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溪小沫,你死吧!

    超市外围满了人。

    警车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整座超市都被警戒起来了。

    警局接到报警电话,在得知里面被劫持的人中不仅有承运的老总,还有唐氏集团的唐爵时,局长差点没有当场晕过去。

    这事情要是处理不好的话,他这局长的位置也就可以不用坐了,能不能活命都难说!

    想也没想,陆明带着人直接就冲了过来。

    而在得知里面的情况急转直下时,陆明整个人都慌了。

    尼玛!有炸弹!

    这,这里面的唐总和程总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他,他哪里还有命活?

    也就在陆明焦头烂额之际,他的电话不断的被打进来,全都是上面对他下达的命令。

    人质不能出问题,至少那几位是一点事都不准有。

    “防爆组赶紧准备。”陆明简直快疯了。

    也就在陆明焦头烂额之际,一道惊慌的声音顿时响起。

    “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况?情况是不是很危险?”

    陆明回身一看,在看到安宁和唐嘉易的瞬间,陆明顿时一怔。

    “唐总,唐夫人,您们怎么来了!现在这里很危险,你们不能过来!”

    唐家的人怎么来了!陆明心底很是慌乱。

    唐家的人里,现在虽然是没有从政的了,但是他们要真想办谁,上面有的是人帮他们动手。

    上百年的家族,盘根错节的关系太多,他怎么能不好好应付着。

    安宁现在可是慌乱的不得了,她和老唐原本都在公司里的,但是听到新闻里说,小沫和阿爵被挟持在承运后,他们便坐不住,直接冲过来了。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唐嘉易拥着安宁,沉声问道。

    “这……”

    “我们想听实话。”唐嘉易加了这么一句。

    陆明深吸了口气,“里面的情况,不太好。能跑出来的人都跑出来了,但是现在里面还有几十人被挟持着,里面包括……唐总和程总。”

    安宁险些晕厥过去,她紧紧的抓住唐嘉易的手,视线落在陆明身上。

    “陆局长,你一定要救他们,他们不能出事,你必须救他们!”

    说到最后,安宁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陆明的面色有些许微变,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只能连忙答应。

    “放心吧,阿爵他们不会有事的。”唐嘉易拥着安宁,“相信他们。”

    此时,超市内。

    人们已经被柳丝雪恐吓的抱着头,蹲在了一起。

    溪小沫就冷冷的站在那里,眸光冰寒。

    “找死?溪小沫,你竟然说我在找死?”柳丝雪笑的诡异,“没关系,我即便是死,也会拉着你一块儿!”

    瞄准着唐爵的枪口瞬间就移到了溪小沫的身上,柳丝雪笑的疯狂:

    “怎么样,溪小沫,要不我一枪打死你,我再杀了他们,要不你一枪打死你自己,我放了他们,你想清楚了吗?”

    “如果我哪一条都不选呢?”溪小沫冷冷开口。

    “你为什么不救我们!”中枪了的路人突然大声的喊了起来,那人看起来很痛苦,满头冷汗。

    “你会下地狱的!溪小沫,明明是你引起来的祸端,为什么要让我们给你陪葬!”

    “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家里还有孩子等我回去,求求你了。”

    ……

    一时之间,超市内喊什么的都有,他们大声哭闹着,喊骂着,乞求着……

    唐爵的眸子越来越冷,程牧阳是愈发的紧张起他来。

    如果他们想要出去的话,对于唐爵来说,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到时候这造成的轰动,定然也不小,这里人多眼杂,到时这事被传出去了,不管是对阿爵还是对小沫,都不好。

    唐爵并不在意外界对他怎么看,但是他不能不在意小沫会被外界怎么说。

    “柳丝雪,我想,现在应该是你和我们谈谈的时候了。”唐爵蓦地开口,嗓音平淡而冰冷。

    柳丝雪嗤笑的看着唐爵,“你们和我谈?不,你们现在没有资格。”

    “那,柳政林有资格和你谈吗?”唐爵面色平淡,只是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面所浸含着的风暴却是让柳丝雪不觉得后退了一步。

    柳丝雪的面色兀然一变,“唐爵!你又对我家人做了什么!”

    唐爵却是什么都没说,超市内的广播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道急切的声音来。

    “柳丝雪!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这是想要害死我们全家吗!”广播内,柳政林的声音在那边怒吼着。

    柳丝雪的眼神有些慌乱。

    不,不是的,她不是想要她柳家完蛋,她这是想要她爸东山再起,她只是想让她柳家成为人上人,她做这些都是为了柳家,可是为什么爸却说她在害柳家?

    “不!不是的!只要溪小沫死了,只要她死了,姐姐就会成为唐家夫人,这样的话,这样的话还有谁敢看低我们一眼!”

    柳丝雪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喃喃自语着。

    “小雪,小雪你快放了他们吧,你即便是杀了溪小沫,唐爵也是不可能娶你姐姐的,醒醒吧!我们明天就去国外,你爸爸都把签证办下来了,我们明天就走,你乖乖听话,放下枪好不好?”柳母在广播室内哭的和个泪人一样。

    他们柳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小雪为什么会这样。

    “不,唐爵是不会放了我的,他们都不会放我的。”柳丝雪看着在场惊恐不已的人们,低声说着。

    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触犯了法律。

    警车的警报声清晰入耳,她知道此时外面围满了警察。

    她即便是松手了,她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她会坐牢,她才不要去那个地方!

    “只要你肯出去自首,我可以保你,让你们明日出国。”唐爵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面色平淡。

    其实在柳丝雪听到柳母和柳政林的话时,她就有些害怕了。

    她想的太天真了,她还有家人,还有父母,她要是真杀了溪小沫,那么她的父母和姐姐,也一定会被唐爵的人给杀了的!

    “你,不会骗我?”柳丝雪抬头,视线落在唐爵身上。

    唐爵冷淡的看着她。

    而也就在柳丝雪正欲松动之际,只听砰的一声响--

    柳丝雪的眉心处多了个血窟窿,她眼睛瞪得老大,面上还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柳丝雪死了,被人一枪爆头。

    【昨天周日,抽取了两名幸运读者,每人各10Q币,注意查收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