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210章 傻丫头

    当阳光洒落在宽大的床上时,溪小沫还懒洋洋的趴在唐爵的胸口上。

    而今天也是破天荒的,唐爵没有早起。

    溪小沫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比唐爵醒的还要早些,当她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就趴在唐爵身上睡了一整夜时,她的整张表情都绿了。

    这……这他一晚上得多难受啊。

    溪小沫刚想动,便发现了身体上的不适来了,随即,原本还心疼的心思在瞬间化为乌有。

    溪小沫刚欲张口去咬他,唐爵便幽幽醒了过来,或许是因为还不清醒的原因,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中透着一丝迷离的味道。

    原本严肃的神色是在看到她后,瞬间展颜。

    自然的伸出双手,将她揽在自己的怀中,低哑的嗓音中浸着无尽的满足。

    “我的宝贝老婆,早安。”

    所有的脾气好似在瞬间消失殆尽,面对这样的他,她根本就发不出火来。

    “早。”溪小沫哼哼两声,最后还是和他说话了。

    唐爵抿唇轻笑,他紧紧的抱着她。

    溪小沫没有反应过来唐爵这是要做什么。

    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低低的笑出来声来。

    溪小沫这一下可真的是愈发的疑惑了。

    这人,大清早的就开始犯病了?

    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继而疑惑的问道,“我说,你一个人都在偷笑什么啊?”

    唐爵摇头,表示什么事情的在没有。

    溪小沫怎么可能会相信唐爵所说的话呢。

    “说吧。”

    唐爵在溪小沫的脸颊上落下一记轻吻,继而笑道,“我只是很感谢我的老婆能在我醒来的时候,还在我的身边而已。”

    溪小沫怔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有什么好谢谢的?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以后我们都会这样的,是吗?”

    溪小沫很是奇怪的看着唐爵,“难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吗?”

    唐爵失笑的摇头,“不,就是应该这样的。”一辈子这样才是最好的。

    不过想到昨夜唐爵所做的一切,溪小沫的面色就变得不好起来。

    不过这时候的唐爵已经下楼去给做早餐去了。

    不过,溪小沫可是一直都在生气,直到唐爵含笑的端上来一晚皮蛋瘦肉粥,讨好的对她笑着。

    “宝贝,谢谢你。”

    简单的五个字瞬间就收买了溪小沫。

    唐爵没有像以往那样哄着她,从她开始唠叨第一句话开始,他都只是淡笑着听着,手中还忙碌着做早餐。

    溪小沫起初还以为唐爵这是懒得搭理她呢,原来是在等这句话呢。

    溪小沫心底很是舒爽了,但是表面上可不能这么轻易的饶了唐爵。

    “虽然我们两人之间,谈不上说什么谢谢,但是你昨晚和今天早上都太过分了,这样对身体不好的,你知不知道?”溪小沫一边张口,唐爵自然而然的含笑的喂她。

    “嗯,以后我知道了老婆大人。”唐爵笑着,“味道还好吗?”

    “味道正好,你也尝一口。”说着,溪小沫赶紧将小碗凑到唐爵唇边,而口中却是继续说着,“而且你看看,这都几点了?程叔虽然不是什么外人,但是我们好歹还在他那里上班呢,就这样公然翘班,这怎么能行呢?”

    唐爵在溪小沫的配合下,喝下了一口粥,“嗯,味道的确是还不错,我下次继续这么给你做?”

    溪小沫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点头,这时候摇头的是傻子。

    “我告诉你,以后最多一周两到三次,一次绝对不能超过太长时间,否则……”她会死的。

    唐爵见粥已经到达碗底了,看到她唇角上有粥的痕迹后,直接侧身,上前****掉了她唇角的粥。

    溪小沫猛地一惊,连连后退,随后一脸惊恐的看着唐爵,“你你,你干嘛啊!我还在和你约法三章呢,你怎么就突然偷袭了?”

    唐爵笑,“宝贝,在昨夜之前,我们有整整十一天的时间没有好好的亲热过了。”

    溪小沫听了后猛地瞪大了眼睛,已经那么长时间了吗?

    溪小沫还真的是一点儿察觉都没有诶。

    唐爵察觉出了溪小沫是在想什么了,他反而是笑了起来。

    这个小妹良心的。

    “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也很残忍了?”唐爵意有所指。

    溪小沫的小脸瞬间就红了,这次绝对不是害羞,而是被气的。

    “你怎么真么不要脸!”

    唐爵却是一把握住她的小爪子,举到自己的唇边,轻轻的亲吻着。

    “在你这里,要是要脸的话,你这含蓄的丫头可就什么都不会懂。”

    对于唐爵的话,溪小沫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反驳,因为他说的根本就是事实!

    “……”溪小沫不打算和他说话了,干脆把视线移开,不和他说话了。

    唐爵却是跟着她的视线移动着,“怎么?你就这么不想搭理我啊?”哎哟喂,那委屈的小眼神,简直可怜。

    溪小沫很想用手把他的脑袋给拍到一边去,奈何她的双手都被唐爵给握在手里,最后忍无可忍,只能用脑袋去撞了!

    溪小沫一时没把握好力道,她那么一撞上去,溪小沫顿时就眼冒金星,头晕。

    唐爵也没好到哪去,他同样有些晕,而更多的却是头疼。

    “你这丫头……”他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说她,最后他只能放弃骂她,转而担心的看向正缩缩在一边上,看起来极为可怜的溪小沫。

    “是不是很疼?”唐爵松开她的手,倾身上前,眼底带着浓浓的焦急。

    唐爵一松开溪小沫的手,溪小沫顿时就捂着自己的脑袋,缩缩在沙发上,一声不响的就那么缩着。

    唐爵更担心了,“老婆,快告诉我你现在怎么了?是不是很疼?嗯?”

    溪小沫感觉自己快丢死人了,死活都不肯松手,就那么捂着小脑袋,缩缩在一边,不去看他。

    唐爵急了,伸手就去扒拉她的手,“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生气了。”这声音简直严肃到不行。

    溪小沫在心底挣扎了好久,最后松开小手,可怜兮兮的看向他,那表情简直不要太招惹疼。

    大大的眼睛中还带着些许没有散去的泪花,小嘴嘟着,看起来真的是好不委屈。

    “很疼?”唐爵心底微颤,伸手就去拉她。

    溪小沫想也没想,朝着唐爵的怀里就扑了过去,双手环在她的腰间,委屈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疼死了。”嗓音中或多或少还带着一丝哭腔。

    唐爵是又疼又想笑的,“你这傻丫头,怎么就这么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