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爵爷,有人想动夫人

    帝都的D街是出了名的混乱。

    在这里,不管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你都能找到。

    白天这里祥和一片,看不出丝毫的不对来,但是一到晚上,这条街区便完全不一样了。

    这里不是没人管,而是管不着。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在整条街道上响起。

    而此时,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D街上唯一的一间酒吧内走去。

    那人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了,酒保见了他也都点头示意,打了个招呼。

    “刀疤哥在不在?”那人似乎在找什么人。

    酒保摇头,“我还没有见到疤哥,你等等看吧。”

    那人看起来似乎是很着急的样子,“不行,这事情有些急。”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一道冷沉的声音在那人身后响起。

    那小火连忙转身,看到来人时,顿时一凛,随即道,“疤哥,我这里有消息要告诉你。”

    疤哥的外号叫刀疤,他的脸上有两道刀痕,都是从眼睛上斜着被人砍下来的,疤痕从左眼一直到了右脸靠上的地方。

    刀疤这人向来心很胆大,一开始他只是一个小混混,整天在街头上被人砍,后来据说是遇到了什么贵人,便开始在这酒吧内做起了管事儿的,而这整条街上的混混,也差不多都是听他刀疤的。

    小伙儿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疤哥,是……”

    刀疤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走吧,到我房间里去说。”

    酒吧内有一道暗门,暗门后是成排的房间。

    刀疤随手推开了其中的一间,小伙跟着一块儿进去了。

    “说吧,什么事儿。”

    小伙儿看起来还有些激动,“疤哥,我今天无意中听到了件事情,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终究还是不放心,还是想要和你说声。”

    “小六儿,你一直都是机灵的,你说吧,是什么事儿。”这小六子是他一手带大的,他知道这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他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跑过来了。

    “我今天听道上的介个兄弟们说,他们要做一笔大买卖。”

    “继续。”

    “但是我模糊中听到,那几个人谈论的对象中,有一个人姓溪。”小六子小声说道,“疤哥你和我说过的,一定要注意这个姓氏,所以我一听到,我就跑来给您汇报了。”

    “知道是谁给的活儿吗?”刀疤眉头紧了紧,那张布着刀痕的脸上看起来有些狰狞。

    小六子摇头,“我只知道是王老虎他们接下了这单子,但是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他们不肯告诉我。”

    “行了,下面的事情我会去查的,辛苦你了。”刀疤拍拍小六子的肩膀。

    小六子憨厚的笑着,“能为疤哥你做上事,小六子我就很开心了。”

    “行了,你自己出去喝一杯吧。”

    “唉!”小六子很是高兴的,拉开门就走了。

    他知道,疤哥这是要给人打电话了,而他自然是不方便听的。

    小六子出了房间,刀疤便拿出一部手机,在他拨号的时候,身子都不禁坐的笔直。

    那边的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电话接起来,也就在刀疤以为那边忙着的时候,电话突然通了。

    “什么事。”

    刀疤一愣,这声音怎么这么小?感觉像是故意放小的一样。

    刀疤来不及多想,身子依旧是做的笔直笔直的,“爵爷,这边有点消息了。”

    唐爵给溪小沫拉了拉被子,“说。”

    “这边有人买通了王老虎他们几个,似乎是想要对夫人下手。”刀疤在说这话的时候,眸中划过一丝危险来。

    他是比唐爵大许多,但是当年如若不是爵爷的话,他刀疤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他刀疤这条命是爵爷的,早就不是他刀疤的了。

    “王老虎?”唐爵眉头微拧,他对这人没什么印象。

    “小角色一个,爵爷不必放在心上。”刀疤恭敬道,“爵爷您最好能做个防备。”

    “好,知道了。”唐爵看了一眼睡的正熟的宝贝,唇角上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来,“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我要知道是谁买通了王老虎。”

    “是,爵爷放心,事情已经会尽快办好的。”

    等那边挂掉电话后,刀疤方才挂掉电话。

    没有人知道,刀疤实际上是唐爵的人,因此,暗中,许多人都想要拉拢刀疤。

    单不说刀疤这人的能力怎么样,就说D街的势力,就已经够让人们眼红的了,自然是有不少人想要拉拢他的了。

    “老三,你进来。”刀疤突然扬声道。

    没过多久,一大块儿头敲敲门后,便推门而入。

    “疤哥。”

    “这几天多注意下王老虎他们那边的情况,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话,立马把人给我弄过来。”

    “是!”

    ……

    这几天,溪小沫的日子可是过的很是滋润。

    她好不容易养好腰去上班后,她就处于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吃饭睡觉的美好生活中。

    而唐爵也真的是按照约定,一直都没有碰她,眼看着就要突破整整一周了,溪小沫都想给唐爵点赞了。

    “小沫这些天心情看起来都不错?”程牧阳含笑的看着溪小沫,神色上带着一丝挪嘢。

    溪小沫嘿嘿直笑,“对啊对啊。”

    “看来,阿爵把你养的很好嘛。”程牧阳打趣道。

    溪小沫一愣,“现在是我养他,现在可都是我在上交生活费的。”那小表情简直不能在认真了。

    程牧阳忍笑,“还是你在给?阿爵就没有想过出来找个活做做吗?也不能总是一直让一个女孩子养活啊。”

    溪小沫严重同意程牧阳说的话,“就是就是,爵现在可是一个吃软饭的。”

    “那……程叔叔给你找个更好的,不吃软饭的,能养得起你的,怎么样?”

    溪小沫的表情顿时就给呆住了。

    她,她她刚才不是在说笑吗?这程叔叔怎么还当真了啊?

    “这就不用了,我家爵虽然是吃软饭的,但是他做菜很好吃的嘛。”

    “没事,程叔给你找个又能做饭,又能养活你的。”程牧阳继续笑道。

    “那……”

    “亲爱的,你要是敢说好的话,我让你今晚就下不了床。”一道满含威胁的声音顿时在房间内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