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你!给我离开唐爵!

    唐老爷子这是刚下飞机,从机场回来。

    路上,广播新闻里面正好说到前些天承运恐怖袭击案的事情,唐老爷子随口问了几句,这下好了,唐老爷子整个的都怒了。

    这唐爵到底在搞什么!

    他竟然还叫人起诉了那天被挟持的老百姓!这简直就是胡闹!

    “老爷子,唐总现在正在办公室。”一楼的主管们全都跑了过来,紧张的看着唐老爷子。

    唐老爷子拄着手杖,阔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前台更是紧张到不行,电梯被合上的瞬间,前台组长连忙给总裁办打电话,通知她们,唐老爷子来了的事情。

    “少爷,老太爷来了。”孟杰瑞推开唐爵办公室的门,恭敬道。

    唐爵眉头微皱,李穆尔蓦地瞪大了眼睛,溪小沫更是慌乱不已。

    溪小沫知道,唐老爷子不喜欢自己。

    孟特助和她说过,爵为了她,险些和老爷子打起来。

    李穆尔连忙看向唐爵,他可是知道,老大冲着老爷子开枪的事情的,现在这老爷子直接找上来了啊!

    “不用担心,我在呢。”唐爵握着溪小沫的手,安抚她。

    溪小沫的手冰凉,“爵,要不我先回去吧?或者,我去李穆尔办公室等你?”

    “对啊对啊,我先带着嫂子下去,我……”看到唐爵转过来的目光的瞬间,李穆尔自觉闭嘴了。

    “我说了,没关系的,我在你身边。”唐爵握紧她的手,对着她笑。

    溪小沫想要让自己放松,但是这显然不可能。

    爵可是为了她和老爷子打起来了的!这足以证明,老爷子到底有多不喜欢她!

    即便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即便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讨厌自己。

    唐老爷子在孟景阳的陪同下,踏入唐爵办公室时,溪小沫正紧紧的的站在唐爵身侧,神色看起来很是紧张。

    李穆尔笑得有些勉强,“唐爷爷,您老身体还好啊?”

    李穆尔从小到大,第一害怕唐老爷子,第二害怕的才是唐爵。

    对唐老爷子,他那是打心底里的敬畏。

    “站到一边儿去。”唐老爷子瞪了李穆尔一眼。

    李穆尔瞬间就乖乖的站到一边去了,顿时什么话也都不说了。

    溪小沫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唐爵却是一直都在安抚她。

    “怎么,现在都已经不会叫人了?”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跺着手中的手杖,那双犀利的眸子直射在唐爵身上。

    溪小沫不觉得坐直了身子,原本在老爷子进来的时候,她想要站起来的,却被唐爵给拉了下来,让她老老实实坐着。

    没有人可以委屈他的宝贝,即便是他的爷爷也不行。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唐爵不想和唐老爷子多说什么。

    李穆尔在唐老爷子身后,忍不住冲着唐爵竖大拇指。

    而他刚刚伸出手,唐老爷子转身就是一手杖,重重的落在李穆尔的手上。

    “臭小子,就不知道学好!”

    李穆尔抱着自己的手指在原地疼的直跳,“老爷子!你还真打啊!”

    溪小沫的眼睛瞪得溜圆,她更是紧张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这老爷子怎么这么吓人。

    深吸了口气,溪小沫努力的让自己的心脏跳得不那么快。

    不管怎么样,即便是老爷子不喜欢她,她也不要和爵分开。

    “你注意着点,你吓着她了。”唐爵感觉到溪小沫的掌心里满是冷寒,眉头微拧,不满的看着唐老爷子。

    “注意着点?这是晚辈该跟长辈说的话吗!”

    “你有点长辈的样子也成。”唐爵直言不讳。

    李穆尔瞬间后退,退到安全的位置后,才敢给自家老大点赞。

    这老爷子下手太狠了,他的手到现在都还是疼的。

    “唐爵!”唐老爷子震怒。

    溪小沫也是连忙拉住唐爵,她虽然没有爷爷奶奶什么的,但是不管长辈做的怎么不对,他们终究都是长辈,不能这么对长辈说话的。

    “唐老爷子,对不起,爵这几天工作太忙了,太累,他……”溪小沫原本是想要说几句好话的,却不曾想,唐老爷完全不领情。

    “你是什么身份?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唐老爷子冷哼。

    李穆尔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老大,忍住!你一定要忍住啊!

    溪小沫在第一时间里抓住了唐爵,她看着他,“不可以!”

    唐爵的手紧握成拳,幽深的眸子直落在唐老爷子身上。

    两人之间的氛围很是紧绷,就好似一根紧绷的琴弦,就好似稍微一不注意,就会崩断。

    唐爵霍地起身。

    原本站的远远的李穆尔连忙跑了上来,“老大,有话好好说,你……”

    话还没说完,他就自觉闭嘴了。

    他知道,他会意错了。

    唐爵站起身来,拉起溪小沫,深吸了口气,“老婆,我们回家。”

    溪小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能走啊?

    “唐爵!你现在要是敢走出这办公室一步试试!”老爷子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唐爵抬头,视线落在唐老爷子身上,面色平静。

    “不走出可以。”唐爵将溪小沫拉起来,手揽着她的腰,“那么我的夫人,应该得到最起码的尊重!”

    “尊重!唐爵,你为了这女人做的那些事情已经有多出格了你知道吗!”唐老爷子想起这事儿就是大怒。

    溪小沫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唐爵,唐爵只是握着她的手。

    “从小到大,我做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操心过了?”唐爵的面色兀地就变冷了,“我很早以前就和你说过了,我要做的事情,你少插手!”

    “你——”唐老爷子怒不可歇,血压一上去,顿时就跌坐在了沙发上,不住的喘息着。

    孟景阳连忙将怀里准备着的药给唐老爷子送过去,倒水让他服下。

    溪小沫担心不已,要是唐老爷子在这出了什么事,爵一定会很自责的。

    “老爷子,你这一招,已经用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腻的慌吗?”唐爵冷眼看着唐老爷子,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

    唐老爷子重重的喘息着,最终,他将视线落在溪小沫身上,一字一顿道:

    “你!给我离开唐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