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溪母说:我把她交给你

    溪芸嫣的身后跟着东方易,安宁和唐嘉易也跟过来了,而得到消息的王文君也是在第一时间里赶了过来。

    溪芸嫣伸手就去拉车门,想要让东方易将溪小沫从上面抱下来时,唐爵却是一把将她推开,面色阴冷,眸光冰寒。

    “让开!”

    随后拉开车门,小心翼翼的将躺在后座的溪小沫抱下车,连推车也没坐,直接抱着溪小沫朝着医院里就走了去。

    溪芸嫣的身子微僵,神色甚至都有些错愕。

    唐爵竟然如此——

    如此对她!

    安宁却是更急了,这芸嫣本来就不待见阿爵,阿爵还这么对她出手,这她要是……她要是真的要带着小沫走的话,可如何是好?

    “溪夫人,阿爵他现在也是着急了,他并没有别的意思的,你……你别生气。”安宁忍着心底的怒火,小心翼翼的看着溪芸嫣。

    要不是为了阿爵和小沫两人的幸福,她哪里需要做到这一步?

    溪芸嫣却是冷哼出声,转身就去追唐爵了。

    除了唐爵外,并没有人知道溪小沫此时的情况。

    因为他们一看到溪小沫时,她就被唐爵用衣服给遮盖起来了。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溪小沫此时不过是在睡觉,他们看到唐爵那般着急的神色和动作,便自发的认为,溪小沫受伤不轻。

    东方易的眉头紧拧在一起,他现在看起来很是着急,虽然面部上没有任何反应,但是他已经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

    溪芸嫣很是着急,她紧紧的跟在唐爵的身后,大概是因为过度紧张的原因,她不小心绊着了自己,如若不是东方易眼疾手快的话,她大概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她是真的很担心小沫,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她那双紧握成拳的拳头,已经是青紫一片,她对自己到底得多心狠?

    王文君一直都在一边看着,她是很想上去帮忙,但是她发现,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是她能帮上忙的。

    王文君的视线刚从溪芸嫣的身上移开,便看到李穆尔一脸着急的小跑了过来。

    “嫂子现在怎么样?”李穆尔这话问的是王文君。

    王文君拧眉,“你不是跟着人一块儿回来的吗?怎么你也不知道?”

    “老大一把人抱出来就这样了,我问他什么话,他都不说,你觉得,我能够知道什么?”李穆尔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要死。

    王文君眉头微蹙,“小沫子……受伤很厉害吗?”声音压得很低。

    否则的话,爵爷怎么会如此紧张?

    “我不知道。”李穆尔摇头。

    王文君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你能知道什么?”

    李穆尔一把抱住王文君,长叹道,“我知道,我得要好好的保护我的丫头,让我的丫头无忧无虑。”

    很是煽情的一句话,但是在王文君耳朵里可不是这样。

    她连忙推开李穆尔,着急到不行不行的,“你快给我松开手!这里是医院,你当这里是给你谈情说爱的吗?”

    李穆尔哪里肯松手啊,他依旧紧紧的抱着她,“你不知道,我有庆幸。”

    王文君一怔,“什么?”

    “老大出来的时候,他就给我说一句话。”

    “什么话?”王文君继续问着。

    “他说:幸好,她还在。”李穆尔低声说着。

    天知道,在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心情。

    天知道他那时候恨不得想要转回去,将那群已经死了的人,再杀上那么几遍。

    自然,这是李穆尔先生自我脑补过度,他自动消化那句话的意思就是。

    幸好,她还在,幸好,她还没死。

    那么,意思不就是差不多快要死了吗?

    在李穆尔的心中,溪小沫就是受了很严重的伤,甚至很有可能会危及到性命的那种。

    王文君也是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爵爷,那话是什么……意思?”

    她突然想到唐爵下车时那冷寒的气场,冰冷的态度,他……

    他那时候是在害怕吧?

    她想象不出来,要是小沫子真的出点什么事情的话,爵爷会成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李穆尔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丫头,“所以丫头,你都要好好的知道吗?一定要好好的。”

    王文君嗯了一声,反手抱住他,“放心,小沫子很坚强的,她很厉害,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柔弱,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两人就如此相拥着,也不顾及走廊中人来人往的众人。

    周围路过的人们都会对他们报以善意的微笑,随后淡定的离开。

    而此时治疗室外面的溪芸嫣等人的神色却不是太好了。

    唐爵在将人抱进去后,医护人员就走了出来,让他们不得入内。

    “抱歉,请在外面等候。”护士在说完这话后,转身就重新进去了。

    安宁紧紧的抓着唐嘉易的手,“老唐,小沫不会出事的,是不是?”

    “不会的,放心吧。”唐嘉易同样紧握着安宁的手。

    小沫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的话,阿爵就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了。

    溪芸嫣却是沉静的坐在走廊上的凉椅上,视线紧紧的落在治疗室的门口上,双手紧握在一起,嘴唇紧抿。

    从踏入医院开始,她便没再说过一句话。

    东方易叹息,紧挨着溪芸嫣坐了下来。

    “伯母,放心吧。”唐嘉易小声说着。

    溪芸嫣自然是放心的。

    她当然知道小沫没有什么大事,否则的话,唐爵现在不疯才怪。

    她现在只是在纠结,唐爵和小沫之间的事情。

    小沫才和唐爵在一起多久?这唐爵刚刚答应她多久?结果小沫这边就出事了。

    “伯母,有些事情,该断则断,不断则乱。”东方易在一边轻声说着。

    溪芸嫣蓦地抬头,视线清冷的落在东方易身上。

    那双好似能洞悉一切的眸子淡淡的看着他,最后溪芸嫣轻声道,“你还是喜欢着她,是吗?”

    东方易一怔,随后便笑了起来,“是,我喜欢她,一直,一直都喜欢着。”

    “爱吗?”溪芸嫣继续问着。

    “爱。”东方易没有任何犹豫。

    “那……如果我把她交给你,你能保证,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吗?”

    “能!”东方易的眸中浮现起一抹坚定的笑意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