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15章 唐爵,我们离婚吧

    唐爵的手死死的抓着溪小沫的胳膊,连呼吸似乎都止住了。

    溪小沫回头,神色有些愕然,只是很快的,又恢复了平静。

    “为什么要这么慌?”这不是他想要的吗?

    溪小沫笑着放下行李箱,覆上他的手,然后在他微怔的目光下,一点点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拉下。

    “你……”唐爵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要走。”

    “是,我要走。”溪小沫笑着,“我想,或许我们没有那么适合。”

    “所以?”

    “所以我要离开。”

    溪小沫没说谎,唐爵看的出来,她说的全部都是真话。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如果她真的要离开自己,那他该怎么办!

    “不,你不准走!”唐爵拉着她的行李箱就开始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而另外一只手却是死死的攥在溪小沫的手腕上。

    “爵,你先松手!你抓疼我了。”溪小沫去掰他的手,可是她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

    砰的一声,行李箱被扔在一边,唐爵霍地转身,他看着溪小沫,一字一顿道:

    “你说过!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的!”

    “但是我也说了,只要你不骗我。”溪小沫的手腕已经疼的快没知觉了,面色却是没变动一下。

    “我没有!”唐爵反驳。

    “那么,你最近为什么要回避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溪小沫仰头,看着他。

    她希望他能说实话。

    连续的三个为什么竟问住了唐爵。

    唐爵不觉的移开了目光,他无法去看小沫的眼睛。

    溪小沫垂眸,唇角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如果我们哪里出了问题,你可以和我说。”溪小沫笑着,只是眸底带着无尽的苦涩,“我一直想要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一直认为我们之间是有误会的,但是现在看来,都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裴蓝雪说的不一定都是真的,她这些天里一直都在想裴蓝雪所说的话。

    她一直都想让爵亲口告诉她,他和裴蓝雪的事情,但他却是一直都在躲她,如此的他,怎能让她不多想?

    唐爵薄唇紧抿,漆黑而幽深的眸子倏地落在溪小沫身上。

    “我早就和你说过,你只要待在我的身边就好,你什么都不要去听,什么都不要想。”唐爵扣住她,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冷沉道。

    他不能说,不能告诉她他这些天躲着她的原因。

    否则,她真的会彻底的离开他。他会永远失去她。

    他不能承受她再一次从自己身边消失,他不能告诉她。

    一个字都不能说!

    “所以,你就打算这么一直骗着我,是吗?”溪小沫眉头微拧,“我说过,让我留在你身边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不要骗我。”

    “我没有骗你!”唐爵的兀地吼道,“溪小沫,我说过!我没骗你!”

    溪小沫已经不想和他多说什么了。

    他明显有事情隐瞒着她,而她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也不想多做纠缠了。

    当初即便是林泽逸和她分手时,她做的都比现在还淡定。

    “爵,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下。”溪小沫从他怀里出来。

    “不需要谈!”

    “那好。”溪小沫看了一眼散乱在地上的行李箱,她也不打算去收拾第二遍了,“那么,就这样吧。”

    音落,溪小沫转身就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爵快步上前,挡在溪小沫身前。

    溪小沫抬头,平静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我刚才就说了,我们还是分开吧。”

    “分开?分开什么?”唐爵双拳紧握,“我不准!我现在是你法律上的监护人,你想要离开我去哪里?”

    “我们现在并不适合住在一起。”

    “怎么就不适合了?”唐爵忍不住想杀人。

    “你看我们现在这样的状态,真的适合吗?”溪小沫深吸了口气。

    “我需要时间。”唐爵嘴唇微抿,“请给我时间,我……”

    “你需要时间,我也需要时间。”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我本没打算现在说的,但是我想还是一口气儿都说了吧,否则,我不知道日后自己还会不会有勇气主动将这话说出来。”

    “闭嘴。”唐爵心底顿时一凛,眸光冰寒,“我不准你说。”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溪小沫笑着,“我们……”

    “住嘴!”

    “离婚吧。”

    唐爵双眸赤红,双拳紧握在一起,“休想!溪小沫,你休想!”

    “我们的婚姻本就是一个错误,我们本就不该在一起!”溪小沫扬声,眸光盯着唐爵。

    她既然是个替身,正主都已经回来了,他为什么还要留

    “不是错误!”唐爵竭力的控制着自己。

    “爵,你先松开我,东方哥哥还在外面等着我,我……”

    轰--的一声巨响。

    所有的理智在瞬间崩塌。

    “溪小沫!是因为他,所以你猜要从我的身边离开吗!”唐爵低吼,嗓音中浸着浓浓的愤怒。

    溪小沫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现在都无所谓了。

    “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你先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溪小沫不断的挣扎着。

    溪小沫如此反应,显然是触怒了唐爵。

    轻缓的手机铃声在此时响起,溪小沫根本没空去拿手机。

    “唐爵!”溪小沫大声喊道,“唐爵,我说了,我们需要冷静,我们……”

    “好!我给你时间,你想要离开我多久?你这次又要在他的身边呆多久?!”

    唐爵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漆黑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你告诉我,你这次又要离开我多久!”

    溪小沫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唐爵!你快放开我!”

    “休想!”唐爵将她一把甩到床上,在她还未爬起来时,起身去将门反锁上。

    “唐爵,你疯了吗!”溪小沫头晕目眩的躺在床上大声喊着。

    也就在她刚要起身时,他快步上前,将她禁锢在了自己的怀中。

    双手支撑在她头的两侧,漆黑的眸子此时已是血红一片。

    “你不能离开我!”

    音落,唐爵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衣服,在她的惊呼声中扯下了她所有的遮掩。

    “唐爵!唐爵你不能!不能这么做!”溪小沫大喊着,眼底带着惊恐。

    手机铃声持续不断的响着,溪小沫的反抗,唐爵疯狂不断的索取让那惊呼声一点点低弱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