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140章 溪小沫,你死吧

    距离清溪镇不远的一处废弃的小厂房内。

    溪小沫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在了椅子后面。

    溪小沫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记得她哭着跑出清溪镇的时候,原本还没事,但是突然,她头上一疼,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是这样的场景。

    “大哥,那女的醒了。”一道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溪小沫头疼的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一道人影。

    “小妞儿,还记不记得你大爷我啊?啊?”

    眼前的视线好不容易清晰了,溪小沫方才看清眼前的那道身影。

    不就是那个在酒吧里和林泽逸打架的大胖子!

    “我不认识你们。”溪小沫努力的让自己镇静下来,“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啊……你怎么会认识我们呢?有人出钱要你命,我们自然为钱办事儿了。”胖子笑道,“只是真没想到,你一个女人竟然会值那么多钱。”

    “买我的命?”溪小沫低声呢喃。

    “看来小丫头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啊。”胖子啧啧摇头,“瞅瞅,这张漂亮的小脸蛋儿马上就要没有了,你是不是很害怕?没关系,你要你肯好好的叫我声情哥哥,情哥哥就可以放了你,让你快活快活,怎么样?”

    溪小沫没来由的就开始反胃,“你让开。”

    胖子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脸上带着一丝不爽,“怎么?你现在还想在我这里耍横?”

    溪小沫没有一丝恐惧,她仰头,近乎嘲弄的看着他,“死胖子,我劝你最好放了我,否则,你会连你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女王大人要是发起火来,整个清溪镇的人都会把这个死胖子给油炸了。

    “吓唬我?”胖子不屑的讥讽道。

    说着,胖子就要去摸溪小沫的脸。

    “你似乎忘了,白依是我朋友。”溪小沫冷静的看着他,“你不怕白家的人找你算账吗?”

    果然,胖子的手僵了一下。

    “你要是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溪小沫趁热打铁。

    “大哥,你可不能被这小妞儿给骗了,她和白依只是普通的朋友,白家人不可能为了她而怪罪咱们。”胖子身后的一瘦高个大声喊道。

    “娘的!你这臭丫头敢骗我!”胖子似乎是极为赞同瘦高个的话,捏在溪小沫下巴上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

    下巴疼的已经麻木了。

    眉头微拧,眸中却是浸着一丝冷然。

    “如果你们真要是想杀了我的话,你抓紧时间动手,”溪小沫幽幽的说着,嗓音兀沉了下来,“否则,你们全都会先死在我前面。”

    被她冷寒的眸光所慑,胖子不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那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让他浑身发冷,甚至没来由的感到心底发慌,发颤。

    “贱女人,你敢吓唬我们?”浓妆艳抹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大踏步向前,冲着溪小沫的脸,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一声响——!

    清脆的耳光声在这废弃的小厂房内响起。

    那女人的指甲很长,溪小沫的脸颊上瞬间就多出了三道血痕。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那女人似乎并没解恨,一把拽住溪小沫的头发,厉声道,“你不是很拽的吗?嗯?你接着拽啊!”

    被反绑在背后的双手紧握成拳,溪小沫眸中的冷寒让那女人心底微凸。

    女人一把甩开溪小沫的头发,“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掏出一把军工刀,冰凉的刀背紧紧的贴在溪小沫白嫩的脸上。

    “行了。”一道烦躁的声音顿时响起。

    溪小沫就那么扭着头,看着门口的方向,而在看到那道身影时,唇角上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来。

    “秦雨盈,你是不是疯了?”

    胖子等人看到正主来了,便都退到了一边去了。

    他们的金主来了,自然是要好好伺候着的,剩下的钱她还没有打给他们呢。

    秦雨盈脱下手上的蕾丝边手套,缓步走到溪小沫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瞧瞧,你现在多狼狈不堪。”

    “这是拜谁所赐?”溪小沫忍着脸上以及头皮的疼痛,嘲弄道,“秦雨盈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到底是哪里招惹你了,你就非得逮着我不放?”

    “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秦雨盈没用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谁?”溪小沫有些发愣,随后便笑了出来,“你说的是林泽逸?那是你老公,你现在来找我问他在哪儿?你问的人是不是有点儿不对?”

    “溪小沫,这几个人可是说了,你们昨天还都在一起!”

    秦雨盈接到电话的时候,她还不相信那个胖子说的话,直到那胖子将林泽逸的照片发给她看了,她才相信这人说的话。

    只是在那张照片里,竟然还有溪小沫!

    溪小沫溪小沫!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溪小沫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所以,你找这些人来绑架了我,只是想要知道林泽逸的下落是吗?”

    “我联系不上他。”秦雨盈咬牙,“你现在是不是特高兴,心底是不是觉得我特活该?”

    “没觉得。”溪小沫说的是真话,“这些都是你自找的,他现在是你老公,不是我老公。”

    “你现在一定在心里笑我是不是!”秦雨盈有些歇斯底里了。

    “你讲点理行不行?我就见过林泽逸那一次,还是不小心撞上的,你爱信不信。”

    “溪小沫,我会杀了你的,只要你死了,他就不会再三心二意,就不会再想你了!”

    “不,秦雨盈,你不敢。”溪小沫驾定,“除非,你秦家的公司不要了。”

    胖子等人相视了一眼,怎么感觉,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对啊?

    他们之前只是想要吓唬吓唬那女的而已,但是现在看起来,这秦家小姐是真要杀那女的啊?

    “你和唐爵不是闹崩了吗?唐爵现在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觉得,我还会害怕你什么?”

    秦雨盈笑着。

    溪小沫的视线落在她凸起的肚子上,“秦雨盈,不管你现在多想让我消失,但是请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难道你想让他一出世,就被冠上杀人犯的孩子的名号吗?”

    秦雨盈的瞳孔微微紧缩,手不觉的覆上微微凸起的小腹,“不会的,在这里杀了你,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所以,你死吧,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