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第270章 你把婚离了吧

    程牧阳和溪芸嫣在一起的消息,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便传入了江老爷子的耳中。

    程牧阳对溪芸嫣炽烈的感情,当初可是轰动了整个帝都。

    但是独独就是溪芸嫣自己不知道,否则当年,她也就不会选择他江家了。

    江老爷子叹息,对溪芸嫣和溪小沫这两人,他终究是怀着愧疚之情的。

    如若当年不是因为宋洁那个低贱的人,他江家现在如何能走到现在这地步?

    看着坐在沙发上沉默不已的江印哲,江老爷子也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喝茶。

    “爸,我……我现在该怎么办?”江印哲有些无助的看着江老爷子。

    江老爷子冷哼,“怎么办?你当初都干嘛去了?现在知道来问我怎么办了?”现在他可是一说到江印哲,就烦心的要命。

    “当年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我现在只想,只想让她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江印哲低声说着。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可以的,可以遗忘那个女人。

    但是当他重新见到她后,他方才发觉,他是无法欺骗自己下去的。

    他骗不了自己,他放不下她,他……他竟然还是如此的深爱着她。

    “重新回到你身边?”江老爷子不是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因为他这想法太天真了。

    如若芸嫣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的话,或许江印哲的这想法不是不可能实现,但是芸嫣那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原谅一个背叛过自己的男人?

    不管江印哲当初是什么原因和宋洁那个女人滚到了一起,但是他们现在终究是有了两个孩子,宋洁甚至还被江印哲养在身边,单单就是这些,芸嫣就不可能重新回到他身边。

    程牧阳为了她,等了几十年,而在这几十年中,他的身边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身影,就连一个绯闻都没有。

    单单只是因为他害怕断了自己所有的路。

    他为了和溪芸嫣在一起,做了太多,而这些是常人都做不到的。

    “印哲,不是我说你,该放下的时候就该放下了,千万不要试图将之紧握在手里,没用的。”江老爷子长叹,“现在,那孩子的心已经不在你的身上了,你不管做什么,都已经没用了。”

    江印哲紧抿双唇,“我不甘心。”

    “你有什么好不甘心的?你现在儿女双全,事业有成,身边有多少女人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你有什么好不甘心的?”江老爷子冷哼道,“皓皓那孩子曾经问过我,芸嫣会不会重新回到江家,我说不可能,因为江家之于她,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她何必要回来呢?”

    是啊,江家之于她来说,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甚至就连他这个所谓的丈夫,也都是什么都不是了。

    他现在虽然还没有和溪芸嫣离婚,但是现在整个帝都的人都以为,那个宋洁才是江家的夫人,他们甚至都忘记了溪芸嫣这个人。

    没有人知道,他没有和溪芸嫣离婚。

    没有人知道,他找了溪芸嫣好几年,这些日子里,他一直都在找,一直一直都在找,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

    但是现在她回来了,却是用那种漠视一切的态度看着他。

    他知道,她对他没有任何情感了。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双手紧握成拳,江印哲不断的深吸着,“我……爸,你去帮我说说好不好,就说我还想……”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死心?你这样做事没用的你知不知道?”江老爷子厉声道,“而且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芸嫣和小沫都会开心,不用一回到这里就想到被你背叛的事情。”

    江印哲一时之间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可是爸,我这样会……”

    “你会什么?你只是如同你说的不甘心一样,就算你现在对芸嫣还有感情,但是即便是如此又能怎样?她现在不喜欢你。”江老爷子怎么会不想让溪芸嫣母女回到江家呢?

    他很喜欢溪小沫那孩子,但是那孩子却一点都不喜欢他们,甚至还给自己找了个爹……

    想到这里,江老爷子就忍不住苦笑。

    “你过两天去找芸嫣,去民政局把婚给离了吧。”江老爷子顿时叹息,长叹道,“不,就明天吧,拖着也不是个事儿。”

    江印哲猛然坐直了身子,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江老爷子,“爸!”

    “现在别叫我,叫我也没用,这婚必须得离!”江老爷子冷声道,“你就算是一辈子不离婚,就这么拖着,有什么用?你禁锢不了她的,你这样只会束缚你自己。”

    江印哲紧抿双唇,而那双眸子中浸着的痛苦,江老爷子也是看的一清二楚。

    “我知道你现在痛苦,但是你不这样做,你会一辈子都痛苦下去。”

    “她……小沫她说,她没有我这个爸爸。”这话,江印哲一直都没有和江老爷子说,“她说,她不需要什么江家人,甚至不在乎……”

    江老爷子的面上划过一丝黯淡来,唇角上却是带着一丝笑意来,“就算她不承认也没关心,她身上流着的终究是我江家的血。”

    是啊,不管她承认与否,她身上流着的都是他江家的骨血……

    但是即便是如此,又有何用……?

    ……

    溪小沫从考场里出来后,便直接朝着校门口跑去了,只是跑到一半的时候,被王文君一把给拽住了。

    “我说你怎么回事,说好的考完试聚餐的事情,难道你给忘记了吗?”

    溪小沫顿时一愣,随后看向王文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嘿嘿直笑。

    “那什么,我不小心给忘记了。”

    “忘记了?你有脑子吗?”王文君冷哼,“走吧,我想老大她们都已经等着了。”

    说着,王文君伸手就要去拉溪小沫。

    溪小沫却是快速的闪身,不好意思的对王文君笑着,“烤猪实在是抱歉,你一会儿去帮我说说,我现在要马上回去,爵会在家里等着我呢。”

    王文君挑眉,“等你庆祝吗?”

    溪小沫摇头,“不知道,不过爵有说让我快点。反正我就先走了,等我回来了再请你们吃饭。”

    说完,溪小沫头也不回的,转身就给跑了。

    而此时的王文君还有些好奇。

    回来再请客吃饭?这菇凉去要去哪儿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