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178章 我认识你吗?

    溪小沫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那个身材偏瘦,颀长的清秀男孩儿,有些不确定的指指自己的鼻子,疑惑道:

    “你是在叫我?”

    江臣皓淡漠的点头。

    “你认识我?”溪小沫的印象里,可没有这么号人的存在。

    江臣皓继续点头。

    溪小沫拧眉,“你只会点头,不会说话吗?”

    江臣皓依旧面瘫,只是这一次他开口了,“不是,我,我有话想要和学姐您说。”

    “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但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您了。”江臣皓在说这话时,那双淡漠的眸子深处,浸着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

    溪小沫一愣,“你知道我?”肯定又是什么不好的流言,A大里流传不了她什么好事儿。

    “嗯,知道。”

    溪小沫哦了一声,“然后,你想和我说什么?”

    “学姐,您能陪我回趟家吗?”

    溪小沫险些喷血,“你刚才……说什么?”他要是敢说第二遍,她不保证自己会不动手大人。

    江臣皓此时似乎也是发现了自己说的话有些问题,他连忙改口道,“学姐抱歉,我的意思是说,我想要请您去我家吃饭,不知道您……”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您啊?我似乎也大不了你多少啊。”溪小沫听起来简直别扭。

    “嗯……那学姐您……你答应吗?”江臣皓紧紧的看着溪小沫。

    答应个P啊!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答应?

    溪小沫轻咳出声,“哦……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然后介绍一下自己之后,再问我这个问题?”

    江臣皓面色顿时一红,“我,我我叫江臣皓,是大二金融的。”

    溪小沫哦了一声,“那……江学弟,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

    “学姐你……你不去吗?”

    “抱歉,今天有事,空不出来的。”她已经和爵说好了,要回家吃饭的。

    “那明天有时间吗?”江臣皓锲而不舍,“学姐你……”

    “没有。”溪小沫冲着他笑着,“这一段时间的,大概都不会有时间。”

    “那……”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你听不出来小沫子这是在回绝你吗?”王文君双手环胸的走过来,冷眼看着江臣皓。

    王文君本来是已经走远了的,但是看到溪小沫没跟上,便又折回来找人了,没想到这一找,还给找出事儿来了。

    江臣皓看到王文君,面色不知不觉的就恢复到了最初的面瘫,眸光也愈发的淡漠起来。

    溪小沫有些抱歉的看着江臣皓,“对不起,她说话就是这样,但是本质不是坏的。”

    这个江臣皓跑出来的虽然是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出奇的,溪小沫对他并不反感,甚至感觉这孩子有些单纯。

    江臣皓沉默的点头,表示理解。

    “小沫子,你……”王文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溪小沫直接给捂住了。

    王文君瞪她,溪小沫却是冲着江臣皓笑着,“小学弟,如果没什么事了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江臣皓不禁向前一步,“学姐,我是江臣皓。”

    溪小沫一愣,“我知道啊,你刚才说过了。”

    “那学姐可以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吗?”

    王文君如果不是因为被溪小沫捂着嘴巴,她一定会开口大骂江臣皓你丫是不是有病,脑残不可医你知不知道!

    溪小沫也是微愣了一下,“江臣皓,你怎么了?”

    江臣皓却是笑了出来,那笑虽然很淡,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他的确是笑了。

    “没事了,学姐记住我的名字就好。”

    溪小沫有些莫名其妙,王文君趁此机会,一把拉开溪小沫的手,冲着江臣皓就说道:

    “江臣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大二的那个高材生吧?家庭背景也都不错吧你?你没事儿来找我家一穷二白的小沫子想要做什么?别告诉我说只是单纯的想要让这二货记住你的名字,抱歉,这理由在我这里行不通。”

    溪小沫虽然不知道江臣皓是谁,但是一个小学弟大费周章的跑到她这来,只是告诉她,让她记住他的名字,怎么想怎么怪异好吗?

    就算是他之前有说让她去他家吃饭什么的,那完全就是借口好吗?

    江臣皓并没去看王文君,他沉默的看着溪小沫,最后开口道:“姐,再见。”

    说完,江臣皓转身就走了。

    而溪小沫却是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

    “烤猪……”

    “干嘛?”王文君现在的心情可不算的上好。

    “刚才,那孩子直接叫的我姐,没有叫我学姐诶。”好神奇的感觉。

    “不都一样吗?”王文君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神奇的。

    “这怎么能一样?”溪小沫不理解,“学姐和姐是两个概念好吗!”

    “怎么就两个概念了?”

    溪小沫原本想要解释的,但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家金主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安慰呢。”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秀恩爱死得快?”王文君在溪小沫身后大喊。

    “我会把这话带到我家金主耳朵里的。”溪小沫回头,笑眯眯冲着王文君笑道。

    妈!蛋!

    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坏了!真是近墨者黑啊!

    溪小沫回到家的时候,唐爵果然正可怜兮兮的坐在沙发上,无聊的调换着频道。

    听到开门的声音,唐爵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溪小沫面前,一把抱住她!

    溪小沫在唐爵怀里大笑,“别闹,你碰着我痒痒肉了,爵,爵你……”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知道我这一上午都是怎么过的吗?”说着,唐爵的整张脸都埋入了溪小沫的脖颈里。

    “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溪小沫反问。

    “嗯?”唐爵就那么抱着她,柔和的嗓音中浸着软软的柔意。

    “我一直在想,爵要是在家里一个人哭鼻子可怎么办。”溪小沫那小表情简直忧愁,“你是不知道,我在上课的时候有多害怕。”

    唐爵的面色直接黑了,“真的?”

    溪小沫忍笑,“真的真的,不骗你。”

    “最后一遍。”

    溪小沫大笑,“好啦好啦,我在想你在家里干嘛啦,虽然有自己YY过你一个人躲在墙角流泪等我回家的画面,哈哈哈,笑死我了咳咳!你干嘛又咬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