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暗杀

    溪小沫的话让唐爵不觉的抬头,漆黑的眸子中浸满了笑意。

    溪小沫这话,还真是让唐爵小小的惊讶了一番,他实在是没想到,他家宝贝竟然会在公司里,如此针对一个人。

    而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

    不得不说,他又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公孙雨萱愣了一下,随后,她就那么看着溪小沫,就好似能看出一朵花来一样。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溪小沫就是借着刚才和唐爵温存后的胆子,想要给她下马威呢。

    她溪小沫想要耍威风?她公孙雨萱越不是吃素的,她要是在这时候还看不出唐爵对溪小沫的特别来,她就白在承运干了这么多年了。

    “溪小沫你这话说的还真有意思,我只是想要帮帮唐经理而已,不管怎么说,我以前也是人事部的秘书,知道的好歹还是比你多点。”

    公孙雨萱淡淡的笑着,只是她那笑意中到底含有多少水分,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是吗?我来承运的时间虽然是没有你长,但是这些日子我跟着程总到处跑,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公孙小姐,你说,你还有什么需要指点我的吗?”

    公孙雨萱面色一怔,随即便想明白过来,人这是拿程总来压她呢。

    没关系,她既然知道了唐爵并不是不对女人感兴趣就可以了。

    既然连溪小沫都可以爬到唐爵的身上去,她公孙雨萱就不相信,她会爬不上去!

    “你做的很好,我的确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指点你的。”公孙雨萱突然笑了出来,随后含笑的冲着唐爵道,“经理,我这里就先出去了。”

    唐爵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公孙雨萱拉开办公室的门出来时,发现众人的视线全部都聚集在了她身上,那眼里可是都浸满了八卦的味道。

    公孙雨萱却是什么都没说,甚至人们旁敲侧击的问她的时候,她一概全部选择了无视。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溪小沫能跟在唐爵身边多久!

    办公室内,溪小沫正双手环胸,站在一侧,冷眼看着唐爵。

    唐爵不觉的就有点浑身发冷,“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来,说吧,你是什么时候勾搭上人家的?”溪小沫显然是不想放过唐爵。

    唐爵瞬间就笑了出来,“我的傻宝贝,我这些天里可都是跟你在一起,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半步,啊自然,除了你上洗手间外,你什么时候见我和她说过话了?”

    别说是和公孙雨萱说话了,就是和本部门的其他人,他也是很少说话的好吗?

    像爵爷这么高冷的存在,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和他说上话的。

    溪小沫仔细想想,似乎是这样的。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她看你的眼神来,那简直就是想要把你给吃掉好吗!”溪小沫简直愤愤不平。

    “你看出来了吧?是不是该有危机感了?你刚才是不是很害怕我被人给抢走?”唐爵突然来了兴致,开始问溪小沫。

    “我看出什么来了?干嘛要有危机感?”溪小沫简直不能理解唐爵的问题。

    “我这么抢手,你就没有危机感?”唐爵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得好好和自己的小妻子说说。

    溪小沫眉头拧的更厉害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很抢手啊。”

    “那你就没有一点危机感?”唐爵觉得自己的自尊心或多或少有些受伤。

    “我干嘛要有危机感?”

    “你不怕我会跟人跑了?”唐爵不可思议的问她。

    “你又不会跟人跑,我干嘛害怕担心?”溪小沫忍不住翻白眼了,“我说,你最近是不是脑残剧看多了?也开始神神叨叨了?”

    唐爵觉得自己大概是真脑残了,才会问宝贝这些问题。

    两个互相信任的人,或许是真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吧?

    唐爵霍得起身,牵着溪小沫的手就往外走。

    溪小沫一顿,“你要干嘛?”

    “回家啊,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那你牵我手干嘛?到时候要是被那些人看到了,还不知道那些人会怎么说呢。”

    “那刚才公孙雨萱喊的那一声,其他人就听不见了?”

    溪小沫瞬间就给呆住了。

    她……她刚才只想着对付公孙雨萱了,哪里能想到这茬啊?

    那她,她该怎么办啊?

    看到自家宝贝纠结的小脸,“好了好了,别纠结了,反正我们两人的事情过两天后,全国都会知道,没什么好害羞的。”

    溪小沫想想也是,那么多记者都听到爵说的那些话了,到时候指不定他们会怎么写那些报道呢,只要不要把她给丑化了就好。

    前些日子里,记者围堵唐爵入职承运时,被爆出来的他已经有爱人一事,一直都被唐爵压着,没让他们发稿,他似乎是在等一个时间点。

    唐爵发话了的事情,还没有报社敢私自发稿子,所以直到现在,承运的人们都还不知道唐爵和溪小沫之间的关系。

    因此,当都在整理收拾下班的人事部众人,看到唐爵牵着溪小沫的手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时,众人的眼睛都快要瞪下来了。

    他们虽然知道溪小沫的身份不简单,但是这分分钟就被唐家少爷给牵手了,这情况是不是有点……有点吓人了!

    溪小沫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正常,至少她那张永远带笑的脸上的笑意,没有特别僵硬。

    就这样,溪小沫被唐爵牵着手,从人事部一路走出了承运,这可是惊坏了不少人。

    平日里,溪小沫可是很注意自己和唐爵之间的距离的,就是生怕别人在背后说闲话,这下,看来是指不定有多少人会在她背后说她傍大款了。

    唐爵和溪小沫刚出承运大门,车就缓缓的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溪小沫刚要去拉车门,唐爵就拦住了她,含笑的走上前,拉开车门,对她笑道:

    “老婆,请吧。”

    溪小沫笑,而也就在她刚刚弯身低头的瞬间,一道破空声瞬间响起!

    随后砰的一声——

    那是装有消音器的枪声——

    有狙击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