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233章 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溪芸嫣就在格林枫景住了下来。

    唐爵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是在一楼。

    溪芸嫣也懒得上楼上去和他们进行搀和,对唐爵的安排也没说什么。

    这几天里,溪芸嫣和唐爵暂时性的都没有什么问题,至少大的矛盾是没有,小矛盾自然是不少。

    唐爵碍于她是小沫母亲的份上,一直都是隐忍不发,甚至可以说的上是伺候着她。

    一日三餐,只要唐爵在家里,一直都是他在做,甚至就连日常的打扫也都是他做的。

    溪小沫因为眼睛还没好的原因,她一直都是被照顾人员,暂时还帮不了唐爵什么。

    这一天,溪小沫正趴在床上,准确的说是趴在唐爵的怀里,听着唐爵给她念书听。

    唐爵的声音很有磁性,他念的很慢,就好似担心她跟不上他的速度一样,他就一点点的读着,甚至还带着些许的情感色彩。

    而如此的唐爵显然不知道,此时的他在溪小沫听来到底有多滑稽。

    唐爵读的是一本短故事合集,这书是唐爵近两天里买的,他害怕溪小沫无聊,便买了这书回来,读给她听。

    溪小沫迷迷糊糊的趴在他的身上,她长叹,“爵……”出声打断了他。

    唐爵放下手中的书,嗓音轻柔,“嗯?怎么了?”

    “你说,我还要装多久啊?”溪小沫眼睛上的黑纱还没有解开,他就趴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的沉稳的心跳声,闷闷问道。

    “到你家女王大人不带你走为止吧。”唐爵同样长叹。

    溪小沫的眼睛其实在几天前就好了,只是因为溪芸嫣的原因,她一直都没有说。

    溪芸嫣现在的态度不明不白的,他们甚至抓不住她的想法。

    溪小沫就想着,自己这样做的话,看着爵对自己的好,女王大人会不会就心软了,然后就……原谅爵了。

    今天溪芸嫣有事要忙,她并不在家里,否则溪小沫也不敢说这事情了。

    “我总感觉,这样欺骗女王大人,一点都不好。”溪小沫闷闷的说着,在她的记忆里,她还没有做过欺骗女王大人的事情。

    “但是,为了我们的幸福,这是必须要做的。”唐爵沉声道,“宝贝,我不想和你分开。”准确的说是,不要和她分开。

    溪小沫双手环上他的腰间,“我也不要和你分开。”说完,就跟个傻妮一样,嘿嘿的笑了起来。

    唐爵将她往上提了提,她刚刚抬头,唐爵便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溪小沫的眼睛被蒙着,因此她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直到唇上落下湿润的一吻,她方才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

    溪小沫微怔,随后便主动迎合了上去。

    她喜欢和自己的爱人亲近,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如何的喜爱着这个男人。

    这些天里,因为碍于溪芸嫣在家的原因,他们一直都没有怎么亲热过,即便是晚上,两人就要擦枪走火的时候,也都忍了下来。

    而现在,溪芸嫣并不在家里,长久没有亲热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就烈火了这么一把。

    溪小沫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唐爵猛地一个翻身,便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溪小沫什么都看不见,她只能看到一道影子在自己眼前晃动着。

    “爵?”溪小沫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疑惑,“我和你说,现在是在家里,指不定一会儿女王大人救回来了,你不能太那什么。”

    溪小沫说到后面的时候,嗓音中可是带着满满的慎重。

    唐爵叹了一口气,他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宝贝。”嗓音低柔,甚至还带着些许的叹息。

    “嗯?”溪小沫微微侧脸,她想要更加清晰的听到唐爵在说什么。

    “你说,如果母亲不原谅我的话,我该怎么办?”

    溪小沫怎么可能会听不出唐爵此时的顾虑呢?

    她自然的握住唐爵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神色很是轻柔。

    “不会的。”溪小沫的嗓音很是柔软,“你是我的爱人啊,就算是女王大人现在不喜欢你,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但是她迟早都是会同意的嘛。”

    唐爵失笑,“我这是说,如果她要是不同意,我们该怎么办?”

    溪小沫立马摇头,“放心吧,不会的,因为我终究是她女儿不是?而且你要知道,女王大人很爱我的,她不会真的对我怎么样的。”

    溪小沫很是耐心的和唐爵说着,就好似怕唐爵不相信一样,溪小沫便继续说着: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和女王大人在一起,然后就是清溪镇上的那一家人,他们对我和女王大人很好,这一次的事情,他们也都急坏了……”溪小沫说到这里,自己也都沉默了些许,继而继续开口道,“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唐爵听到这话也是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想要说的是什么,我很感谢他们成为了你的家人,我很庆幸,你能遇到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或许……他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宝贝了。

    想到这里,唐爵不觉的收紧了双手。

    溪小沫察觉出了唐爵的不对来,她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唐爵骤然一怔。

    他似乎是突然就有些慌乱了起来,甚至有些……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

    如此的唐爵,还是第一次。

    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慌乱无措。

    但是溪小沫就好似没有察觉到一样,继而继续道,“但是我也知道,终究会有一天,你会告诉我。”

    唐爵抿唇,依旧是什么话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安静的靠在溪小沫的身上。

    “你现在这么消沉干嘛啊?我这不都没什么事儿吗?你还……”溪小沫不觉的有些失笑,“我说这些话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你也别多想,你知道吗?”

    溪小沫也不知道此时的唐爵到底是在想什么,因为此时的唐爵根本就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溪小沫无奈,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也就看不到此时唐爵到底是什么表情了。

    她刚想要伸手去摸摸唐爵有没有哭什么的时候,一道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响起,随后便响起了溪芸嫣的声音。

    “小沫,在不在屋子里?”

    瞬间,溪小沫就愣住了!也是在一瞬间,溪小沫慌乱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