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220章 女王大人打了唐爵!

    溪芸嫣的突然出现让众人都是一怔,安宁和唐嘉易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那个美丽的女人。

    时间的岁月就好似从未在她身上出现过一样,一如既往的美丽动人。

    东方易立马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他快步走到溪芸嫣身边,低声道,“伯母。”

    溪芸嫣却是没给他一点好脸色看,“你给我滚一边儿去!我当初给你说了什么?让你好好的看着小沫,不要让她和姓唐的走到一块儿,结果呢!”

    东方易的面色微变,那张温润的面孔也有些龟裂。

    安宁和唐嘉易听到这话神色都不是特别好。

    他们一直都知道溪芸嫣不怎么待见他唐家,但是好歹也不要当着他们的面这么说啊。

    “伯母对不起,是我的错。”东方易没说任何反驳的话,直接承认错误。

    在溪芸嫣这里,没有理由,只有结果。

    唐爵也在这时站起了身来,他缓步走到溪芸嫣面前,刚欲开口,溪芸嫣已经抬手——

    朝着唐爵的脸颊——

    直接扇了过去!

    啪——

    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唐爵的脸颊上!

    安宁心底顿时一紧!

    但是即便是如此,也没有人上前一步。

    这事情,必须让唐爵亲自解决,否则,到时候还不知道溪芸嫣会怎么闹呢。

    “唐爵!这就是我把我的宝贝交给你的后果吗?”溪芸嫣的掌心发麻,眸光却是冰冷的落在唐爵的身上。

    唐爵的脸颊火辣辣的,但是他却是没有移动一步,他依旧站在原地,眸光坚定的落在溪芸嫣身上。

    “对不起。”

    啪——

    又是一巴掌!

    “对不起!”唐爵继续沉声说道。

    啪——

    溪芸嫣就好似压抑了许久一般,巴掌一个接一个的落在唐爵的脸上!

    唐爵是谁?他从小到大,除了溪小沫外,谁敢对他动手?即便是唐老爷子和唐嘉易,他们也不敢真对唐爵动手。

    但是这溪芸嫣不仅打了一次,还一次又一次!

    “唐爵,我——”溪芸嫣的话还没说完,唐爵已经先弯下了身子去。

    “对不起!”唐爵深吸了口气,“妈,请原谅我,我——”

    “住嘴!”溪芸嫣冷声道,眸光冰冷冷的落在他的身上,“唐爵,人在你的地盘上丢了,你是****的吗!”

    唐爵无法反驳,人的确是在他的地盘上丢的,他……反驳不了。

    即便是她不是在他的地盘上丢的,他也没保护好他的宝贝,他愿意承受来自溪芸嫣的怒火。

    “现在,有没有消息。”溪芸嫣沉声问道。

    唐爵抿唇,不语。

    溪芸嫣所有的涵养早在得知溪小沫失踪后,消失殆尽。

    然而,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以他们的关系网,竟然还没有小沫的消息!

    “芸嫣!”安宁连忙上前,“芸嫣,你先不要着急,我们都知道你的心情,但是……”

    溪芸嫣冰冷的视线蓦地落在安宁身上,“我认识你吗?”音落,将自己的手从安宁的手中抽了出来。

    唐嘉易的面色顿时一变,他走上前,一把将安宁护在自己的怀里,眸光微冷的落在溪芸嫣的身上。

    “我们并不欠你什么。”唐嘉易微冷道。

    溪芸嫣讥讽的勾了勾唇角,“你们当然不欠我什么,我们本就不认识,何来相欠?”

    溪芸嫣的话无疑犹如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众人脸上。

    溪芸嫣重新将视线转移到唐爵身上,“唐爵,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

    唐爵的面色在倏然间一变。

    “我……”

    “离婚协议书我过两天会让人带过来,上面的字是签好了的,等小沫找回来后,你休想再见她一面!”

    “溪芸嫣!”安宁蓦地大喊出声,“这不是你能决定的!决定权在小沫的手里,你——”

    “唐爵连最根本的保护都没法给她,他凭什么和小沫在一起?”溪芸嫣冷冷道,她没有丝毫动怒,甚至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东方易却是在一边不曾言语过一句,只是他的唇角上却是渐渐的浮现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来。

    而一直都坐在角落里的程牧阳更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那双眸子久久的落在溪芸嫣身上,不曾移动过分毫。

    “阿爵!你到是快说句话啊!”安宁急了。

    唐爵却是坐在一侧,头颅微垂,脸颊红肿,面色有些苍白……

    溪芸嫣也是冷寒的看了唐爵一眼后,便什么话都不在说了。

    “伯母,放心吧,小沫会没事的。”东方易在这时走上前,淡声对溪芸嫣说道。

    “这需要你说?”溪芸嫣冷哼,“她绝不可能会出事!”

    唐爵霍地起身,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快步朝着门外走去。

    孟杰瑞什么话都没说,快步跟上唐爵的步子。

    “少爷,您赶紧冰敷一下吧,您的脸已经肿了。”一上车,万能的孟特助拿出一包冰块来,递到唐爵手上。

    唐爵淡漠的接过来,放在已经红肿不堪的脸颊上,“去D街。”

    孟杰瑞微愣,去D街?

    刀疤那边并没有消息不是吗?现在过去,有什么用?

    孟杰瑞虽然是完全不懂,但是也不敢多问一句。

    少爷此时身上的气场,可不是随便可以让人触碰的。

    而孟杰瑞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车刚刚在D街停下来,刀疤便已经等在那里了。

    “爷,地点已经查到了,但是我们并不确定,那地方到底是不是……”刀疤的话还没说完,便自动消音了。

    地点?什么地点?

    孟杰瑞是一头雾水,却是不敢多问一句。

    “带路。”唐爵冷凝的扔出这句话来。

    刀疤不敢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上前面的那辆车去了。

    ……

    规规矩矩的敲门声响起。

    随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进来。”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一道身影进入了房间,那嗓音中带着一丝恐慌和不安。

    “主子,唐爵的人,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那声音中浸着淡淡的不悦。

    那人顿感浑身冷汗直冒,“他们似乎是发现了我们的地方。”

    “似乎?”那声音愈发的冷了下来。

    “不,是已经发现了。”那人在说完这话后,就差没有当场跪下来了。

    “是吗?”那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既然发现了,那么……不送他点礼物,似乎不太好。”

    而那人唇角上的笑意却是让那下属浑身战栗不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