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第279章 小沫说:弄不死你!

    溪小沫一巴掌拍开唐爵的脸,冷哼道,“我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只是耳根不争气的给红了。

    唐爵这下可是笑的更开怀了,“哦?那老婆你的意思是在告诉我说,你看中的不是为夫的外表,而是为夫的内在,是吗?”

    溪小沫这下简直是恨不得直接把唐爵给拍出门去了。

    “别自恋了,我,我明明什么都没说,这些可都是你自己想的,可是和我没有一点儿关系的。”

    溪小沫虽然是很喜欢很喜欢唐爵,但是要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他表白什么的,她定然是做不到的。

    “是是是,我知道我的老婆一直一直都是喜欢我的内在的。”唐爵的笑容中满满的都是暖意。

    溪小沫这一次是懒得搭理唐爵了,这人脸皮厚的程度,她一直都是知道的,没有必要干生气去。

    如此的唐爵,谁曾见到过?别说是苏诗琴了,就是储子阳和安东尼两人,也有些被吓着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唐爵可是向来都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啊。

    唐爵是个不喜多言的人,他从未多说过一句废话,他每说一句话,别人都会翻来覆去的仔细研究透了,想清楚搞明白他那话中的意思后,方才敢继续说话。

    但是这……这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实在是太让人诧异了。

    “你们……”苏诗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不喜欢这种画面。

    她那个圈子里的人,都以为唐爵会是她的囊中之物,但是现在唐爵的身边却是多出了这么个女人来,甚至还是个如此的女人!

    她日后要怎么混下去?

    要是这事被传出去了,她苏诗琴还如何在这意大利立足!

    “苏小姐,我想我家还真是装不下你这尊大佛,所以你还是请吧。”溪小沫直接看向苏诗琴,将对唐爵的不满,全部都发泄到了苏诗琴身上。

    “你当你是什么人!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苏诗琴顿时一怒,扬声道。

    溪小沫顿时一惊,好似被苏诗琴这话给吓着了一样。

    她瞪着那双大大的眼睛,澄澈的眸子里面浸着一丝疑惑,她看向唐爵,惊声问道:

    “爵,难道你不是我的爱人吗?你不是我的丈夫吗?”

    唐爵自然是知道自己宝贝的脾性的,他也喜欢配合她继续玩儿下去,“自然都是的。”

    “那既然都是,那你名下的一切,是不是也都是我的?”溪小沫继续问。

    唐爵点头,“都是你的。”这是真话,他名下所有的一切,都是溪小沫的。

    溪小沫顿时长吁了口气,随后方才笑盈盈的看向一脸菜色的苏诗琴,“你看,我家爵都说了,他名下的一切都是我的,那我现在自然是这里的女主人了,我不喜欢别人,还不能赶别人走了是吗?”

    这里面的别人,说的自然就是她苏诗琴了。

    “唐爵!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苏诗琴突然看向唐爵,那双美目中噙着一丝泪光,“你明明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你明明知道,我想要嫁给你的,你为什么……”

    “嘿!还真是奇了!”溪小沫突然拍手道,“你喜欢他,他就一定要娶你吗?你想要嫁给他,他就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吗?你这人还真是好不知耻啊。”后面那话说的好不鄙夷。

    苏诗琴身子顿时一僵,她看向溪小沫的眼睛中简直要冒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一定会找机会杀了她!

    “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你苏家是承受不起这个后果的。”唐爵突然悠然的开口,那嗓音中甚至还带着丝丝凉意。

    苏诗琴的面色倏地变得惨白,她,她明明还什么都没说,他怎么就知道……

    安东尼却是满脸趣味的看着溪小沫,他对她还真是有那么点感兴趣了。

    溪小沫在听到唐爵说的话时,微微抬眸,瞟了唐爵一眼后,随后便整个人都靠在了唐爵的怀里,神色悠然到不行不行的。

    她慵懒的靠在唐爵的身上,就连眸中都透着一丝清凉之意。

    “就凭她还想要对付我?”讥讽的嘲笑毫不掩饰,“爵,你还真是够小看我的。”

    唐爵微怔,随后便笑出了声来,“是,是我不对。”

    溪小沫随后又哼了一声,“才不是你不对,是你太过于担心我了而已,这种事情我自己也是可以解决的很好的。”

    就算是这个苏诗琴想要在暗中下手,那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能力了。

    安东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总感觉这个溪小沫似乎在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就好似,她周围的气压瞬间就低了不少,甚至就连空气中,也都带上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安东尼身子顿时一凛,这个溪小沫果然不简单。

    如若真的只是寻常人的话,怎么会有如此气势?

    距离溪小沫最远的安东尼都感觉到了溪小沫身上的肃杀之气,苏诗琴怎么会没有感觉到?

    只是她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那肃杀之气到底是从溪小沫身上散发出来的,还是在唐爵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想苏小姐,您也不想让你日后的日子不好过吧?”溪小沫淡淡的看着苏诗琴,“我这个人呢,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平日里看起来迷迷糊糊的,很多事情都不怎么在意,当然,除了我家爵外,我很少会有在意的东西,所以千万不要碰触我的底线。”

    “我这个人吧,刚刚认识我的人都会以为我特别好欺负,特别好糊弄,但是我告诉你哦,这些都不过是表象而已,实际上,可不是这样子的。”溪小沫笑,“我的脾气很好,只要不碰触到我底线,只要你不激怒我,我的脾气会一直好下去。但是如若有谁不长眼,非得要看看我的脾气到底有多好的话,那么还真就抱歉了,你不死也得残了。”

    “……你……”苏诗琴竟然哑声了,一时之间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啊……我在这里面说的“你”,可不是在说你,苏诗琴,你千万不要对号入座,我现在的脾气还算好,至少,还没有动杀念。”溪小沫冲着苏诗琴笑,那双笑眼中还带着满满的真诚。

    而此时的苏诗琴却是遍体身寒,动弹不得分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