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爵爷的柔情

    “爵,你怎么过来接我了?”溪小沫在唐爵的怀里抬头,晶亮的眼睛笑盈盈的。

    收回眸光,唐爵笑,“怕老婆的腰太疼,走不了路呢。”

    溪小沫抓起他的胳膊就咬他,“这些都是谁的错!”

    “唔……那以后我轻点,不让你太累,好不好?”唐爵侧身,贴着她的耳际低声道。

    溪小沫没有丝毫顾虑的,一巴掌就给拍了过去。

    “不好!”溪小沫的小脸简直红。

    唐爵哈哈大笑,拥着她上车,“今晚有特别想吃的吗?”

    溪小沫摇头,“还没想好,不过昨晚上我在昏睡过去的时候,我超想吃白米饭。”

    “昏睡?”唐爵忍笑,“宝贝你是在称赞我的体力太好了吗?”

    溪小沫扑上去咬他。

    唐爵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凑上前,指着自己的唇,“来,咬这里。”

    溪小沫迅速退身,轻哼,“爵,你脸皮越来越厚了。”

    “哎呀,老婆你才知道吗?我在你身边,可是最纯天然无公害的。”

    溪小沫以审视的态度看着他,“纯天然无公害?你才是大祸害,今天我还被烤猪给笑话了,都是你干的好事儿!”

    唐爵不用猜也知道王文君都说了什么,否则小沫也不会如此表情了。

    唐爵拥着她,“那……等她有了男朋友,你也这么笑话她,好不好?”

    溪小沫想想,觉得是这个理儿,很是沉重的点点头。

    “爵,你真的好聪明!”简直不能再膜拜了。

    唐爵低笑,“那有没有更加的爱我了?”

    溪小沫点头,“很爱很爱的。”

    “那就要一直一直相信我,知道吗?”

    溪小沫点头,“只要你不骗我,我就相信你。”她还是有原则的。

    唐爵揉着她的头,笑着,“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骗你。”

    “你要是敢骗我,我就跑的远远地,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溪小沫原本只是说笑,却不曾想她的这句话让唐爵的面色倏地一变。

    “爵……?”这是怎么了?

    唐爵猛地抱紧她,眸光深邃而危险。

    “不会,我不会骗你,所以,千万,千万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爵……”

    “如果我找不到你了,我会疯的。”

    “爵!”

    “老婆,你说过要永远的待在我身边的,不能骗我,你不能骗我。”

    唐爵就好似陷入了什么梦魇中一样,他紧抱着溪小沫,不管溪小沫说什么,他都没有松手。

    “爵,你抱疼我了,你快松手。”

    唐爵怎么可能会肯,他摇头,“没事,一会儿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溪小沫无奈的叹息,“爵,我现在哪里都不去,你先松手。”

    “你骗我。”他矢口否决,双手下的力道也不禁收紧。

    当初她也是这么和他说的,她明明说好的,会在家里等他的,可是从那以后,他过了好久好久才找到她。

    “我不骗你。”溪小沫不知道爵这是怎么了,她有些慌乱,“你看,我现在就握着你的手,还在你的怀里,我能跑去什么地方啊?放心吧爵,我哪里都不去。”

    “真的?”唐爵不相信。

    溪小沫有些困难的从她怀里起身,抬头,轻轻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记轻吻。

    “真的。”溪小沫含笑。

    唐爵垂眸,认认真真的看着被自己抱着的娇人儿。

    蓦地,他猛地俯下身,在溪小沫惊愕的视线中重重的吻住了她——

    车厢内热情似火,副驾驶上的孟杰瑞连忙放下遮挡板来,面色有些许尴尬。

    这少爷,有些过于疯狂了。

    这,这简直太有失绅士风度了!以前的时候,他还真的是不知道少爷竟然会如此……

    孟杰瑞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表示,继续开自己的车。

    溪小沫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浑身上下就跟散了架似的,她现在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趴在宽大的床上,溪小沫的嗓子已经彻底的完蛋了,一时半会儿想要发出声音来是不可能的了。

    心底愤愤然。

    当她看到床头上放着的一杯水时,心底顿时一软。

    ——如果凉了就倒旁边保温壶里的,宝贝不要喝凉水。

    杯子上贴着一张便利贴,便利贴上还签署着:在楼下给宝贝做晚餐的老公留。

    喝些水后,溪小沫方才觉得嗓子好多了,从床头柜里拿出手机,翻出唐爵的的手机号,她直接打了过去。

    厨房内煲着汤的唐爵连忙接起电话来,“怎么了宝贝?”

    溪小沫趴在床上,绞着被子,“我醒了。”

    “嗯,我知道。”尝了尝汤的味道,不咸不淡的,正好,“饿了吗?”

    “饿。”溪小沫懒懒的说着,神色也是一脸慵懒的模样。

    “能起来吗?”唐爵轻笑,电话夹在肩窝里,嗓音柔和。

    关掉火,戴上隔热手套,将砂锅端下,快速放在一边。

    “你在做什么?”听到动静的溪小沫软软的趴在床上,好奇的问着。

    “做晚餐呢,宝贝你先躺会儿,做好后我上来抱你,嗯?”

    “哦……但是我想和你说话啊。”溪小沫的小心脏甜蜜的快要冒泡泡了。

    电话那头响起唐爵的笑声来,“想要说什么?给我表白,说你爱我吗?”

    溪小沫在床上打滚,“才不是,你不要那么自恋好不好?”

    “那……我来说,我爱你,好不好?”唐爵笑的温暖。

    “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也给你回一句吧。”

    “那我要不要谢谢您呐?”

    将最后一盘红烧土豆块放在餐桌上后,唐爵方才将按下手机的公放键。

    拿起手机,朝着楼上走去。

    溪小沫还在床上来回翻滚,“当然要谢谢我,我会很好心的手下你的感谢的。”

    唐爵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溪小沫几乎这个身子都露在被子外,身上也只剩下被子的一角,如此画面,让刚刚推开房门的唐爵顿时一僵。

    听到声音的溪小沫抬头,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的动作对唐爵来说到底有多致命。

    “做好了吗?”

    唐爵深吸了口气,平静了良久后,方才挂掉手中的电话,走到床前。

    “宝贝,你还想勾引我吗?”嗓音喑哑,魅惑。

    溪小沫霍地反应过来,连连后退,“我才没有!你这是在污蔑我!”

    “好好好,就当我这是在污蔑你吧。而且,我还没有禽兽到那地步,我只是上来接我的宝贝下去吃饭。”

    溪小沫这才长舒了口气。

    唐爵给溪小沫穿好衣服,抱着她下楼,嗓音低柔的在她耳边轻声诉说着,远远看去,好不温馨。

    而此时另外一边,刚刚接到一通电话的孟杰瑞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别墅外。

    那人怎么又突然出现了!这要被少也知道了,那少夫人该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