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第258章 缺少老公爱啊

    程牧阳登时就坐直了身子,就连背脊都是僵硬的。

    “溪小沫,你来告诉我,你什么时候缺少父爱了!”溪芸嫣深吸了口气,好歹还是很有涵养的,没有暴怒。

    溪小沫抿唇,有些怕怕的看着溪芸嫣,“虽然我不缺少父爱,但是你缺少老公爱啊!”

    这话说的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缺少老公爱?”溪芸嫣顿时就有些无语了,甚至觉得自家闺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奇葩了。

    溪小沫狠狠的点点头,“对啊,你看吧,日后我和爵在一起了,等我们以后有孩子了,那岂不是显得你会更加寂寞,更加难受啊?所以我觉得,还是给你找个老伴比较好。”

    溪芸嫣的眼角跳动的更加厉害了,“给我找老伴?”

    溪小沫狠狠的点头,“是啊是啊,你看看程叔人很好的,你也认识程叔的不是吗?”

    溪小沫现在都恨不得直接开始推销了。

    溪芸嫣的视线这才落在程牧阳身上,程牧阳看起来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程牧阳身后的苏墨心底却是连连叹息,这程总到底为什么会紧张成这样啊哟喂!

    不过就是一个类似于相亲的存在而已,只不过是那个相亲的对象是他想了许久的女人罢了,至于这么紧张吗?

    他好歹是承运的老总啊哟喂!好歹也是商界知名的程牧阳!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到底会多砸自己的招牌啊哟喂!

    苏墨在心底连连吐槽,但是在如此情况下,他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说的。

    先不说现在溪芸嫣身上那慑人的气息,就说程总现在的情绪,他要是说出什么个不是来,天知道他遇到的情况会是什么。

    溪芸嫣淡淡的看着程牧阳,眸中的情绪让人看不懂。

    她是认识程牧阳,还是认识了许久了。

    大概在她还没有和江印哲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已经和程牧阳很熟悉了,只是后来她和江印哲在一起后,他便很少出现在自己视线中了。

    “女王大人,程叔绝对是现在为数不多的好男人之一,你一定会喜欢程叔的。”溪小沫见溪芸嫣不说话,有些着急,“程叔到现在都没有婚娶,他没有孩子,不会让你有当人后妈的危险,也不会让人给你按上恶毒后妈的称号的。”

    唐爵微微侧头,抿唇轻笑。

    他的老婆就是如此的出其不意,通常她的想法都不在众人理解范围之内。

    “后妈?溪小沫,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担心这些东西了?”溪芸嫣的声音简直冷。

    溪小沫瞬间就开心了,“那也就是说你不介意呗?那这不就更好说了?程叔人温柔,对人和气,而且对我还很好啊,我觉得吧,有这么个爸爸也不错。”至少比那个江家的人好多了。

    “你想的还真是够多的。”溪芸嫣冷哼。

    溪小沫嘿嘿直笑,这一次可是不敢接话了。

    而此时的程牧阳更是紧张得不得了,“芸嫣,我……”

    只是他的话还没开口,溪芸嫣就已经打断了他,“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有什么话,我们可以晚点再说。”

    溪芸嫣的这话刚说完,溪小沫就拉拉着唐爵立马站起了身来,“你们慢慢说,我们可以立马退场的。”

    说着,拽着唐爵就要开始跑。

    只是两人刚刚离开座位,溪芸嫣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都给我坐好了!”

    溪小沫的身子顿时就僵住了。

    他们要是继续坐下去的话,到时候程叔还不得紧张死啊?

    他现在可是都不敢说话,甚至是说不出什么来啊!

    溪小沫看了唐爵一眼,唐爵只是对她淡笑,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甚至是有些稍稍的无能为力。

    唐爵的能耐的确是不小,但是关于这事儿,他还真是帮不了什么忙。

    “妈,程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为什么单身这么久,甚至是终身不娶,想来也也应该清楚。”唐爵握着溪小沫的手,含笑的看着溪芸嫣,“所以,有些事情,你们慢慢说吧,要不然,有些事情一辈子都说不开的。”

    溪小沫虽然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她觉得自家爵说的一定没有错的,所以她在一边配合着使劲点头。

    “对啊对啊,有什么事情都要说开嘛,不说开的话,到时候可是都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们是没事儿做了是吧?”溪芸嫣突然冷声道。

    程牧阳心底顿时一喜,他知道芸嫣这是在变相的赶人走呢。

    “幽幽,怎么会没事儿呢?我和爵有好多事情要忙的,所以你们先自己聊聊吧。”说着,溪小沫拽着唐爵就开跑。

    唐爵生怕她摔倒,连连在她身后跟着,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焦急。

    见人都走了,苏墨也是十分识相的跟着出去,到外面等去了。

    程牧阳很是紧张的不断的喝着茶水,甚至就连握着茶杯的手都有些许的颤抖。

    “很紧张?”溪芸嫣淡淡的开口问道。

    程牧阳连忙放下茶杯,“不,不紧张。”

    “在我这里,没有必要这样。”溪芸嫣叹息,“我们自小就认识,甚至可以说的上青梅竹马了。”

    程牧阳瞬间就笑了出来,“是啊,当初你可是没少在我身边撒娇啊。”

    溪芸嫣比程牧阳要小几岁,溪芸嫣当年可是比溪小沫调皮多了,自小就是女王范儿十足的丫头,但是就是这样的她,在程牧阳的身边,却是像足了个小丫头。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溪芸嫣轻咳了一声,“小沫那丫头你说的话,你不要当真,她……”

    “不,小沫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程牧阳突然道,“是我先找的小沫,问的她可不可以追你的。”

    程牧阳在说这话的时候,双手紧紧的环住茶杯,要不是那茶杯结实,想来那茶杯也就差不多可以到下面见自己的兄弟们去了。

    “所以,她才会兴冲冲的告诉我说,她给自己找了个后爹,是吗?”溪芸嫣突然就笑了起来。

    程牧阳看着溪芸嫣的笑,他深吸了口气,随后平静道:“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照顾你们母女两的机会?我,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