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第265章 老公……不正常?

    溪小沫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准确的来说,她是被饿醒的。

    溪小沫刚想动,便发现自己的腰间还环着一条胳膊。

    “爵,你松开,我想喝水。”溪小沫迷迷糊糊的喊着。

    唐爵似乎是没听到,反而将她抱得更近了,甚至就连身后的身子都不断的她靠近了过来。

    溪小沫的小脸微微皱起,“快松开啦,你抱得太紧了。”她就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不松。”唐爵的声音在她耳际响起。

    溪小沫这想在他怀里翻身都做不到,天知道他到底抱的有多紧。

    “我很难受。”溪小沫无奈。

    一听到这个,唐爵好歹是松开了一点,只是终究还是没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

    “老婆……”唐爵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喑哑的充满了磁性。

    “嗯?”刚想要起来的溪小沫微微侧头,想要去看他。

    唐爵却是将整张脸都埋入了她的肩窝里,甚至还深吸了口气。

    “老婆我爱你。”闷闷的嗓音中满满的都是爱意。

    溪小沫心底无奈,嘴上却是说着,“怎么了?我知道你爱我啊,我也很爱你啊,你先松开我行不行?”她觉得自己的口都快要干死了。

    “不。”唐爵前所未有的开始泛起了倔来。

    溪小沫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拿唐爵如何是好了。

    “我只是去喝水,一会儿就回来了。”溪小沫柔声的和唐爵说着,甚至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味道。

    唐爵却是抱紧了她,依旧深埋在她的肩窝里。

    “我不信你。”他不信她,“你要是走了,就不回来了。”

    她要是离开了这里,她就不会回来了。

    等那时候,他要等好长时间,等的连他自己都快要绝望的时候,她才会出现。

    听着他犹如低喃般的声音,溪小沫眉头一拧,甚至莫名的,感到心底一疼。

    “爵,我不走,我会回来的。”溪小沫说着就想要翻身过去看他,但是她腰间的那双胳膊实在是太紧了,她挣脱不开,甚至是动弹不得分毫。

    “你哪里都别想去。”唐爵的声音闷闷的,但是这声音中却是浸满了坚决的意思。

    溪小沫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甚至都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不是清醒的。

    “我……”只是想要喝水而已。

    难道想要喝水,也是错的吗?

    “老婆,说你爱我,说你很爱很爱我。”

    要是溪小沫到现在还没察觉出唐爵的不对来的话,那简直就是天理难容了。

    溪小沫努力的从唐爵的怀里挣开,然后翻过身,略带焦急的看向唐爵。

    “爵,你怎么了?”溪小沫这话问的小心翼翼的,甚至都不敢大声叫他。

    唐爵的眼眸微闭,溪小沫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

    唐爵却是回答她,“没事,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没事。”

    溪小沫的手在唐爵眼前晃了晃,却是被唐爵蓦地抓住她的手腕,甚至无奈的说她:

    “不要闹。”说着,伸手就要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溪小沫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爵现在到底是不是梦游啊?还是在说梦话?

    “你要是再乱动的话,我不保证我不会直接要了你。”嗓音微微低沉下来,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威胁的意思。

    溪小沫顿时就不敢动了,她老老实实的靠着他,心底更是百分百的确定,现在的唐爵是不正常的。

    也就在溪小沫胡思乱想去期间,原本紧抱着她的唐爵蓦地松手,他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怔然的看着溪小沫。

    “怎么了?”溪小沫抬头看他。

    唐爵看着她,似乎是在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什么,片刻之后,他方才头疼的捏捏自己的鼻梁骨。

    “宝贝,你刚才是不是说渴了?”

    溪小沫嗯了一声,然后点点头,表示是的。

    “乖,我马上就去给你拿。”说着,就要翻身起来给她去倒水。

    溪小沫这一下更是茫然了。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唐爵走到楼下,在厨房里倒了一杯子水后,便站在了那里,他看起来有些愣神,甚至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看来,老毛病是又开始犯了。

    唐爵摇头笑了笑,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随后方才拿着水上楼去。

    唐爵将水给溪小沫,溪小沫喝下后,很是自然的将水杯交还给了唐爵。

    将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后,唐爵便重新拥着她躺下了。

    “饿吗?”唐爵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轻声问她。

    溪小沫摇头,“不饿。”

    本来她刚刚是很饿来着,但是现在已经饿过头了,暂时还不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来。

    “那明早早点起来,给你做好吃的,今晚就先不吃了,好吗?”

    溪小沫点头。

    她很想问之前到底是怎么了,怪怪的样子,但是不知怎么的,她竟然问不出口来,好似生怕问出一些她不想知道的事情来一样。

    唐爵却是抱紧了她,“宝贝,等过一段时间,我会把我的情况都告诉你的,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告诉你。”

    “嗯好。”溪小沫就靠在他的怀里,嗓音柔和,“等你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你再告诉我就行。”

    “好。”

    溪小沫的双手自然的交叠在一切,随后整个人都缩在了唐爵的怀里,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她的睡颜,唐爵微微低头,俯身在她的额间落下一记轻吻,随后方才拥着她安然入睡。

    他不会再弄丢她了,绝不会。

    第二日一大早,溪小沫就被王文君的电话给叫走了,甚至就连唐爵准备好的早餐都没有怎么好好的吃。

    “爵,记得要想我,我先去烤猪那边临时抱佛脚去了。”说着,踮起脚就在唐爵的唇上落下一吻,“爱你。”

    “爱你。”唐爵抿唇轻笑,站在门口,看着溪小沫坐车离去。

    溪小沫刚走,一直等候在一侧的孟杰瑞微微向前一步,恭敬道:

    “少爷,那边已经把人控制住了。”

    唐爵擦拭着刚刚洗完碗的手,动作优雅贵气,眸光却如冰般寒冷。

    “人呢?”冷凝的嗓音中浸着冰寒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