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第211章 爵爷说:最怕你不爱我

    “还不都是怪你。”溪小沫在这时还忍不住控诉他。

    唐爵挑眉,心底却是一阵好笑,“好好,都怪我。”

    “本来就怪你。”溪小沫哼哼。

    “就是,谁怪我脑袋太硬,让想要欺负我的老婆大人受伤了呢?”唐爵忍笑,一脸严肃的说道。

    溪小沫瞬间就反应过来,唐爵这是在拐着弯儿说她呢。

    “你给我松开。”溪小沫看着他,不乐意了。

    唐爵装傻,“松开什么?是太热了让我给你松松衣服是吗?”说着,唐爵便伸手去解溪小沫衣服上的扣子。

    溪小沫抬手就将他的手给拍开了,随后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给我让开。”

    唐爵哪里肯让开啊,他抱紧她,耍赖,“不要。”

    “唐爵!”溪小沫这一次是有点火了。

    唐爵却是依旧笑盈盈的看着她,“老婆大人有什么指示?”

    溪小沫瞬间就无奈了,她现在完全找不出有什么可以对付他的办法来。

    她现在开始怀疑,昨夜里那个蛇精病一样的男人,到底有没有出现过了。

    简直,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啊是了,一想到昨夜唐爵的模样,溪小沫也不对唐爵横眉冷对了,她严肃的看着他。

    唐爵被溪小沫看到有些瘆人,“怎么了这是?”

    “爵,你能不能回答我,你昨晚想到了什么?还是说,你害怕什么?”

    唐爵一愣,随即便笑了出来。

    “这世上,有什么能让我唐爵害怕的?”

    溪小沫拧眉,“没有吗?”

    唐爵摇头,“不,有。”

    溪小沫抬头,眸中带着疑惑。

    “我唯一害怕的,也是真正害怕的,就是你的离开。”唐爵将声音压低了些许,“我最害怕的,就是你突然的消失,我最害怕你会受到伤害,最害怕你突然不见,最害怕你……不爱我。”

    最后三个字说的很轻,很轻,就好似一片羽毛一样,轻轻的扶落在溪小沫的心上。

    他所有的害怕都是因为她。

    溪小沫心底很是触动,但是唇角上却是带着一丝笑,“你怎么有这么多的最害怕?最这个字眼儿,不是只能形容一件事情的吗?怎么到了你这里……反而有这么多了?”

    唐爵看着她,但笑不语。

    他此时的心情,她不会懂。

    “放心,我说过我不会主动离开你,便不会主动离开。”溪小沫突然看着他,低声说着,“所以,你没必要害怕,没必要那么担心。我在,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唐爵笑,“我知道,你一直都会在我身边,我只是……”不安。

    他只是害怕而已。

    他没有告诉她,昨夜里,他做了一个梦。

    一个及其不好的梦。

    他梦见她对自己挥手,随后,她转身离去,朝着另外一道模糊不已的身影走去,然后,他看到他的宝贝和别人微笑、牵手、拥抱……

    然后彻底的离他远去!

    那个梦境让他在半夜间惊醒,而后他便久久的都没有睡着。

    他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不知道怎么才能化解心底的不安和痛苦。

    他只能紧紧的,紧紧的将自己的宝贝抱在玩自己的怀里,只有在确定他在自己的身边,他才能慢慢地平息下来。

    而那也是凌晨时分了,否则,他今早也不会起那么晚了。

    “傻瓜。”溪小沫就靠在他的怀里,淡淡的笑着,“你要相信我说的话,可不能随便质疑我。”

    唐爵笑着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吻,“好。”

    他尽量不去想那些事情,尽量让自己放开一点。

    两人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在格林枫景温存的时候,外面可是整个都闹翻了天。

    唐爵和溪小沫被暗杀的事情,孟杰瑞等人虽然是隐瞒的很牢固,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瞒住老爷子和安宁他们。

    “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什么都不和我们说!他眼里现在是不是已经没有我们的存在了!”

    唐老爷子极为震怒,甚至有种不把桌子拍烂不罢休的味道。

    唐嘉易和安宁也因为这事儿回到了唐宅,而旁系等人在得到消息后,也是都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就好似生怕不能表达他们的急切一样。

    此时,偌大的大厅内坐满了人,但是独独缺了主角。

    “老爷子,听说这一次那个杀手的目标可不是阿爵,而是阿爵身边的那个女人。”人群中,响起一道声音来。

    安宁紧了紧拳头,唐嘉易安抚的拍了拍她,让她不要担心。

    “我看啊,还是赶紧把阿爵叫回来问问吧,免得到时候他遇上了什么事儿可就不好了。”说话的人是唐嘉易的表哥唐石卿,在唐氏集团下的一家子公司里坐着总经理的位置。

    “阿爵能遇到什么事儿?”安宁不满的说着,嗓音中甚至还带着一股子火药味,“如果这事儿阿爵都解决不了的话,他回来就能解决了?”

    众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安宁,眼底同时都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安宁自从进了唐家大门后,他们就没见过她对谁大声说过话,甚至可是说是对谁都是小心翼翼的。

    但是今天,她竟然公然和他们唱反调,甚至还讥讽他们?

    这……这安宁吃错药了吧?

    “唐嘉易,管好你的女人!”唐石卿被说的脸有些挂不住了,冲着唐嘉易冷哼道。

    唐嘉易却是幽冷的看了他一眼,继而道,“我的女人我自然会看好了,但是她这话有什么说的不对的?有些事情我不愿意多说,我可是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

    唐嘉易的嗓音微冷,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却是神奇的让唐石卿闭了嘴。

    唐石卿心底也是在打鼓,在他这个位置上,他自然是能捞一些是一些,公司的账本上也没少做假账,这唐嘉易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来,他心底肯定得要考量一下了。

    唐嘉易幽冷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安宁却是冷然一笑,眸光微寒。

    唐老爷子幽幽的看了唐石卿一眼,而就是这一眼却是让唐石卿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总感觉老爷子那眼神就像是能看透一切一样。

    “不觉唐爵那小子现在什么地方蹦跶折腾,你们最好都记清楚了,他都是唐家未来的掌权人。”唐老爷子犀利的眸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儿,“你们最好不要在暗地里给我玩儿什么手段和花招,否则,别怪我这个老头子手下不留情了!”

    原本就各怀心思的旁系等人听到老爷子这么一说,表情都是各自不一,而其中唐石卿的表情最古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