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审讯

    柳政林和柳母死了!

    昏厥过去的柳母被柳政林带上救护车,医生和护士们开始着手给柳母查看。

    然而几人刚刚上车,救护车便在轰然之间爆炸——!

    柳政林和柳母当场被炸死,救护车内的医生和护士也当场死亡!

    距离救护车比较近的人们被气浪推开,重伤无数,其中包括记者、警察和围观的群众。

    当时的场面已经完全失控,如若不是陆明迅速控制了现场,当天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夜。

    小雨淅沥沥的下着。

    幽闭的房间内,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杀了我,杀了我吧——”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的话,我宝贝今日所受的惊吓,谁来负责?”清冷的嗓音中浸着丝丝冷寒。

    孟杰瑞恭敬的站在唐爵身后,面色平静。

    眼下这群被吊起来打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承运大闹的那群黑衣持枪者。

    唐爵单手支撑在沙发扶手上,漆黑深邃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微凉。

    “柳丝雪背后的人是谁?”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却是浸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

    “我,我们不知道……爵爷,我们真的不知道……”

    “求求你,杀了我们吧,我们,我们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直都是那个叫柳丝雪的人和我们联系的,我们并不知道她背后还有人。”

    几个被吊起来,身上没有一块儿完整皮肤的人虚弱的喊着。

    他们已经受够了,他们即便是受过严格的审讯训练,但是没有谁,能在落入唐爵的手里后,还能一句话都不说。

    他们不希望还能活着,他们只求能尽快死掉。

    “最好不要在我家少爷面前说谎。”孟杰瑞面瘫着一张脸,冷凝的视线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

    “我们,我们真……”

    “在你们行动的前一日里,还和除柳丝雪以外的人联系过,不是吗?”孟杰瑞打断那人,冷冷说道。

    被孟杰瑞这么一说,那人似乎也是响起了什么来了。

    “不,不是的。那,那只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但是那人还是柳丝雪!爵爷,您要相信我们,我们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接下了这个单子,我们不知道,这次任务里面的……”

    那男人所有的声音在瞬间消失,他胆寒的望着那个幽冷的看着自己的身影。

    唐爵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但那一身犹如撒旦般的气息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囚室内的气压已经低到了极致,距离唐爵最近的孟杰瑞也不禁后退了一步。

    “是吗?”唐爵冷冷的吐出这么两个字来,“那么,看来你们是不想活命了!”

    “爵爷,爵爷您——”

    唐爵面上划过一丝不耐烦,轻轻摆手,孟杰瑞连忙上前,看着那群已然奄奄一息人们。

    “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们雄鹰雇佣团,在出任务之前,都会将任务上所关联的人调查清楚。但是这一次,你们竟然敢在得知少夫人的身份后,还敢接这这单子,你们是想和唐氏开战吗?”

    他们的确是查了那个溪小沫的资料,但是资料上并没显示,她是唐爵的人啊!

    雄鹰的人们满心底的苦涩,他们查到的资料再普通不过了,也因此,他们还怀疑过好一段时间。

    没有哪个人会莫名其妙的让他们公然地去劫持一个平凡无比的人的。

    他们早该在怀疑的时候,就拒绝接单,否则,他们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爵爷,资料是柳丝雪给我们的,我们当时也调查了,资料并没有错误,但是,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她是您夫人啊!”

    为首的男人慌了,他知道,这事情要是解释不清楚,他整个雄鹰的兄弟都会完蛋。

    唐爵不仅仅是帝都人人惧怕的爵爷,更是国际上被人所忌惮的黑色修罗。

    唐爵,一个传奇般的存在,整个帝国的黑暗势力几乎都被他唐爵所掌控着,甚至更有传言,他是国际上排名第二的“炎阁”佣兵团的团长。

    唐爵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了,眉头微微拧起,不知道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你们不想连累到自己的家人吧?”唐爵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外套。

    原本奄奄一息的众人猛的抬头,“不,爵爷,祸不及家人!这是我们的原则,您不能——”

    “我不能?”唐爵讥讽的笑了起来,“这世上,还没有什么是唐爵不能做的!”

    “爵爷——!”

    “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吓着我的宝贝了,啊……我的宝贝被你们吓着了,我自然也要讨点什么回来,不是吗?”

    “我们错了,爵爷求您放过我们的家人吧,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所有人都慌了,雇佣兵这种职业本来就危险,但是来钱却是最快,也是最多的。

    他们本就已经亏欠家人许多了,不能再让他们连累家人。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们都是知道的,不是吗?”唐爵勾着唇角,“只要你们说了,我保他们安然无恙。”

    时间不多了,他已经没时间和他们玩儿下去了。

    “小孟,给他们十分钟的时间,不说的话,就把他们的家人带过来,和他们团聚吧。”

    唐爵扔下这句话,不再理会惊恐不安的人们,转身就出了门去。

    唐爵回到格林枫景,在楼下的客房里将身上的衣服都换了,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后,方才轻手轻脚的上楼,推开卧室的门。

    他刚刚推开门,就见被他牵挂着的娇人儿正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小脑袋还一歪一歪的,好不可爱。

    显然,这丫头是坐着给睡着了。

    心底发出一丝轻笑来,他刚刚走到床边,那迷迷糊糊的眼睛半睁半开。

    “爵,你去哪里了?”软软糯糯的声音中还带着些许低哑。

    唐爵上前将他的宝贝揽入怀里,“下楼喝了杯水,怎么坐起来了?”

    溪小沫没有回答他,而是在他怀里拱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就那么直接跪趴在他的怀里,重新睡着了。

    唐爵笑的有些无奈,轻手轻脚的抱着她,调整着她的睡姿,良久之后,两人方才正常的在床上躺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