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第182章 溪小沫的警告

    “你……”溪小沫问的有些迟疑,“你对唐爸爸是不是还……”

    溪小沫的话并没有问完,就被傅一凌给瞪回来了。

    溪小沫瞬间什么都不敢问了,她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说吧,反正这和她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关系。

    傅一凌的表情就好似在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溪小沫,我的话已经说到这里了,你应该明白,等你回去后,该怎么和阿爵说。”

    溪小沫笑,摇头,“不,我尊重爵的选择。”

    “只要你和他说了,他一定会同意重新回到唐氏,你——”

    “我就是因为知道只要我一开口,他绝对不会反对我说的话,他会回唐氏,我才会什么都不说。”溪小沫笑,“我不能将他对我的溺爱,当做我的资本。”

    “溪小沫!”傅一凌微怒,“你到底知不知道,因为你他付出了多少?”

    “我怎么会不知道?”溪小沫不见有丝毫动怒的迹象,“傅阿姨,我不知道这么叫你对不对,你也就将就着听吧。”

    傅一凌的面色并不好看,但是她并没有打断溪小沫。

    溪小沫继续说着,“我听说,爵自小就是自己一个人长大的是吗?他没有父爱,没有母爱,甚至就连唯一一个说是为了他好的爷爷,眼中也只有集团而已。”

    “你想要说什么?”傅一凌的声音不觉的沉了下来。

    溪小沫继续笑着,“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是想要说,爵打小就自立惯了,他小的时候你们都不管他,为什么一个个的都在他大了后,开始管起来了呢?”

    “这是我们的问题,和你没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他可是我的爵。”溪小沫轻轻的抚摸着咖啡杯的边缘,“我想爵有和你说过的吧?我和他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他是我的另外一半,你们都不疼他,那就让我来疼,你们都不爱他,那就我来爱。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强迫他做什么他不愿意的事情,那么抱歉了,我溪小沫第一个不答应!”

    “你这是在警告我?”傅一凌冷声问道。

    溪小沫勾了勾唇角,“如若你觉得是的话,那就是了。”

    “就凭你?”傅一凌嘲讽的看着溪小沫,“你觉得,凭你现在能对我做什么?”

    “你觉得我一无所有,我就动不了你是吗?”溪小沫淡淡的笑着,“啊没关系,我只是先把这些话摆在你面前,等到你们真的忍不住了,想要对我家男人动手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嗤。”傅一凌冷笑,“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女人,还想要保护别人?”

    “嗯,至少要好好保护我的爵才是。”溪小沫说的认真,“只是至于你是信还是不信,这就不是我说的算了。”

    反正她自己是信了的,她溪小沫的底线有两处,一个是女王大人,而另外一个,自然就是唐爵了。

    “你太自大了!”傅一凌微怒,“溪小沫,我来找你商量,不是怕你,而是……”

    “而是顾及到爵,是吗?”溪小沫打断她,“啊抱歉,打断你说话是我不对,但是我实在是不喜欢和你说话。”

    “你这是这么对待你的长辈的?”

    “我长辈?自然不是。”溪小沫喝了一口咖啡,“只是抱歉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我的哪位长辈?”

    “溪小沫!”傅一凌双手猛地一拍,眸光冰寒的落在溪小沫身上,“别给脸不要脸!”

    溪小沫此时也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那双纯净的眸子中浸着丝丝寒意,“傅夫人,我所说的话,你最好也都记住了,否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啊。”

    “你当你是什么人?你竟然还敢在这里威胁我?”傅一凌怒道,“你在阿爵面前就是一副柔弱无助的样子是不是?你说,我要是把你这幅模样告诉阿爵,他会有什么反应?”

    “哦?我这副什么模样?”溪小沫简直无辜,“他一定会说,我对你太仁慈了,你看,我都没有张口咬你诶。”

    傅一凌面色一沉,没有任何预兆的,她端起桌上的咖啡,朝着溪小沫直接泼去——

    溪小沫还未来得及反应,一道身影已经直接扑了过来!

    瞬间,所有的咖啡全都泼在来人身上。

    傅一凌顿时就愣住了,溪小沫更是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站在另外一边的江亦菲整个都怒了,“江臣皓,你到底在犯什么神经病!”

    “江臣皓?”溪小沫愕然的看着好抱着自己的人,神色愕然。

    江臣皓松开溪小沫,淡漠的神色上还带着一丝担心,“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伤着?”

    溪小沫怔怔的摇头,大脑却是呈现一片放空状态。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这江臣皓怎么会和江亦菲在一起?

    江亦菲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刚才不还在承运吗?难道真被开了?

    江亦菲快步向前,一把将江臣皓拽了过来,那双愤怒的眼中满是赤红。

    “你脑子里是不是有病?你没事儿给他挡什么!谁知道她是不是做了别人小三,被正主找上门来了?你这样做,别人还以为你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原本就是因为看到溪小沫和那个女人坐在这咖啡厅里,才打算进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没想到她们刚进来,就看到那女的要泼溪小沫咖啡,江亦菲心底可是大爽不已。

    她今天是不能实习了,宋成昆竟然让她先走,事情等晚上后再说。

    溪小沫可真的是她的克星,从她遇上她后,她就没好过!现在看到她要倒霉了,她可是高兴着呢!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江臣皓竟然上赶着让人泼咖啡!

    他到底有没有脑子!

    江臣皓却是一把将江亦菲的手从自己身上给拉了下来,而此时还处于放空状态的溪小沫也是猛的站了起来,拿起手巾给江臣皓擦拭着他身上的咖啡渍。

    “你说你干嘛扑过来?”溪小沫心底满是愧疚,“你……”

    江臣皓有些不适的从她手中接过手巾,“没,没事,我自己来就好。”

    江亦菲看到如此的江臣皓,更是火大,“江臣皓,你——”

    “不闭嘴你会死吗!”溪小沫倏地侧头,眸光森寒的落在江亦菲身上。

    她现在可是火大的要死,要不是因为眼前的那个该死的女人是爵的生母,她早就将自己面前的咖啡倒到她头上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