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小沫的不安

    溪小沫下午就只有一节课,上完课后,她收拾好东西就开始往校门口蹦跶。

    “我说小沫子,你天天见你家金主,你至于跟打了鸡血一样吗?”王文君跟在她身后,忍不住调侃她。

    “早就说过了,单身的你们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情。”溪小沫笑,“不和你们说了,我先走了,要不然爵会等急的。”

    溪小沫不等王文君回话,摆摆手就给跑了。

    等到校门口时,溪小沫却是并没见到唐爵,来接她的依旧是小卢。

    “夫人。”小卢下车,为溪小沫拉开车门。

    溪小沫有些疑惑,“爵呢?”爵可是不会骗她的,他说过要来接她的。

    “夫人,爵爷吩咐我来接您,说是临时有事来不了。”

    溪小沫也没做多想,爵那么忙,一时半会儿忙不过来,也是有可能的。

    溪小沫上车后,便给唐爵打电话,但是这一次出奇的,那一头的人竟然没接听。

    ——爵,你是在忙吗?

    等了良久,并没有短信回复回来。

    溪小沫紧握着手机,不知为何,心底总是带着些许不安。

    “爵是回家了吗?”溪小沫问小卢。

    小卢摇头,“抱歉夫人,爵爷的去向,我并不清楚。”

    溪小沫哦了一声,点点头后便什么也没再问了。

    叮咚--

    溪小沫的手机响起。

    溪小沫划开手机,是唐爵的回复短信。

    --我是裴蓝雪,爵出去了,有什么事吗?

    溪小沫的心顿时一紧,轻咬下唇。

    溪小沫想也没想的,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

    这一次,那一头的人接的很快。

    “喂,你好。”清丽的嗓音从那头响起。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我找唐爵。”

    “你找爵啊?爵他正忙着呢,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给你转达吗?替身小姐?”

    溪小沫直接挂掉了电话。

    手机被紧紧的攥在手中,呼吸莫名的有些急促。

    爵是不可能骗她的,他说过。

    而溪小沫刚刚扣掉电话,手机里就进来了一条短信。

    --溪小沫,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和你说清楚的好。我现在和爵在一起,晚上他或许不会回去了。

    扯淡!

    溪小沫忍不住喊出声来。

    小卢看了一眼后视镜中溪小沫的表情,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收紧。

    这夫人是怎么了?

    刚才不都还好好的吗?

    溪小沫并没有再打第二次电话,唐爵的手机向来都是不离身的,她知道他一直都很忙。

    即便是她,也不敢随便动爵的手机,生怕里面有些东西不能看。

    但是这个裴蓝雪,她竟然可以直接接听爵的电话。

    溪小沫虽是在胡思乱想,但她并没相信裴蓝雪所说的话。

    在她的记忆里,自从爵和她在一起后,晚餐他们都是在一起吃的。

    就连宴会,爵都很少参加。

    溪小沫回到格林枫景时,家里果然没人。

    溪小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莫名的有些发呆。

    叮咚--

    短信再次响起。

    ——老婆,我晚上临时有事,可能会回去的比较晚,你先不要等我了。抱歉没有去接你。

    晚上临时有事,不回来了。

    说好的去接她,结果没来,只是因为和裴蓝雪在一起吗?

    叮咚--

    又是一条短信,只是这一次,是一条陌生的短信。

    ——溪小沫,我和爵在ONCE,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过来,我会让你对爵彻底死心。

    ONCE内。

    轻缓的钢琴曲悠扬的响起,优美的曲调让人很是迷醉。

    “裴蓝雪,你想说什么?”唐爵坐在卡座里,眸光微冷,单手放在餐桌上,食指轻缓的敲着桌面。

    这个女人,从下午开始,就一直纠缠自己到现在。

    也就在他打算去接小沫的时候,一通电话过来,告诉他一个较大的项目出现了问题,必须得要他解决。

    唐爵当时忙得忘记给溪小沫电话了,当忙完时,小沫应该都已经快下课了,他来不及去接她,只能给小卢打电话了。

    然而,当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忙完后,这个裴蓝雪竟然说他们需要谈谈,事关小沫。

    他本没答应,却因她的一句话,改变了主意。

    “爵,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老相识了,你何必对我如此冷漠?”裴蓝雪笑着。

    “裴蓝雪,你千万别想在我这里耍心机,否则你会连你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唐爵的眸光微寒,举止优雅。

    裴蓝雪的面色微僵,却是很快的就调整了过来,“我当然知道,你唐爵到底有多能耐。”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他的宝贝还在家里等着他呢。

    裴蓝雪抚弄着自己的波浪卷,媚笑道,“爵,难道我就不好吗?我不比溪小沫漂亮吗?还是因为我……”

    “裴蓝雪,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的废话,我立马就把你扔到海里去。”唐爵这不是在说笑。

    裴蓝雪动作一僵。

    她为了这个男人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现在这个男人却是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自己说,要把她扔到海里去。

    只因,他找到了一个替身是吗?

    她想不明白,她明明都已经回来了,他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她。

    她更想不明白,爵明明是爱她的,为什么还要骗她说,当年她不过是用来对付老爷子的工具?

    如若她真的是工具的话,那么溪小沫的出现该怎么解释?谁会找一个工具的替身做自己的爱人?

    谁会对一个工具的替身如此爱护有加?

    裴蓝雪想了一中午想明白了,爵这是为了保护她,他只是害怕当年的事情重蹈覆辙。

    她已经不是当年一无是处什么都没有的裴蓝雪了,而他唐爵也不是当年那个还需要唐爵势力的人了。

    他们已经不一样了,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爵,我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我也明白你的苦衷。”裴蓝雪的嗓音突然变得柔软了起来。

    李穆尔现在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用看神经病的眼神去看她。

    “裴蓝雪,如果你再不进入正题,我想,你立马就会成为那些流浪汉们的身下之物。”唐爵幽冷的看着她。

    裴蓝雪的身子微僵,随后笑道,“其实我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关于溪小沫的事情,我只是想要你陪我吃一顿饭。”

    唐爵霍然起身,眸光森冷的看着裴蓝雪。

    “很好!裴蓝雪,你是第一个敢如此骗我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