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想死?我成全你!

    砰——

    刀疤等人倏地一惊。

    众人震惊的看着突然暴起,一把掐住柳丝丝脖子的唐爵,他身上戾气极重,眸中的暴怒让刀疤都不禁向后微微退了一步。

    “你做了什么!”低沉的嗓音中浸满了危险。

    柳丝丝面色惨白,唇角上却是带着一丝笑,“我会让你体会到失去所爱的滋味。”

    柳丝丝早就在暗中埋伏好人了,她在对溪小沫下手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唐爵给抓起来。

    唐爵手下猛地收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

    柳丝丝依旧笑着,那双眸子却是紧紧的落在唐爵身上,“最后一次机会?你想杀了我吗?啊……杀吧,杀了我,你到时候会连她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你想吓唬我?”唐爵冰冷的勾起唇角,“柳丝丝,你还没有资格吓唬我!”

    “没关系,只要她死了,我就赢了。”柳丝丝说话有些困难,面色也是愈发的难看起来。

    而,也就在这时,孟杰瑞一脸冷沉的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手机。

    “少爷,出事了。”孟杰瑞的神情并不好,甚至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味道。

    砰——

    柳丝丝被瞬间甩了出去!

    “说。”唐爵面色阴冷。

    “少夫人她……出事了。”孟杰瑞说完这话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头颅微垂,视线一直都是落在地面上的。

    刀疤也是在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唐爵二话没说,阔步走到被摔在地上,疼痛不已的柳丝丝面前,他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眸光阴冷。

    “你要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犹如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声音让柳丝丝身子不觉一颤,但是她的眸中却是带着满满的笑意。

    “害怕了是吗?唐爵,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害怕了?”

    柳丝丝笑的张狂,“你求我啊,只要你求我,我就可以告诉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只要你现在,跪在我面前,告诉我说,你错了,我马上就让人放了溪小沫。”

    孟杰瑞的眸子在瞬间冰寒。

    就连刀疤的眸子中都含有了一丝杀气。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然而,也就在唐爵刚要开口时,柳丝丝却蓦地笑道,“但是唐爵,即便是你现在就跪在我面前告诉我说你错了,我也不会放了她!那个贱人,我会让她品尝到我的痛苦!我会将我身上所有的痛苦,都放在她的身上!我会让你们这些对不起我的人,一个个的全部都受到该有的惩罚!”

    唐爵身上的低气压愈发的浓厚起来,刀疤和孟杰瑞等人不住的往后退,表情上看起来或多或少都是带有紧张。

    “柳丝丝,你以为,我手撒花姑娘现在就没有你的把柄了,是吗?你以为,你把你柳家人都杀干净了,我就没法对你下手了,是吗?”唐爵一字一顿的说着,而那双犹如毒蛇般的眸子也紧紧的落在她的身上。

    柳丝丝哈哈的大笑着,她摸着自己布满伤痕的面孔,愤然的笑着。

    “唐爵!如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你和那个贱人,我柳家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所以,你们都应该死,全部的人,都该死!”

    柳丝丝一直都是喜欢着唐爵的,从小打到,从未变过。

    但是因为那个突然跑出来的溪小沫,打碎了她所有的希望。

    她不仅失去了自己的爱情,还失去了自己的家人。

    她……亲手杀死了她的至亲!

    如此的仇恨,她怎么可能会放溪小沫?

    没关系,即便是唐爵杀了她,也有溪小沫给她陪葬,多好!

    现在,只要能让唐爵痛苦,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反正她现在已经无牵无挂了,她身上再无任何缺点。

    孟杰瑞在一边却是很着急,“少爷,那边的人说,只要我们放了柳丝丝,他们就会将少夫人完好无损的送回到我们身边。”

    那边的人是用的溪小沫的手机打过来的,而他们也是在说了地址之后,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唐爵蓦地松手,“带着柳丝丝走!”

    音落,连外套也没拿,直接朝着店外就走了去。

    刀疤等人连忙跟上,而柳丝丝自然也是被他们带上的。

    然而,柳丝丝在听到孟杰瑞的话时,却是整个都愣住了。

    她……她根本就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俄

    她当初只说过,如若发现她失踪不见了,就立马去A大堵溪小沫,并且在暗中绑了她,并且,要了她的命!

    她从未说过,让他们用溪小沫换回她。

    ……

    另外一边,溪小沫正被关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

    这房间又小又黑暗,完全看不出来这里面是什么构造,这里面甚至看不到丝毫亮光。

    溪小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在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里了。

    她只记得,她今天刚进入A大,就遇到了个小学弟向她问路,最后她还出于好心,给那位小学弟带路,但是紧接着,后面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再然后,她就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醒了过来。

    手机不在身上,她甚至不知道现在是黑夜还是白天。

    “喂,有人吗?”溪小沫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冲什么地方喊着。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寂静一片,没有任何声音。

    溪小沫尽量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她双手抱膝,身子微微蜷缩。

    天知道,溪小沫最怕的就是黑暗,再然后就是打雷。

    “有没有人!”溪小沫闭着眼睛,继续的喊着。

    可是回答她的依旧是一片寂静。

    渐渐地,溪小沫便什么也不说了,她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心里一遍遍的想着唐爵,甚至不断的在叫他的名字。

    她是不是又被人绑架了?她又遇到危险了,是吗?

    “你是在哭吗?”一道沙哑到不像话的声音蓦地响起。

    溪小沫顿时一惊,身子不觉得颤抖了一下。

    溪小沫紧咬下唇,她刚才似乎是产生幻听了?

    “你有没有在哭?”那声音继续响起。

    “我,我没有。”溪小沫有些颤巍巍的回答着,“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是……人吗?”

    那人也是一愣,随后,他幽幽说道,“我自然是人,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

    溪小沫顿时一愣,“什么……”意思?

    那道声音继续响起,“因为,进了这里,就别再想出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