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101章 你家金主果然厉害

    唐老爷子的出现并没有给唐爵和溪小沫带来什么不便,甚至让两人愈发的相爱了。

    清晨的阳光洒在宽大的床上,唐爵脱下围裙,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弯下身,轻轻地掀开被子,在那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

    “老婆,起来了。”低醇的嗓音中噙着让人心颤的柔意。

    溪小沫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双手自然的环住他的脖子,翻了个身,懒在他身上,不想起。

    看着自己的宝贝哼哼唧唧的压在自己身上,唐爵只觉好笑。

    “小懒猪,快起来,要不一会儿早餐都凉了。”

    “凉了,再重做吧。”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趴着继续睡。

    昨夜爵就和疯了一样,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中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到现在她还浑身发软。

    挽起遮挡在她额头前头发,露出她精致的小脸,修长的手指在她唇上流连。

    “宝贝,再不起来,我不保证你今天还能下床。”嗓音不觉的低哑下来,其中带着的情愫可是让溪小沫倏地翻身,连连后退。

    小手紧紧的抱在胸前,警惕的看着唐爵。

    “你,你不准,不准再乱来了,我我我,我马上就起床。”

    唐爵就躺在床上,慵懒的看着她,“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想要对你乱来点什么,怎么办?”

    “忍着!”溪小沫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我知道你是忍得住的!”

    溪小沫穿衣服的速度很快,生怕床上那人魔化了。

    但是她完全不知,她此时的动作在唐爵的眼里到底有多勾人。

    喉结不觉得滚动,在溪小沫的惊呼声下,唐爵扑倒她,将她轻柔的压在床上。

    溪小沫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爵,我,我腰现在还疼着,你不能……”

    “可以的,你刚才可是跑的很快的。”唐爵笑的勾人。

    溪小沫连连摇头,“不行!我今天还有课,我……”

    “课是下午的。”唐爵笑着去解她刚刚扣上的扣子,“谁让老婆你非要在大清早的时候勾引我呢?”

    谁,谁勾引你了!

    溪小沫还来不及反驳,所有的话便都被唐爵给吃入了嘴里,而后整个卧室内便响起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来……

    溪小沫扶着腰踏入教室的时候,可是被王文君盯着看了好久,看的她简直恼火。

    “我说,你和你家金主是不是太激烈了些?”王文君蹭上去,啧啧道。

    溪小沫完全没力气去反驳她说的话。

    爵简直不是人,体力好到变态。

    “你是不是一直说不要了不要了,够了,但是你家金主会一直说,小妖精是你夹得我太紧了?”王文君挑眉,贴近溪小沫道。

    溪小沫蓦地瞪大了眼睛,“烤猪,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见她急了,溪小沫就知道自己猜的差不多了。

    “你家金主果然厉害。”王文君哈哈大笑着,“不过你竟然还能下床,这简直就是奇迹。”

    “你给我闭嘴啦!”溪小沫想打人。

    王文君啧啧不已,她噌上前,低声问:“我听说唐老爷子去找你了?你还和他来了个正面交锋?怎么回事啊?”

    “你怎么知道?”溪小沫惊疑。

    “我自然有能知道的消息渠道,快说,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溪小沫想想,突然道,“啊!是不是李穆尔告诉你的?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王文君一巴掌就拍了上了。

    “在一起毛线!他那天去找我哥,当时我正好和我哥在一起,所以就一块儿吃了个饭。”王文君忍不住翻白眼。

    “哦~都一块儿吃饭了啊,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那个李穆尔似乎对你很有意思诶。”溪小沫忍不住八卦。

    “溪小沫,你够了啊。”王文君瞪她。

    溪小沫撇嘴,“切,容许你说我,就不容许我八卦八卦你啊?我看那个李穆尔就是不错,你可以和他处处看啊。”

    “你让我和那个花花大少相处?”王文君忍不住在她腰上掐了下,“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溪小沫险些惊叫出声,“烤猪!”

    王文君哼了一声,纯当没听见她喊的话。

    溪小沫在一边气的牙痒痒,恨不得张口就咬她一口。

    直到下课,王文君就似故意似的,不搭理溪小沫了。

    溪小沫也是有骨气的,哼,不就是被她说破了心事儿吗,不搭理就不搭理。

    溪小沫嗯哼的阔步朝校外走去,她还可以早早的回家躺着睡觉,多好。

    “小沫。”蓦地,一道嗓音兀然响起。

    溪小沫停下脚步,转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在距离自己不远的一道身影上。

    “林泽逸?”溪小沫微惊。

    林泽逸身着一身休闲套装,神情一如既往的温和。

    “还好吗?”林泽逸是来A大处理一些事情的,他本以为不会见到她的。

    溪小沫有些愣然的点头,“嗯,挺好的。”

    “他……对你好吗?”林泽逸问的有些迟疑。

    “谁?你说爵吗?”

    垂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她现在已经称呼他为爵了吗?

    “嗯,唐爵对你好吗?”林泽逸神色轻松,看起来就如邻家大哥哥。

    “爵对我很好啦。”溪小沫仰头笑。

    “你们现在是住在一起吗?”林泽逸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溪小沫有些不好意思了,“嗯,我现在住在我们家里。”

    我们家里吗?她并没有说唐爵家,而是用“我们”。

    “爱他吗?”林泽逸的嗓子不觉有些收紧。

    溪小沫不知道林泽逸是怎么了,但是她现在很庆幸,庆幸林泽逸找到了他的爱人,而她拥有了爵,这样的结果,挺好的。

    “爱。”溪小沫笑的很幸福,“我很爱他。”但是她知道,她对爵的爱,不足爵对她的爱深厚。

    “那……祝福你们。”掌心中,指甲深陷其中,他面色温和,唇角带笑。

    一声喇叭声突然响起,溪小沫抬头去看,面色一喜。

    “林泽逸,我先走了,爵来接我了。”

    音落,溪小沫不等林泽逸回应,她已经小跑了上去。

    林泽逸就站在那里,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扑入那道身影,而也就在他要转身时,那道凌厉而冰寒的眸光,直射在他身上!

    虽然距离的远,但是林泽逸能清晰的看到,那双冰寒的眸子中所浸含着的威胁与警告。

    唐爵,果然不是他现在能招惹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