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第263章 暗杀

    现在正是学生们考完试集体出来的时候。

    溪小沫和王文君挨得很近,两人并没有注意到那道身影正一步步的向她们靠近过来。

    带着棒球帽的男人的视线紧紧的落在溪小沫身上,也就在他要动手之际,几道身影顿时就冲了过来!身手利落迅速的将他制服在地!

    “夫人!您没事吧?”零号沉着脸,走到一脸愕然的溪小沫面前,焦急问道。

    溪小沫还有些莫名其妙,“我能有什么事儿?”而且就算是有事儿,也不该是她啊,应该那个被按在地上的男人吧?

    零号顿时就长吁了口气。

    只要少夫人没事儿,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不会有事儿。

    幸好他的眼睛一直都在少夫人四周看着,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事儿来呢。

    王文君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被按在地上不断挣扎的男人,随后看向零号,“那个,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围也是围上来了一群人,他们好奇的看着被按在地上的人,甚至还有些惊恐的看着零号等人。

    只是在众人听到零号叫溪小沫为少夫人后,他们顿时就释然了。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世界,你不懂啊。

    “这人,比较危险。”零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周围的人太多了,他总不能把那人带着枪的事情给说出来吧?

    溪小沫还是不明白,“他只是个人啊。”到底怎么危险了?

    零号顿时就满脸黑线了。

    爵爷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个女人做夫人!这样的女人日后可怎么进入他们的组织!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被手下的那群兄弟们给认可?

    零号心底不断吐槽的时候,王文君已经替他回答了。

    “我觉得,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来问了。”王文君淡淡的说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爵爷身边的人吧?他既然会出手,就证明那个男人有问题,所以说,你也别纠结了。”

    溪小沫哦了一声,随后还真是什么都没有问了。

    既然零号说那人有问题,那么那人自然就是有问题了。

    “那我们就先走啦?”溪小沫开始询问零号。

    零号点头,随后对身后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连忙在溪小沫身后护着。

    以防这人有什么同党,那可就真不怎么美好了。

    直到溪小沫的车离开了A大,零号的人方才将那男人给拽起来,零号走到那人面前,一把拿下那人的帽子,唇角上带着一丝冷意。

    “敢在这里动手?够真是够有胆子的。”零号的声音很冷,就在众人惊奇的视线下,他挥手,“将人带走。”

    “喂!你们不能这样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可是犯法的!”A大的学生突然喊道。

    周围的恩人都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那个喊话的男生。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和谁作对啊?

    零号却是淡淡的看着那人,“犯法吗?我不过是想要请他到咖啡厅里,好好的和我们聊聊人生理想而已。”音落,零号转身带着人就走了。

    而那那个和零号说话的男生却是整个的都愣在了原地。

    刚才那个男人的目光,好冷。

    甚至里面还浸满了杀意。

    如若他没有感觉错的话,那应该是杀气。

    而此时的车内,溪小沫还是有些疑惑。

    “刚才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问题啊?”溪小沫问的是司机小余。

    “夫人,刚才那人的手上有枪。”司机恭敬的说着。

    溪小沫顿时就给惊了,“为什么我没有看到?”

    王文君差点儿没有给溪小沫一巴掌,“你要是看到了的话,那人还玩儿什么暗杀?”

    溪小沫这下子更是惊悚了,“那个人要杀我?他为什么要杀我?我又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的人多了去了,但是那些人为什么不是绑架你,就是想要杀你的?”王文君叹息,“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家爵爷太招人了,你知不知道?”

    “这也不是他的错啊,谁让他那么优秀呢?”溪小沫说道唐爵就开始嘿嘿直笑,那表情简直不能再开心了。

    王文君摇头叹息,“我每次都总是怀疑。”

    “怀疑什么?”

    “爵爷到底是不是眼瞎了,才会看上你这么个白痴。”

    溪小沫顿时就怒了!

    “我告诉你,你可以侮辱我的长相,但是绝对不能侮辱我智商!”

    “我有侮辱你智商吗?”王文君冷哼,“你这会所的好像你有智商一样。”

    溪小沫气的牙痒痒,也就在她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车却是缓缓地停了下来,王文君该下车了。

    “你还是想想,之后回去要怎么和你家爵爷交代吧,好走,不送。”音落,抬手便见车门给关上了。

    溪小沫简直哼哼不已,甚至想要磨牙咬人了,奈何现在人都给下车了,她想咬也咬不了。

    ……

    同一时间。

    铁门砰的一声响起,随后来人将之前那个带着棒球帽的男人直接给扔了进去。

    男人发出一声闷哼来,神情看起来有些痛苦。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零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意,“不说也没关系,这房间里的所有刑具,我们都可以一一在你身上试试,到最后的时候,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挺的过去……啊对了,你千万可以放心,我们不会要了你的命的。”

    “是啊,我们只会让你生不如死。”另外一边响起一道似乎很是兴奋的声音来,“我这边已经很久没有实验体了,你真的是我的福星!”

    “你可以了啊,千万不要把人玩儿死了,否则到时候我们也不好交差。”零号拍拍那个看起来极为疯狂的人,笑道。

    那个人身穿一身白大褂,看起来像是医生的样子,实际上他在唐爵的手上,却是个标准的科学疯子,在他的手上可是出了不少好东西的。

    人们都叫他医怪,因为医怪他不仅仅只是个科学疯子,更是个医学上的疯子,在他的手上,任何奇迹都有可能会发生。

    医怪手上拿着一个巨型的针筒,蓬头垢面的他一步步走向那男人,声音有些苍老,“来,不要怕,只要打一针,打一针就会让你醉生梦死,来……”

    男人不断后退,紧抿双唇,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最后,整个囚室内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叫声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