溪小姐!您说话可是要注意了!”苏震兀然冷声道。

    溪小沫却是在这时候勾起了唇角来,“说话注意了吗?那么请问,苏家的各位,你们是不是应该更加注意了呢?你们家的人,公然在我的面前,想要勾引我的老公,我没有当面甩她耳光就已经不错了,你们竟然还好意思让我注意了?”

    苏昌海等人的神色顿时一冷。

    溪小沫继续说着,“你们一定知道像苏小姐这种人,在我们那边叫什么的吧?我不怕告诉你们,爵不管在哪里都很受女人们欢迎,想要爬上他床的人不在少数,但是那些女人中,没有一个人是我自己解决的,那些人全部都是爵自己解决的。”

    苏震顿时不可置信的看向溪小沫。

    他不相信,有哪个男人真的可以做到如此地步,就算是再相爱的夫妻又怎么样?位高权重的男人不可能不在外面偷腥!

    “啊……你们一定想要知道,那些个女人的下场是什么吧?我记得,那些女人身后的所谓的大家族,全部瓦解,不是破产就是全家搬出帝国,至于原因,你们想知道吗?”

    溪小沫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苏家人也都猜到了那些人都做了什么。

    溪老夫人的视线在溪小沫身上淡淡的落了下来,心底却是划过一丝笑意。

    “苏先生,在贵小姐还没有做出什么让我反感的事情之前,我可以给你们机会,但是如若过了这时候,还有人不明事理的话,那么就真是抱歉了……”她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唇角上的那抹冷漠的笑意,却是让苏昌海以及苏震的心底都是一寒。

    “那么,如若是诗琴……”

    “如若是苏诗琴成功了,那么我马上和唐爵离婚。”溪小沫笑,但是她那神情已经动作,不会让人觉得,她在说谎。

    “离婚?”低沉的声音兀然响起,那似笑非笑的声音中浸着丝丝的寒意,“老婆,什么时候,你竟然敢说,你要和我离婚了?”

    溪小沫顿时一僵,视线倏地落在旋转楼梯上的唐爵,唇角都有些颤抖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