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第200章 爵爷说:我很爱她

    溪小沫还没有来得及喊,唐爵已经关上了门,牵着她的手,冲着她笑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才怪!

    溪小沫心底如此吐槽着,但是想来唐爵一直都是没有骗过她的,当然,床上的那些事情不算。

    因此,她除了能相信他外,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溪小沫乖乖的跟在唐爵身后,孟杰瑞等人也是第一时间围了上来,他们就是生怕有记者不长眼伤着少夫人,到时候有他们好果子吃的。

    “唐爵!是唐爵!”一眼尖的记者见到唐爵从车上下来了,顿时大喊出声。

    那记者这么一喊,众人也都在同一时间,全部都回了头,目光刷的一下,全部落在了唐爵的身上。

    但是没过多久,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唐爵握着的溪小沫的手上,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请问唐总,这位小姐就是传说中的那一位吗?”其中一名记者眼疾手快,深处话筒,大声喊道。

    传说中的那一位?啊是了,都在说唐爵的身边出现了个女的,而且那人还被唐爵宝贝到不行不行的,现在看来,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了。

    瞅瞅那十指紧扣的模样,他们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这可是比唐爵跳槽承运还要劲爆好吗!

    溪小沫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阵势,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慌了手脚,但是自小良好的教育让她稳住了,至少表面上是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对来。

    唐爵微微紧了紧手中已经被汗湿了的小手,“她是我爱人。”

    轰的一声——

    爱人!

    唐爵这是首次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这女人的身份吧?

    不对,他这是在向众人介绍这女人的身份?

    “爵爷您的意思是说,你们两人已经结婚了,是吗?”有记者抓住字眼,连忙问道。

    闪光灯拍照声不断,溪小沫有些想要躲的样子,唐爵却是依旧握着她的手,淡漠的看着众人。

    “是,我们结婚了。”

    溪小沫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是说好了隐婚的吗!

    这,这怎么突然就给宣布了?而且,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

    唐爵安抚的抚摸着溪小沫的脑袋,“抱歉,我爱人平时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你们吓着她了。”

    众人都是一愣。

    爵爷……帝都堂堂爵爷竟然对他们说……抱歉?

    卧槽!他们是不是应该忙完这里的事情,就去买彩票?

    爵爷道歉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比中彩票还要难好吗!

    溪小沫很想吐槽说,她不是被记者给吓着了,而是被他给吓着了!

    但是她最终好歹还是什么都没说,她不管怎么的,都得给自己男人留点面子,而且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或许唐爵就是吃定了她不会在这么多记者面前违背他,才会如此无所顾忌吧。

    “我能问问,爵爷您们是如何认识的吗?据我所知,溪小姐现在还是A大的一名大四生。”一名记者在这时问道。

    唐爵挑眉,视线不冷不淡的落在了那记者身上,“看来,你对我爱人很是关注。”

    那人顿觉身撒谎那个一寒,一时之间既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支支吾吾,眸光都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了。

    “我很早以前就认识我爱人了,但是我爱人不认识我。”唐爵话音一转,众人又都是一愣。

    这爵爷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如此配合他们?

    “那爵爷您的意思是说,是您追的溪小姐吗?”一道兴奋的声音响起。

    溪小沫一愣,他根本就没有追她啊,一上来就让她跟他结婚,哪里有追她?

    “是,我追的她。”唐爵一谈到溪小沫,眸光的不觉的柔和了下来,“她是个很好的妻子,我很爱她。”

    众人完全没想到会抓到这么个大料。

    这简直就是爆炸性的消息。

    冷淡的能冻死人的唐爵竟然当着众多记者面,说自己深爱着自己的妻子,这,这……

    他们这到底有多少稿子可以写啊!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就已经够他们去编写的!

    “请你们让让。”孟杰瑞见自家少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带着人上前,将围在门口的人全都给拉开了。

    “抱歉,请让开。”孟杰瑞继续冰冷而又冷寒的冲着众人道,“你们如若不让开的话,别乖我们使用不文明手段。”

    孟杰瑞的这话果然是很有用的,众人可都是很清楚孟杰瑞的手段的。

    别看孟杰瑞年轻,但是他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众位记者见他们已经挖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自然也是肯放人的,今天的爵爷出奇的配合,他们要是再不放人,也就说不过去了。

    溪小沫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她紧紧的拽着唐爵,唐爵小心翼翼的护着她,而这一幕正好全都被记者们记录到了镜头下。

    因此,第二日报纸的头版头条自然不用说,当仁不让的落在了他们的头上。

    然而,也就在溪小沫和唐爵进入承运的一瞬间,等在外面的人朝着人群直扑而去!

    面对这一突发情况,众人都还没有缓过神来,而当他们反应过来时,才发现他们中似乎是少了不少人。

    “知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吗?”一记者问另外的一名记者。

    “就是刚才突然窜出来几个人,他们架着几个人就给走了,都没带停顿的。”

    “认识那几个人吗?”

    “没见过,不过那几个混在我们人群中的那几个人,我也没见过,你们谁认识?”

    众人都摇头,他们跑这种新闻的几乎也都相互认识,好资源共享什么的,但是刚才那些个人,他们还真是一个都不认识。

    众位记者自然不知道,那几个突然被人给拉走的“记者”,很有可能就会再也见不到人了。

    D街的酒吧白天依旧是开着的,只是人会比晚上少许多。

    老三带着几个兄弟从后门进去了,而他们的身后似乎都还背着什么东西。

    “疤哥,人都带来了。”老三等人将身上的麻袋一扔,顿时就响起了一阵阵痛喊声。

    “把袋子解开。”刀疤淡淡说道。

    有小弟立马上前,用刀子将麻袋口给划开,顿时,麻袋里露出一个人来,而自然,其余几个麻袋中装的同样是人。

    而这几个正是混在记者群里的那几个。

    刀疤幽幽的走到那几人中间,冷声道,“来,告诉我,你们一个个的,都想怎么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