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满满都是爱

    啊--!

    在片刻的寂静后,响起的是一片惊恐的喊叫声!

    死,死人了--

    死人了--!

    监控室内,柳母看到柳丝雪被爆头的瞬间,当场就晕了过去。

    柳政林的视线却是紧紧的落在监控屏幕的上的一角上,瞬间苍老的容颜上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枪声响起的瞬间,唐爵快速的将怔然中的溪小沫揽入怀中,犹如鹰隼般的眸子直射向方才子弹射过来的方向!

    那里除了一群慌乱不堪的人群外,再无其他。

    唐爵扫了孟杰瑞一眼,孟杰瑞摇头,不是他们的人做的。

    这里面有第三方人,有些想要借柳丝雪杀溪小沫!

    有不少心脏不好或者是胆小的人,在看到柳丝雪被爆头的场面,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至于那些持枪的黑衣人,唐爵的人也在第一时间内将他们控制住了。

    也就在持枪黑衣人们被制止的瞬间,原本双手抱头、努力降低着自己存在感的人们顿时全都站了起来,争先恐后的朝着超市出口跑去。

    而之前中枪的那些人们除了自己的亲友外,在无人搭理他们,在人们逃跑过程中,不少人都被人踩了。

    痛苦的喊叫声,叫骂声,哭闹声比比皆是。

    “你们为什么不早出手救我们?”

    “你们怎么能这么自私?”

    “我要告你们!我要起诉你们!”

    还坐在地上,软的站不起身来的众人指着唐爵和溪小沫大声的质问着。

    溪小沫刚想转身,就被唐爵扣住了脑袋,“不用理会这群人。”

    即便是这群人不起诉他,这群人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他们竟然想要他的宝贝死?

    他们竟然乞求着他的宝贝死!

    这些人,他如何能原谅!

    唐爵冰寒的看着那些个喊叫的人们,唇角上浮现起一丝危险的弧度来。

    “放心,到时候我的律师团队们,会一个个的,找上你们的。”

    音落,唐爵拥着溪小沫就走,而从始至终,唐爵都没让她看到柳丝雪的死状。

    超市外早已围满了人,有记者,有警察,有医生……

    记者们连忙采访着从里面跑出来的人们,而在他们看到从超市里出来的唐爵和程牧阳后,全都冲了上去。

    “唐总,唐总您能和我们说下里面的情况吗?”

    “唐总,这一次的恐怖袭击案,是针对您和程总的吗?”

    “唐总,据说里面的恐怖分子是冲着您身边的这位小姐去的,是真的吗?”

    “唐总……”

    ……

    记者们将唐爵等人的去路围了个水泄不通,记者们简直就是拼了命一样的往里面挤着。

    唐爵将溪小沫紧紧的护在胸口前,在他出来前,就用西装将溪小沫的头给盖住了。

    “都让开。”唐爵面色冷寒,视线落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记者身上。

    那记者心底顿时一寒,不由自主的就朝后退了一步。

    “唐总,您这是在对我们进行恐吓吗?我们有权……”其中一名记者在人群中大声的喊着。

    唐爵的视线精准无比的落在那记者身上,“你们自然是有权利的,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就看到底是你饭碗丢的快,还是你报道发出来的快。”

    唐爵没再理会任何人,搂着溪小沫便上了车去,而程牧阳却是在唐爵身后看的好笑。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霸道了。

    众记者不是被吓大的,但是这个恐吓他们的对象不是别人,他是帝都的爵爷,唐氏集团的当家人唐爵!

    “就是他,就是刚才的那个人!”突然,几个之前被挟持的对象涌了过来,指着唐爵离去的方向,喊着。

    众记者都有些惊疑,唐总怎么了?

    “那群恐怖分子是要劫持他们的,恐怖分子明明都说了,只要那个女的自杀,就会放了我们,但是那个女人竟然让我们都死吧!”那几人愤愤的说道。

    这些记者中,有不少大报社的资深记者,因此他们中有不少人都知道唐爵的身边有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

    想来,刚才被他抱在怀里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了。

    “那恐怖分子是怎么被制服的?”其中一大牌记者突然冲着那情绪激动的人问道。

    那人兀地一愣,“被人一枪打死的。”

    “好的,谢谢。”音落,众记者全部都散了去了。

    笑话,他们即便是再白痴,还不会去和唐家唐爵作对,除非是你不想要自己的饭碗了。

    再有一个就是,这人实在是太好笑了,不自杀,不救他们就是罪不可赦了?简直脑残的可以。

    孟杰瑞留下来善后,以防那群人质中有人拍下了溪小沫的照片。

    到时候要是那些人再将这照片放到网上去,还不知道网上那群不明是非黑白的人怎么说呢。

    “宝贝,你饿不饿?”

    行驶着的车内,溪小沫靠在唐爵的怀里,一只手还放在唐爵的胳膊上,心底满满的都是心疼。

    溪小沫摇头,“爵,我们去医院吧,嗯?”

    “不用,你看现在都不流血了,回去稍微处理下就行。”唐爵笑的暖心。

    溪小沫怎么可能放心的下,“不行,你这次得听我的,要不然就把贺医生叫过来给你看看。”

    唐爵笑着蹭她鼻子,“好,我们把贺成勋叫来。”

    溪小沫这才放心下来,她靠在他的怀里,嗓音有些闷闷的:

    “爵,以后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不要扑上来,我能……”

    唐爵俯下身,一口封住了她的唇。

    溪小沫微惊,眼底浸着一抹愕然。

    唐爵松开她的唇,“不会再有下一次了,知道吗?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溪小沫在片刻的怔愣之后,就笑了出来,“我只是打一个比喻而已,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我看到爵你受伤,比自己受伤还要难过……”

    说到后面,溪小沫都不好意思了,太肉麻了。

    唐爵却是笑的很开心,“我在宝贝你身边,怎么能让宝贝你受伤?我还要等着我的老婆跟着我一块儿变成老婆婆呢。”

    “是啊,我的老公公。”溪小沫笑,好似方才所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把老公公后面的那个公去掉,嗯?”

    溪小沫轻咳一声,“老公~公~”

    唐爵笑着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不乖,叫不叫?”

    “好啦好啦,老公老公老公……我都叫啦,我都已经叫了这么多声了,你怎么还咬人啊我说你?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