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14章 溪小沫!你想去哪儿!

    近些日子里,唐爵身上涌动的低气压让整个TM大厦的员工们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成为唐爵手下的炮灰。

    “我说老大,你这是吃火药了还是怎么的?一点就着?”

    有时候不点就炸,整个TM的人都是人心惶惶的,生怕在自己身上出点什么事儿。

    李穆尔在TM的人缘向来不错,也都知道他和唐爵关系好,因此近期有不少人到他这里来打探消息的。

    但是他哪里知道老大发什么病了啊。

    “不想死就滚。”唐爵完全没耐心,一记冰冷的视线扫在李穆尔身上。

    李穆尔瞬间浑身冰冻,“老大你慢慢忙,我先走了。”

    连连后退,直到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方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这,这老大是来大姨妈了吗?简直吓人啊哟喂!

    李穆尔是有溪小沫手机号的,翻找出她的手机号来,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在上课,直接就把电话给拨过去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是溪小沫软糯的嗓音。

    “喂,您好。”

    “嫂子,我是李穆尔。”李穆尔这是第一次给溪小沫打电话。

    “哦……有什么事吗?”那头的溪小沫疑惑。

    “嫂子,你和老大之间,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李穆尔问的小心翼翼的。

    电话那头沉默。

    李穆尔脑子里顿时响起一阵放礼炮的声音。

    尼玛!原因果然是出在嫂子身上啊!他就说老大前些日子里心情好的简直到变态,不可能突然就急转直下了啊。

    “那个,嫂子你和老大之间,真出问题了?”李穆尔不知道自己脑子犯什么抽,结结巴巴的问。

    “我不知道。”溪小沫也是有些茫然。

    她的确是不知道。

    那日,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格林枫景时,还有些奇怪。

    但是后来,她看大唐爵后,便会不觉的想到他说的那句话,她一时之间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

    而唐爵似乎也在因为什么事情而回避着她,两人如此相互回避着,误会自然不小。

    “不知道?嫂子,这是什么答案?你怎么能不知道呢?我和你说啊,现在整个TM的人都等着你来解救呢,你是不知道这些天里,我们都是生活在怎样一个水深火热的环境里的。”李穆尔把自己说的简直可怜。

    “是吗?”溪小沫轻笑,“那么,你们继续努力加油,茁壮成长吧。”

    李穆尔愕然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

    努力加油?茁壮成长?

    这……这嫂子到底有没有同情心?

    A大。

    “小沫子……”吴亚楠盘膝坐在王文君床上,怀里抱着抱枕,“小沫子你想什么吗?我这里有不少好吃的。”

    黎离轻拍了吴亚楠一把下,“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喜欢吃?”

    溪小沫侧躺在床上,盖着薄被,一副病怏怏的模样,看起来简直让人心疼。

    “小沫子,你这些天里到底是怎么了?”王文君烦躁了,“你和你家金主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因为那个裴蓝雪吗?”

    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王文君是很犀利的。

    “如果过的不开心的话,就放手。”马丽莎幽幽道,“有的时候,握的太使劲,也会伤着自己,有的时候,放手反而是对自己的解脱。”

    放手……吗?

    溪小沫面对着墙躺着,眼睛却是睁的大大的。

    爵连续两晚上没有回过格林枫景了,而那两晚她都收到了裴蓝雪的短信。

    溪小沫说过会相信唐爵,她说过,只要唐爵不骗她,她就信他。

    可是她的心已经彻底动摇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信任下去。

    唐爵这些日子里,一直都在躲避她,甚至就连目光都不敢对上她的。

    她昨夜,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问爵,他和裴蓝雪的事情时,爵却在她开口之际,落荒而逃。

    她……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她真该放他自由了。

    握紧了,两人都会难受。

    何不成全了他们?

    黎离等人很是担心的看着溪小沫,但是溪小沫就如同睡着了一般,呼吸绵长,就连身子都没动一下。

    天黑的越来越早了。

    傍晚时分,唐爵回到格林枫景时,家里一片漆黑,冰冷冷的,没有丝毫温暖的气息。

    唐爵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什么也没喊出来,打开灯,上楼,推开卧室的门。

    床上极为整洁,和他早晨离开时一样。

    唐爵心底蓦地一慌,转身就朝楼下跑去,而他刚刚跑楼梯口,就听见开门的声音。

    唐爵顿时顿住,是溪小沫。

    溪小沫是拉着一个手提箱进来的,在她看到楼梯口的唐爵时,也是微微一愣。

    唐爵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朝书房的方向走去了,而后,便再也没出来。

    溪小沫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该生气的明明是她,该被质问的明明是他,可是为什么他却总是以如此姿态来面对她?

    溪小沫心底有许多问题,但是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们也不会在一起了。

    书房内,唐爵把自己关在里面,一封短短的邮件,他看了半天,竟然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侧耳倾听,他仔仔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第一次,唐爵对自家太好的隔音产生了抵触。

    因为他现在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溪小沫在卧室里看了一圈儿,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东西可拿的,她简单的将自己的洗漱用品和平日里的衣物都收拾起来,一一装好后,便开始坐在床上发呆。

    从她踏入大门开始,到现在整整两小时,唐爵都没有踏出过他的书房一步。

    如果这还不能说明什么,那么她就是真的没脑子了。

    果然是在等她主动离开啊。

    溪小沫苦笑的起身,拉着行李箱,在书房前停下,敲门。

    站在门口处的唐爵兀然一惊,他连忙回到座位上坐上,咳咳了几声后,方才扬声道:

    “进来吧。”

    然而,溪小沫却是并没推门而入,她就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着的书房门。

    “唐爵,日后要是有缘的话,我们再见吧。”

    随后,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唐爵浑身一怔!

    “你什么意思?”唐爵的声音不觉的发紧。

    没有回应。

    唐爵兀地想起方才溪小沫手里的行李箱!

    唐爵霍地起身,拉开门冲了出去!

    他一把抓住溪小沫的胳膊,双目赤红,逼问她:

    “溪小沫!你想去哪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